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談談徐子陵,因為對我來說,徐子陵是讓我喜歡黃易武俠中一個至關重要的存在,甚至是最重要的角色。或許正是因為徐子陵,《大唐雙龍傳》才這麼好看。某個角度而言,《大唐雙龍傳》的鬥爭表面上是寇仲對抗李世民,背後是宋缺對抗李閥、寧道奇或慈航靜齋;而暗地裡進行著石之軒與婠婠的死鬥,但無論哪個層面的鬥爭,徐子陵,永遠都在風暴的中間。

大唐雙龍-1

到底徐子陵有多重要呢?

李世民這樣轉述師妃暄的話:
「……除非我能在洛陽之戰擊垮寇仲,甚至把他殺死,否則未來必成南北對峙之局,那時能解決這僵局的只有一個人,就是你徐子陵……」、「當天下蒼生最需要徐子陵時,子陵是會當仁不讓的。」

又藉了空大師的口說:
「解鈴還須繫鈴人。將來的事,誰都沒法預測,我們終是空門之人,難以直接介入塵世的鬥爭仇殺,所以只能挑選有為之士,為我沙門護法……而那個人就是你徐子陵。」

徐子陵何止是在寇仲和李世民之間做出抉擇、同樣在魔道之爭中,徐子陵始終也都處在最核心的位置:石青璇的身邊、婠婠與師妃暄的心裡頭。雖然表面上推動劇情的始終是好勝的寇仲,但左右天下大勢的終極戰場,全都在徐子陵的內心。這正是《大唐雙龍傳》值得玩味之處。

還記得《長生訣》帶給兩人的真氣嗎?徐子陵熱而寇仲寒,徐子陵心熱因而出世,寇仲心冷因而入世;徐子陵多情因而惜情,寇仲無情因而處處留情。積極進取的寇仲正因為將天下視為遊戲,因此外在的衝突極為劇烈,但內在的幽微與掙扎,卻是屬於徐子陵的戲份。

徐子陵是飛鳥,不屬於人間卻始終凝視人間;寇仲是游魚,看似困於水中卻最為悠遊自在。

當寇仲和宋玉致糾纏不清、和李秀寧舊情難忘、和尚秀芳互相勾引,甚至和王世充在玩無聊的你背叛我、你不背叛我的遊戲時,徐子陵正和師妃暄談柏拉圖戀愛、和石青璇聽簫談愛、甚而和石之軒一邊死鬥一邊交契談心,同時還成了李世民最好的朋友:

李世民仰天長笑,豪氣干雲的道:「好!這就叫各為其主,兄弟可以相殘,朋友當然可拚個你死我活。不過無論將來形勢如何發展,徐子陵永遠是我李世民最好的朋友。」

不僅如此,沈落雁、婠婠這些最有魅力的女性,鍾情的都是深情純情的徐子陵。甚至連單琬晶、貞嫂、商秀珣,大家都愛徐子陵,連替素素送終的人,都是徐子陵。

為什麼不是寇仲呢?因為對我來說,寇仲的故事就像是場電玩遊戲,不斷招兵買馬、練功升等、攻城守城,而那些細膩動人、婉約且餘韻無窮的部分,還是歸功於徐子陵。

因此這就是我對於《日月當空》感到遺憾的地方。龍鷹就是另一個少帥,但我卻看不到另一個徐子陵。而《龍戰在野》才剛起頭,尚難論定,希望能夠將符太調教成功,成為不亞於純情小徐的好角色。因此,在大唐之後,我第二喜歡的黃易小說是《覆雨翻雲》同樣都是採取多主角,讓這些角色可以互襯互補。相較之下我對《尋秦記》或是《日月當空》的喜愛就少了一些。

單純這樣抑寇揚徐絕對是不公平的。畢竟,沒有寇仲,要怎麼逼得心軟又澹泊的徐子陵走入戰場之上,走入情感與道德的糾葛之中呢?

別忘了,《大唐雙龍傳》最重要、最動人,也永遠不會褪色的那句台詞,自始至終都屬於寇仲,那就是:「一世人,兩兄弟。」

作家專欄-乃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