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alint Földesi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21世紀最實用的身心轉化指南》是一位父親和女兒共同的靈性探險之旅的成果,他們都是學過科學的知識份子,籍由這本書介紹靜坐的正確觀念,以及探討其科學根據。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作者楊定一(John Ding-E Young)是長庚大學、長庚科技大學、明志科技大學、長庚生物科技、美國Inteplast Group董事長,他有生化、醫學雙博士,他早年在美國紐約頂尖的洛克菲勒大學(The Rockefeller University)任教期間(洛克菲勒大學共出了廿幾位諾貝爾獎得主),研究免疫反應中細胞(如白血球、淋巴球)暗殺系統及細胞內自殺系統的關連性,曾在頂尖學術期刊如Cell、Nature、Science、PNAS、N Engl J Med上發表不少論文,受過紮實的西方醫學和科學訓練。他女兒楊元寧小學四年級初次接觸靜坐,為了追求自我心靈的成長,往後更在美國、亞洲、巴西多地參加了多次禪修,在哈佛大學主修生物、輔修東亞研究,同時也接受了古代傳統瑜伽、能量療癒和靜坐的訓練。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採Q&A方式,透過女兒楊元寧匯集了父親多年來靜坐教學累積的問答,也納入了自己從十歲到24歲向父親提出的各種問題,試圖解答絕大多數人對於靜坐的疑問與想像,例如為什麼要學靜坐?靜坐的方法有哪些?靜坐對身體健康有哪些益處?靜坐跟宗教的關係是什麼?靜坐真的會通靈、悟道嗎?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除了用Q&A的方式來解答眾人的疑惑,並且也引用了許多科學文獻,以科普文的方式來介紹靜坐對健康的益處,指出靜坐能刺激副交感神經系統、開發大腦神經新迴路,放鬆心智,讓身體重回和諧與完整;還能開發大腦潛力,因為靜坐時腦波由清醒和忙碌狀態的β波轉為放鬆和專注狀態的α波,有活化腦部尚未使用的區域,增進智力、認知、創意、促進情緒穩定、創造正面情緒、放鬆心情、強化道德推理、提升自信心等有益的「副作用」;並且改善面對壓力時的反應,能幫助我們整合包括空間感、視覺、感覺、知覺、和運動的協調能力,調適回應壓力訊息的身心負擔;並讓身體各器官的改善,促進心血管健康、並讓心臟恢復合一性,也能刺激胃腸的蠕動和排便,並刺激唾液和消化腺分泌酵素,以幫助消化。同時徹底放鬆,身心步調合一之後,就能矯正姿勢。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本身並非一本純科普著作,在正文和Q&A部分,楊定一還是使用了許多靈修的名詞和觀念,這些部分和正統的科學及醫學無關,這點讀者必須清楚瞭解。不過雖然使用了許多佛教用語,可是楊定一卻是位天主教徒,所以這本書應該不是在傳播特定宗教,而是借用定義比較清楚的佛家用語來探討靈修的通則。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中討論的靜坐觀念和方法,和我過去接觸的正統正信的觀念和方式大致一致,是非常棒的解惑之書。可是有一點我非常介意,就是《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提到江本勝的《生命的答案,水知道》的實驗,提出善念和讚美的句子會讓水結出漂亮的晶體,而惡意和詛咒會讓水結出醜陋的結晶:

這甭說是徹徹底底的偽科學,連宗教上都不成立。是偽科學的原因,是因為沒有沒有「可證偽性」,也就是說實驗者怎麼做都對,當結不出漂亮的晶體,實驗者大可指稱是當事人潛意識中有雜念惡意,而壞人結出漂亮的晶體,也可以拗成連壞人都有善念,反正要怎麼說,你都拿他沒辦法;說讚美的句子就會結出漂亮的晶體也是鬼扯蛋,因為怎麼定義「讚美」?語言文字的使用有環境文化因素,例如說一個人是好人,過去可能是讚美,現在對很多人來說是羞辱,不信的話你見人就說「你是好人」試試看?語言文字是相對的,這也是禪宗標榜不立文字的原因之一!關於這個水結晶的篇章,刪除了也不僅不損這本書的價值,加上去反而降低了其科學上的公信力,希望引以為戒才是!

來談談個人經驗吧,幾年前我因為長期工作姿式不良,導致肩頸痠痛,左手還發麻,檢查結果是頸椎長了骨刺壓迫神經。為了在台灣參加更多禪修活動,去了法鼓山安和分院上了初級禪修班。有天去上禪修課前去了趟醫院,醫生說那骨刺相當嚴重,至少要做四次復健療程才有可能改善,而且還質疑我這年紀不該這麼嚴重,可是頸椎卻嚴重老化。所以那天去上課前特別沮喪,可是在上課時做了頸部運動打完坐後,在下坐時按摩發生,原本僵硬無比的肩頸肌肉居然莫名其妙地鬆開了,從前吃肌肉鬆弛劑也從來沒有那些肌肉放鬆氣脈通行的舒服感覺!那種感覺真令人欣喜著狂,雖然第二天早上又僵硬得很痛,可是想到法師說要記得打座時放鬆的感覺,肌肉就馬上放鬆然後就不痛了!後來每天都打坐半小時,結果只做完一次療程,醫生檢查後就說改善太多了,為保險再做一次應該就能痊癒了!

除了健康上的改善,禪修後也明顯讓我在做實驗和手工藝時比較不心浮氣躁,對情緒管理也有很大的益處,至少不會像小時候那麼暴躁和怨天尤人。從此,我深信靜坐對健康和情緒確定會有極大的助益的!更甭提禪修的修心對自己、家人、朋友能帶來多少真正的快樂。我並不算很精進,只是那次是無所求,只是剛好用對方法。因此,有這麼美好的事不分享給朋友,這太可恥了!

事實上,雖然佛教是靜坐的方法發揮至極致,也整理得最完整和系統化,但冥想靜坐確實並非佛教首創,是佛陀向當時的修行者學來的。道教、印度教、錫克教、耆那教、猶太教、天主教、新世紀也有類似的冥想靜坐修行方法,禪修靜坐也非宗教專屬,瑜珈運動也有。

不過社會上有些禪修團體標榜自己能讓信徒快速開悟、見性,而且強調創辦人個人權力、個人教導、個人言論的絕對至上,甚至收取各類高額費用,還提倡迷信靈異力量等等,這類的禪修團體只會帶來更多邪見和其他損害。所以尋找正信的禪修團體也很重要,台灣主要的正信佛教團體或者正念減壓課程都有教導正見的禪修靜坐方法。我個人主要接觸的是法鼓山教導的實用、安全的禪修靜坐,這裡就順到介紹一下。

法鼓山有開辦一系列禪修班和禪修營,教導禪坐、動禪、行禪和臥禪,完全免費。初級禪訓班不強調宗教,其他宗教信仰的朋友也可放心參加。各類禪修活動請上法鼓山青年院或法鼓山傳燈院的網站查詢。或者參考《聖嚴法師教禪坐》和《正念減壓初學者手冊》(Mindfulness for Beginners: Reclaiming the Present Moment)。

GENE思書軒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