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ocelyn Kinghorn

文/吳念真

人家說,有電影為何還要有小說?因為小說可以隨時讓人翻閱、隨時拿在手上。而舞台劇要重現在觀眾面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舞台劇要改編成小說,反而會抽掉了畫面和視覺的元素。所以我想漫畫是一個很好的媒介。

它和舞台劇是比較接近的,同樣透過畫面呈現,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人隨時閱讀。不過,既使是改編,包括小說改編成電影或漫畫改編成電影,都會有不同的tone,其實已是另一種創意、創作。


《漫畫人間條件》系列對我來說,是讓看過舞台劇的人看漫畫,可以看到另一種呈現,獲得不同的感覺。舞台劇具有時間流動性,很多細節、細微的情緒,觀眾在當下錯過的時候,透過漫畫,可以隨時停格,或反覆review播放,等於是一種新的感受。

而對沒有看過舞台劇的人,我想漫畫可以帶給他們最初的印象,未來有機會看到舞台劇的時候,反而是另外一次經驗。

漫畫家的改編,將現有的劇本、既定的觀念重新創作,而不是跟著舞台劇去分鏡,就像我們看了一本小說,嘗試想要轉述給別人聽,絕對不會是從第一章第一節開始說起一樣。其次,《漫畫人間條件》系列的四個漫畫家有不同的表現方式,有日式的、創作性非常強的,完全包辦了目前台灣漫畫市場的主要風格,讀者可以在這個系列裡面盡覽無餘。

本文收錄於《犢月刊 NO.20》,歡迎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