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wikipedia

「我想描述的,乃是一個工人家庭致命的淪落,而這個工人家庭便居住在我們城市中有毒菌般的環境。」──艾米爾‧左拉(Emile Zola),節錄自《酒店》(L’Assommoir),〈序言〉。

法國作家左拉逝世於1902年9月29日,他的小說一向喜歡揭露中下階層的貧困、悲苦與絕望。以1877年出版的小說《酒店》為例,該作描述一對生活快樂的夫妻,先生是工人,妻子幫人洗衣服,某天,先生工作時受傷,期間他酗酒度日,家庭經濟陷入困境,妻子只好賣身賺錢,他們的小女兒娜娜因不堪酗酒父親暴力相向,最後與人私奔。

左拉篤信科學,是寫實主義派的大將,作品著重分析社會問題,筆調尖銳冷靜,他認為自從中產階級成為社會中的主流,下層社會的人民便被完全性地忽略,毫無價值與存在感,於是,他將寫作焦距拉至底層小人物的生活,藉著一支筆,欲撼動此牢不可破的共犯結構。

然而,這樣的個性為左拉帶來很大的麻煩。1898年,他捲入法國赫赫有名的「德瑞福(Dreyfus)案」,德瑞福是一名猶太裔軍官,1894年被指控通敵叛國,並被判有罪。當時左拉不顧自身安危,在《震旦報》上發表給法國總統的公開信〈我控訴〉,成了軍方的頭號敵人,他對控告他的軍方說:「你們用劍保衛國家,我們用筆也保衛國家,而且只有維護公平正義,才是保衛國家的最基本方法。」

1906年,法國最高法院判決德瑞福無罪。由於左拉的挺身而出,1937年上映的電影《左拉傳》也因此被視為人權電影。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