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Vista來自風城,現居台北市,悠遊於網路、媒體與科技產業。平常喜歡看看書,寫寫字。出版過電腦書、小說,更愛在字裡行間尋覓人生的況味。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Vista是一個嗜讀的人,雖然不敢說趕得上日本知名顧問本田直之,一年可以讀完四百本書,但若單就數量來說,我也有幾分自信。每個月,光是讀書會我也要參加好幾回,見過好多讀書會同學。

甚至上個禮拜,我還參加了一場公益讀書會,幫自己寫的書打點廣告,順便做了一番導讀。

但我心裡清楚,光是看很多書這件事情本身,其實並沒有什麼好說嘴的,要如何能夠廣納各家之言,並且經過消化、吸收之後,變成可用的知識。甚至,還可以旁徵博引,激發若干的靈感,並且成為自己資料庫中有用的情報,才有可能是「讀書」這整個流程的最終目的。

誠然,本田直之在一年之內,可以讀完四百本書、認識五百個新朋友,他的確有獨到之處。不過,我們亦無需盲目追求資訊或朋友的數量,而可以從質量層面來追尋。

很高興最近讀了一些好書,也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在這個季節,閱讀溫柏格所撰寫的《TOO BIG TO KNOW:網路思想先驅溫柏格重新定義知識的意義與力量》,心靈再次受到震撼,但整本書讀完之後,卻隱隱有一種微微的清涼。

也許你對於作者溫柏格(David Weinberger)還不了解,他不但是美國哈佛大學貝克曼網路與社會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更對於數位世代的人際溝通有深入的研究與觀察。他經常在美國公共廣播電台評論時代脈動,並撰寫無數與資訊、網路、行銷相關的文章,長期為《連線》、《今日美國報》、《史密松寧通訊》、《哈佛商業評論》、《科學人》與《紐約時報》等媒體撰稿。

雖然我很喜歡讀書,親炙紙本的觸感,但卻也清楚現在已經是網路的時代,人們閱讀紙本的頻率會逐漸降低,而碎片式的資訊存取方式將會成為當今的主流。我們每天打開Facebook、Twitter或WeChat,上頭除了當日重要的頭條新聞,還有來自朋友們的各種轉貼分享,甚至連內容農場也來分食一杯羹,搶占大眾眼球的意味濃厚。

於是,人們開始感到資訊焦慮,就像這本書所提到的,數位革命固然改變了人類文明,而知識的結構也已悄然徹底改變。「資訊過載」其實並非嶄新的觀念,早在1970年代,托夫勒就在他的書《未來衝擊》上預言過這一切。

上禮拜剛來過臺灣的TED創辦人理查‧伍爾曼(Richard Saul Wurman),當年寫過《資訊焦慮》一書。他在和《數位時代》記者的訪談中提到,TED源自於銷售無知,也因為沒有界限,所以主題才會更寬廣。他創辦TED並非為了名利,只想締造真誠的對話。

這彷彿呼應了溫柏格在《TOO BIG TO KNOW:網路思想先驅溫柏格重新定義知識的意義與力量》書中所再三提到的網路面貌。

以往的年代,珍貴的知識經過編輯、守門人的過濾,得以裁切成有限的內容收錄進書本中,被刪除的內容並不會被看見;如今,知識離開了紙張,宛若展翅高飛的鵬鳥,不再有界限,也沒有根基。換句話說,知識已經「網路化」了。

你可知道,網際網路上頭有超過一兆個網站,無窮無盡。網路上雖然有各種過濾機制和演算法則,Google大神也用搜尋引擎來幫助我們找資訊,甚至連Facebook都可以決定你我該看到哪些動態內容?但我們都心知肚明,大家不但趕不上資訊累積的速度,未來也還是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我的嘴並沒有過濾器(Filter),我想什麼就說什麼,我這麼做是為了讓我的想法在真正對話中激盪地更透徹(Clarify),這就是我的生活態度。」但或許我們可以學學伍爾曼的精神,享受探索未知的樂趣。

我很喜歡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副教授陳順孝對於本書的評介,「當知識網路化,變得豐饒、開放、相互連結,我們對『知識是什麼』、『知識如何運作』的既存看法就受到強烈挑戰;如何面對挑戰、建立知識的新架構,是網路時代知識工作者的關鍵課題。這本書引領我們發掘問題、剖析現象、釐清脈絡、思考對策。」

身為網路世代的一份子,我們自然要能悠然其中。誠摯推薦《TOO BIG TO KNOW:網路思想先驅溫柏格重新定義知識的意義與力量》,因為這是一本值得花時間細看的書,可以的話我會推薦大家先讀過一次,然後讓自己的心靈沈澱、歸零之後,再反覆看第二次、第三次。

當然,每一章最後的參考資訊也不要錯過,因為我就從那裡面找到許多有趣的線索呢。看完這本書,網路依舊浩瀚無垠,但至少我們已經知道可以如何去面對。

維斯塔愛看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