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asmine

你記得你走進唱片行買CD是幾時的事嗎?你多久走進電影院看電影一次?還是上班路上戴著耳機聽著從朋友那裡拷貝來的mp3、週末上網搜尋某某影片線上免費看? 我不知道搭公車時,你是否抬眼好好看看車窗外的街景?亦或是忙著傳Line、回覆Facebook留言?在網路上跟著大家一起「讚」出來,享受著與眾多人「同在一起」的熱力感,但真正能約出來碰面談心的朋友卻還得歪頭想一下?

這樣老掉牙的問題,在這個世界全面進入數位網路化時代之下,還在反科技?矽谷的願景家、也是虛擬實境技術之父傑容.藍尼爾(Jaron Lanier)在《別讓科技科技統治你》一書裡,他卻要提醒大家「人」的意義。

由一位資深的電腦科學家來寫這樣一本看起來像是反科技的書,非常具有衝擊又有說服力。

作者在書中不斷探討人的重要性,但在科技快速往前發展的情況下,人類似乎越來越依賴透過科技來取代人的一切,就以1997年「深藍」(Deep Blue)電腦打敗世界西洋棋冠軍這件事為例,它所引發大眾強烈的焦慮,一部電腦卻打敗了人們認為最能表達精緻智慧的表徵,一部電腦就能讓棋藝比人類還要出神入化。

「深藍」電腦給人類的挫敗,越來越反應在往後科技時代裡。正如這陣子機器人與人工智慧發展的議題,未來許多職業將被機器人取代,而它所引發的討論與徬徨,不也正反應了人是否獨特?是否就要和電腦平起平做的焦慮。

《別讓科技科技統治你》共分為五個部分、14章節。第一部分就從「人」開始探討起,第二部分探討在雲端運算基礎之下,所促成的經濟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第三部分談到Web2.0潮流下,扁平化的文化所產生的乏味與空洞。第四部分與第五部分則轉以正面態度去看待在新數位人本主義之下人的價值。

那麼在數位網路時代裡,人是什麼?人與人的關係怎麼存在?作者提到,「隨著Web 2.0的興起,網際網路世界也發生類似教會化約主義的事情……Facebook甚至更進一步,用單選題把人分門別類,而維基百科則致力於徹底消滅個人觀點。」

這種被化約的關係與情感,作者就舉例:「當你收到一群朋友情感狀態報告資訊,你要學會以資訊的方式思考,才會覺得這份報告值得一讀。」在簡化我們自己的同時,是否曾想過在Facebook上累積百名、千名朋友的意涵是否也等同於一種簡化友誼的模式。「因為真正的有友誼應該是透過真心交流挖掘彼此。但在社群網路這種經過資料庫過濾之下所串起來的友誼,讓我們每個認識的人都像外星人。」因此,作者提到社群網路裡的友誼觀念既空洞又簡化。

面對「網路世代」的憂心,他以「抽象的人模糊了真實的人」的標題試圖點出,在崇拜Facebook、Twitter、維基百科、免費/開放的創用CC等新數位意識型態混合搭配的這些年輕人身上,作者震驚「他們加諸自己的無盡壓力。他們必須不斷經營自己的網路聲譽,躲避群體智慧怪物不斷四處搜尋的邪惡眼睛,它隨時會挑上某一個人找碴。一個突然在網路上遭到羞辱的『Facebook世代』年輕人找不到出口,因為全世界只有一個群體智慧。」

這段話,讓我想到了時下許多網路酸民、人肉搜索的行為,是否形塑了另一種的群眾暴力?鄉民的正義是真的正義嗎?還是只要「人多」就是正義?所謂的群眾智慧,是因為有多數人來「評斷」資訊的價值性就等於專業?就能論斷是非?

因此,作者也提到「最成功的Facebook年輕使用者,其實是最擅長在網路上建立自我假象的人……他們悉心照料他們的分身。他們必須像政治人物一樣,在宴會裡謹慎處理不友善的評論,在鏡頭前保持自然不做作。虛與委蛇有賞,赤子真誠卻會留下一生的污點。沒錯,在網路出現之前,這條規則就以某種樣貌存在於青少年生活,只是沒有現在這樣活生生、血淋淋。」

除了探討人的價值,本書也花了許多篇幅在講述,隨著網路的普及與數位化的便利,產生了大量「免費」的文化,可是當大家都只聽線上音樂、在網路上瀏覽影片、閱讀網路上的文字,是否也正在扼殺創作者?扼殺文化創意呢?「在群眾智慧的虔誠信徒眼裡,一級創作和衍生創作沒什麼差別。」作者意指,越來越多人在網路上把文字、影像、音樂重製、修改,越來越少的原創內容,當網路在摧毀舊媒體的同時,對於內容原創的創造力卻正在面臨蝕老本的文化。

傑容.藍尼爾一再強調他並非反網路份子,他要強調的是,發明程式、創造網路或雲端這些是「人」,不是軟體、不是資訊技術,沒有人類「親身」的體驗,這些都不會存在。而在努力透過科技便利生活、工作的時代之下,人與人的關係、人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人與世界的關聯性,都需要回歸「人」的本質來思考,或許才能減少落入越來越空洞與乏味的關係裡。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