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台灣大大小小的廟宇和教會常透過信眾助印,提供免費善書,想像一下:如果好書也能透過社會資源贊助,讓民眾在日常生活中隨手可得,該有多麼美好?從美國發起的小小自由圖書館運動(Little Free Library,簡稱LFL)和聯合計畫(Uni Project),就實現了讓街區飄散書香的夢想。

《出版人週報》報導,小小自由圖書館運動從美國威斯康辛州起源,創辦人鮑爾(Tod Bol)因為懷念熱愛推廣閱讀的亡母,2009年開始在院子裡設置比信箱稍大的「小小自由圖書館」、放進自己的愛書,鼓勵路人自由取閱和捐贈,吸引鄰居駐足,相互討論交流。威斯康辛大學教授布魯克(Rick Brook)隨後加入,共同推廣此計畫。

最小的,就是最大的

小小自由圖書館目前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大西洋月刊》統計,小小自由圖書館已遍及美國 50 州,超過 70 個國家,從烏克蘭到烏干達,從義大利到日本,全世界共有約 18,000 座小小自由圖書館。

《大西洋月刊》報導,小小自由圖書館運動主張:只要有心,不必有錢,大家都有能力設置圖書館、當館長(library steward)。小小自由圖書館運動建議大家可以在自家院子、街角、公車站、咖啡館內等適合的地點,架設防雨耐晒的木頭書箱(建議尺寸:寬23吋、長16吋、高23吋),不限造型,內放 20 本書,可另加一本筆記本,讓借書人分享讀後心得,閱讀交流,也鼓勵捐贈圖書,每個圖書館由「館長」自行管理。

「小小自由圖書館」機構在官網義賣書箱,訂價從 250 到 600 美元不等,另售印有「Little Free library」字樣的小牌子,如果在 LFL 的 Google Map 登錄自設圖書館,需付 25 美元註冊費,做為小小自由圖書館的營運費用。

在資源充裕的社區,小小自由圖書館能滿足愛書人的好奇心,相互窺知鄰居喜歡的閱讀類型,同時,也有許多人都設法把小小自由圖書館帶入資源匱乏的地區。比如卡迪娜颱風重創紐奧良之後,普勞特(Linda Prout)在當地設立許多小小自由圖書館;印度比哈爾市的海德勞福(Lisa Heydlauff),則計畫在印度女子學校設置超過一千座小小自由圖書館,幫助印度女性學習商業相關技能。

鮑爾說:「這計劃成功的原因,是它創造了街區的英雄。」除了個人,也有公司、基金會、教會、扶輪社、獅子社等加入這個計畫。其中,非營利組織「街區滿書香」(Books Around the Block program)在槍擊案頻傳的地區,捐助設立 40 個小小自由圖書館,拋磚引玉的舉動,讓該地居民隨後跟進、繼續設置了超過 200 個圖書館。

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圖書館

在紐約推動的「聯合計畫」與小小自由圖書館運動不同,只能現場閱讀,不能借閱回家。此計劃以社會資源較少的社區優先,在公園、商場、封閉街道、兒童博物館等公共場所,擺上方便搬運的書架和凳椅,提供圖書,變成行動圖書館,吸引路人駐足閱讀。今年計畫將增加提供拼圖和繪畫材料。

推動這個計劃的戴弗夫婦(Sam and Leslie Davol)2006 年到 2010 年間曾在波士頓推動類似計畫,如今在紐約繼續推廣,希望能在今年內將範圍擴及交通不便的史泰登島。此外,該計畫也提供閱讀室設備給一些公共圖書館,讓這些圖書館推動延伸服務。

山姆‧戴弗說,聯合計畫的推廣關鍵是讓人們能夠公開享受閱讀樂趣,透過公開閱讀,人人化身成讀者,住家鄰近場域,也就變成推廣、分享和體驗閱讀和學習的場所。

2014 年時聯合計劃已在 107 個不同場所,提供了 430 小時的閱讀時段,大部分在曼哈頓、布魯克林區和皇后區,除了行動閱讀教室,還曾在 11 月 19 日跟國家圖書基金會(National Book Foundation)合作,舉辦好書大放送活動,由《美國眾神》作者尼爾‧蓋曼(Neil Gaiman)和《波特萊爾大遇險》作者韓德勒(Daniel Handler)親手送書,吸引數千名民眾,在冷風中大排長龍領取免費好書。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Franco Folini

資料來源:

  1. The Uni Project: Bright Lights, Big City, Mobile Reading Rooms
  2. Building Momentum for Little Free Libraries
  3. The Low-Tech Appeal of Little Free Libraries
  4. 10 Unusual Micro Libraries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