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正好

儘管嘴巴上不太願意承認(?),但確實一直很喜歡鄭聿的詩,四年前他的第一本詩集《玩具刀》絕版後,我一直很慶幸那時眼明手快搶下了限量紅花版,卻也有點為那些向隅的讀者不忍心:「安靜得那麼血淋淋的詩句,只能讓限量的人看到,不是有點可惜嗎?」

10626653_852055364804588_1865746079377304166_n


所幸四年後,逗點文創結社藉著鄭聿第二本詩集《玻璃》,在Readmoo一口氣推出了兩本詩集的獨家題詩簽名版電子書,隔著玻璃一般的透明螢幕,還沒開始讀,就要被《玻璃》這樣的書名與詩人的親筆題詩,弄得心頭無端生事。

年少的時候,總嚮往著純粹、乾淨、透明的人生,極力想讓自己變成想像中那樣美好的模樣,連接吻的時候都希望睜開眼睛就是一片無星無月無雲的湛藍夜空。後來跌跌撞撞幾回,開始明白自己想像中那種人生是琉璃等級,而年少時未經烈火冰霜淬煉的那種透明,可能連玻璃都算不上,只是一片廉價的壓克力。

玻璃或許,堪堪可說是此刻經歷的人生。堅硬卻也易碎,透明潔淨的本質上,不得不啊,不得不,慢慢被刮擦磨裂,偶爾還發出令人極其反感的吱嘎聲,像是要把這些不堪的傷痕刻進骨子裡,而不僅僅滿足於在你人生經歷上輕描淡寫畫下一筆。

這樣只能沉默咬牙忍受刺耳刮擦的時期,在興許唯雨無月的中秋裡,翻讀鄭聿相隔四年出版的第二本詩集——《玻璃》,隨著他沈靜淡然白描一般的詩句,經歷「熔解・冷卻・穿過去」這三種玻璃物理特性的階段,彷彿可以回顧自己是如何被時光鍛造成現在的模樣,藏在內裡那些氣泡再也來不及被要求完美的自己排除,同時也感覺到這本名叫《玻璃》的詩集,宛如擋風玻璃的雨刷一般,拭淨自己的同時,也持續在心上留下微小的擦痕。

讀罷,我還不知道要如何原諒與理解,自己心裡那些,除非砍掉重練否則不可能消失的,微小氣泡;但我願意試著,與那些氣泡一起活下去。
至於那些氣泡既大又多得像是腦穿孔心破洞的劣質品,我試著接受,他們也有與所有人並肩行走的權利。

**編按:據說壓克力其實很貴⋯⋯原po表示其實你可以視它為塑膠片的意思,不要計較這種事啦XD

Readmoo與逗點文創結社,邀請您透過螢幕感受《玻璃》的熔解、冷卻、穿過去。
即日起至9/28止,凡於您個人網站或部落格,以Readmoo全新閱讀介面MooReader,內嵌鄭聿最新詩集《玻璃》,隨手附上書介或簡單心得,即可於Mooreader狩獵季免費領取好書多選一!更可獲得逗點文創結社獨家提供鄭聿親筆題詩簽名板(共三份)的抽獎機會。

怎麼嵌?狩獵攻略教你第一次內嵌就上手!
嵌好了!立即手刀回報,參加抽獎兼領賞!

別忘了9/18來聽詩人鄭聿和陳雨航老師談如何夾縫中求生字!
10387624_807063272671504_8807596864384105784_n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