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Kenny Louie

我討厭黃易筆下的名門正派。

名門正派分為三種:看起來像正人君子的名門正派、自認為正人君子的名門正派,和確實是正人君子的名門正派。(照樣造句自陳某《火鳳燎原》。)

第一種,當然是那些道貌岸然,內心齷齪卑鄙,一肚子鬼域心腸的偽君子。像是《覆雨翻雲》裡頭一堆所謂白道八派聯盟和名門正道人士。不但毫無魅力,許多人更禽獸不如。若以金庸小說類比,大概是花鐵幹、岳不群之流。

第二種,掛上名門正派的匾額,實際上無能暴躁、偏狹傲慢,恰如金庸筆下的全真諸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種人也所在多有,就不列舉了。

除了上述兩種以外,還有著真正的名門正派:內心光明,行事堂皇,兼且目光遠大、高瞻遠矚,智計武功無一不缺,大公無私,捨身為國,這裡說的當然就是以慈航靜齋為首的白道少數良心,一樣舉金庸為例,幾個學過降龍十八掌的好人差可比擬。

這三種我都很討厭,我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有跟我一樣的感覺。前兩種不用說,但為什麼我會討厭慈航靜齋和她們的夥伴呢?

慈航靜齋是黃易筆下一個特殊的存在,從東漢延續至明朝,坐擁天下武功四大奇書之一《慈航劍典》。(其實不同部設定有出入,《覆雨翻雲》說靜齋始自唐代,《日月當空》則說東漢,以後出者為主。)在《覆雨翻雲》,是言靜庵、靳冰雲、秦夢瑤;《大唐雙龍傳》是梵清惠、碧秀心、師妃暄;《日月當空》、《龍戰在野》則是端木菱。以上諸位除了秦夢瑤以外,基本上我都不太喜歡,尤其討厭師妃暄。

師妃暄的姿態一開始就擺得極高,各種完美無缺各種高高在上,讓人無論如何都不服氣,而且覺得虛假。憑什麼她選中的人就肯定是、必須是真命天子?為什麼從頭到尾就不給寇仲一點機會?當然,故事中有給個理由,諸如天策府政策云云,但讀者心服嗎?我不心服,寇仲也不心服。因為我們心知肚明,這個滿口天下國家、仁義道德、兄弟情誼的李世民,實在是個假惺惺的偽君子。嘴上說得仁至義盡,卻處處趕盡殺絕,而寇徐兩人,卻不只一次對李小子手下留情。

如果師妃暄就是對的,但實際上沒有寇仲捨己為人,中原還不是被魔門和突厥人瓜分乾淨?那憑什麼就不是李小子捨棄李唐王朝助少帥成事呢?

當然,《大唐雙龍傳》存在著歷史之壁,因此最後總要把虛構的故事圓回來,靜齋傳人就擔任將故事回歸歷史長河的任務:李世民、朱棣都如此。但情感上,我就是不認同這些角色。

有趣的是,為什麼和黃易最有魅力的角色,像是《大唐雙龍傳》的魔門諸人、《覆雨翻雲》的黑榜高手相比,這些白道正統人士如此無趣生厭,龐斑不說,連雄才大略的方夜羽、里赤媚也相當有吸引力。

其實,我認為這存在著更深層的原因。黃易書中的故事,對於個人武功境界的追求極為著力,但天下國家卻充滿了遊戲感,讓人難以關心並投射情感,而且一直沒有鮮明的立場。

方夜羽贏了又如何?頡利率突厥鐵蹄南下讀者會真的關心嗎?書中的至強者都只是藉著不同立場互相輔佐求道,民族意識、家國觀念實際上十分薄弱。因此對於靜齋設定的大戰略目標,我只是當背景設定草草看過。而且黃易非常強調對於筆下反派的魅力,因此書中難有真正的壞人-龐斑、方夜羽如是,石之軒、婠婠如是,蒙赤行、八師巴、厲工如是,連乾羅、赤尊信也都要洗白,成為令人喜愛的要角。

既然沒有真正的壞人,當然也不需要真正的好人。好人那些高來高去的偉大理想,只讓他們顯得空洞和無趣。因此黃易筆下真正的壞人,或許只剩下香家之流的下三濫角色。

其實,若談得更深一點,會發現沒有真正的壞人這個特點,除了角色塑造外,還有造成一個很深的影響:就是在黃易幾部異俠系列中,仇恨這個武俠小說幾乎不可或缺的要素經常缺席,主角和讀者少有真正痛徹心肺的時刻,因此沒有不可原諒的壞人,也就沒有不可或缺的好人。

既然好人可有可無,那就顯得無聊,又不可愛了。

更多黃易經典作品、創作時間表與豐富整理,請見:翻開,你就是英雄!

作家專欄-乃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