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由村上春樹領銜擔任「問答叔叔」(agony uncle)的網站「村上先生的所在」(Mr. Murakami’s place/村上さんのところ)已經正式上線。如同出版社新潮社所說,村上春樹果然對於讀者的提問葷素不忌,已經回覆了超過 300 個問題,話題橫跨愛情、電影、音樂、旅行,甚至還幫讀者即將在三月出生的小孩,取名「春吉」!

村上春樹總是以帶著特殊喜感的方式,與讀者對話,更完全不隱藏自己對貓的喜愛。

舉例來說,當讀者問他,到底人類的最後是如何時,他便創造了「貓柳俊子」這個不存在的角色:「最後一位人類會是貓柳俊子,之後全部人類都會消失」,而這個其實不存在的角色,也多次出現在其他的問答裡。

當讀者問他到底跑掉的貓都去了哪裡時,他更感嘆地表示,貓是種會消失不見的生物,所以要趁牠在身旁時多愛護牠。

向來不喜歡面對媒體的村上春樹,這次更是大方在讀者面前透露自己的生活點滴,包括他很擅長切高麗菜絲,並認為切成絲,才是高麗菜最可口的吃法、欣賞嗆辣紅椒合唱團主唱約翰‧伏許安(John Anthony Frusciante)的帥氣感。

雖然不常聽流行音樂,但對於20000年之後的搖滾樂團,他還是有一些涉獵,黑眼豆豆(The Black Eyed Peas)和 Gorillaz 都是他菜,而之前也聽過菅止戈男的演唱會。

令人驚訝的是,竟然村上春樹也會追美劇!在《Lost》之後,他也覺得《絕命毒師》相當不錯。

此外,他也提到自己很喜歡冰島的神秘感,而且已經在準備關於冰島的旅行記事作品,即將在2015年下半推出。

對於讀者很好奇又不敢太刺激村上春樹而提起的諾貝爾文學獎話題,村上倒是大方回答,他表示,自己身為小說家,追求的自然是無形的成就,但是,對於落選,多多少少還是有點難過,然而,對於將「寫小說」與「活著」視為同等重要的村上來說,他自然也會持續寫作不懈!

2015年1月15日,由村上春樹領銜擔任「問答叔叔」(agony uncle)的網站「村上先生的所在」(Mr. Murakami’s place/村上さんのところ)已經正式上線。如同出版社新潮社所說,村上春樹果然對於讀者的提問葷素不忌,已經回覆了超過 300 個問題,話題橫跨愛情、電影、音樂、旅行甚至是幫小孩取名,〈Readmoo 閱讀·最前線〉也特別摘錄了部分提問並進行翻譯,以下就來原音重現村上先生的問答現場吧:

Q:每年到了秋天,「今年誰有可能獲頒諾貝爾獎?」的話題會持續出現在各大媒體或網路上,直到獲獎人正式公佈為止。雖然我真心希望春樹老師能夠獲得諾貝爾獎,不過因為春樹老師未曾表示過自己希望獲得任何獎項,面對每年「村上春樹是否會獲頒諾貝爾文學獎?」的話題,彷彿聽得到春樹老師感嘆為何阿爾弗雷德‧諾貝爾先生為何要留下文學獎的遺言,而不鎖定在科學領域就好。然而現實中,春樹老師似乎也沒有「自己並不希望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就算獲獎也希望能辭退」這樣的想法。當年春樹老師在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時,發表了「高牆與雞蛋」這個令人感動的獲獎感言,請問春樹老師您希望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嗎?若有機會獲獎,是否有什麼話想在斯德哥爾摩對全世界人說呢?
A:謝謝你這麼替我著想,不過這個問題的確相當微妙,很抱歉我也不便多做評論。像是銷售額、獲頒文學獎等,世上的確有人重視實質成就,不過我們小說家追求的是「無形的成就」。話雖如此,落選還真讓人有些難過啊。我能說的大概就是這樣了。

Q:請問在您筆下所有的「我」當中,哪位主角與您自己最相似呢?
A:在小說當中出現的第一人稱「我」,雖然有與我相似之處,不過有更多地方是與我不同的,而且每一部作品的相似、不同之處都有所差異,不妨就把他們視為「平行時空的另一個我」,我想這或許也是寫小說的一個樂趣所在吧。

Q:村上老師,我已經快 30 歲了,但卻覺得自己至今仍舊一事無成。小時候的我,總認為大人是很美好的,但現在卻覺得自己離這樣的憧憬好遙遠,內心深感挫折。請問我今後該如何生活呢?
A:雖然這樣回答有些失禮,不過我覺得「大人是很美好的」這樣的想法不太正確。所謂的大人,其實只是個容器,想裝什麼進去都是自己的責任。慢慢把妳心目中大人應有的形象加進容器當中,由此踏出第一步吧。畢竟 28 歲還不能算是個大人,一切都只是剛開始而已。

Q:我的興趣是閱讀,喜歡的作家是村上老師,但每次別人聽到我這樣的回答時,回應總是相當冷淡,似乎認為我是沒什麼興趣才會閱讀,喜歡村上老師的作品也只是因為有名,這讓我有些難過,請問村上老師對於這樣的周遭反應有何看法呢?
A:如果是我,我會回答「喜歡的作家是貓柳俊子老師」。貓柳老師可是很棒的唷。不過因為沒人認識,話題也能就此打住啦。

Q:春樹老師,近幾年的我經歷了一些周遭親人的生離死別,讓我感觸良多。請問春樹老師您相信有天國嗎?您覺得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若您覺得沒有天國,您認為人死後會有類似靈魂這樣的東西嗎?
A:或許我的回答會讓妳有些失望,但我覺得自己死後希望安穩地沉睡。沒有天國、沒有地獄、也沒有夜總會,就只是安安靜靜地睡著,沒有任何人來打擾。偶爾可能會想吃點炸牡蠣,大概就像這樣吧。

Q:當我在讀過《海邊的卡夫卡(海辺のカフカ)》之後,內心不禁有種「村上老師今後不寫小說了嗎?」這樣的感覺,藉這個機會想向村上老師您請教。
A:寫小說對我而言就跟活著是一樣,自然不會有「寫完這部作品的我可以安息了」這樣的想法囉。人生在世總會因為各種原因讓自己不斷向前邁進,同樣的道理,我今後也會繼續寫小說,邁向新的目標。話說我也應該來想想下一本小說的題材了,敬請期待。

Q:「忿忿不平是糟蹋自己,心有不甘就磨練自己」,村上老師的這番話讓我深受感動,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家訓。任何的逆境和苦痛都是讓自己成長的動力,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棒了。然而多年過後,請問村上老師是否有其他新的格言可以分享呢?
A:現在的我仍致力於「忿忿不平是糟蹋自己,心有不甘就磨練自己」這句話。雖然我也希望能說出更帥氣的話,但腦中仍無頭緒。

Q:妻子常罵我「我說什麼你總是只聽一半而已」。雖然只聽一半,但我覺得自己畢竟有在聽了,村上老師覺得如何呢?您是否曾因為這樣惹人生氣呢?若有什麼好的應對方式也請教教我好嗎?
A:就算只聽一半也很了不起了,下次被罵時就這麼回答吧,就說是村上老師這麼說的……開玩笑的啦,可千萬別這麼說啊。

Q:村上老師覺得人類最後會如何呢?
A:最後一位人類會是貓柳俊子,之後全部人類都會消失。

Q:我覺得少了約翰‧伏許安(John Anthony Frusciante)的嗆辣紅椒合唱團就不再是「RHCP」,我也很喜歡喬許彈的吉他。
A:我之前看過嗆辣紅椒合唱團的演出,他們還是很帥氣,那份不成熟感很有魅力。人們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熟。

Q:我因為沒工作所以每天很閒,不過無論工作、看書,無論做什麼都覺得不對勁,村上老師是怎麼打發時間呢?
A:打發時間是種才能,有沒有是看人。若覺得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才能,不妨儘可能努力讓自己忙碌吧。

Q:請問村上老師有看過強‧克拉庫爾(Jon Krakauer)所寫的《阿拉斯加之死》或同名電影嗎?若有看過,請問您對主角的生存方式有何看法?
A:書和電影我都看過。雖然我對他的病理感到有興趣,但跟我的病理有些不同。我的病理是想去有些不同的荒野。

Q:村上老師曾在隨筆中提到自己有段時間住在冰島,您對冰島有何印象呢?
A:我的確喜歡冰島,之前是在9月受邀前往。在今年後半會推出像是旅行記事般的作品,當中會提到我在冰島旅行的點滴。
您看過《Cold Fever》這部電影嗎?還有《地心冒險》的故事舞台也是在冰島。冰島真的個充滿神秘感的土地。有機會還想再去那旅行。

Q:我幾年前養的貓跑掉了,跑掉的貓到底去哪了?
A:貓是種會消失不見的生物,所以要趁牠在身旁時多愛護牠。

Q:請告訴我您覺得高麗菜最棒的吃法。
A:我覺得切成絲最好吃。其實我很擅長高麗菜切絲的工作。

Q:我已經忘了戀愛那份感覺,到底戀愛是什麼樣的感覺?要怎麼讓自己能再次戀愛呢?
A:放心,妳會再次想起的。

Q:已經38歲的我是個處女,也不知道該怎麼談戀愛,之前還因為照顧家人弄壞了身體,對於有如生病般無法戀愛的自己,請問該怎麼辦?
A:我總覺得沒有所謂的「普通人生」,所以您覺得自己人生「並不普通」這點其實沒有任何根據。與許多人發生關係,但內心總是孤獨的人也大有人在。我覺得能夠活著就已經是個偉大的成就。

Q:村上老師喜歡雨嗎?
A:我喜歡「霙(sleet)」,看到它就會有活著真好的感覺。

Q:我是福岡軟銀鷹的球迷,去年靠著五十嵐亮太的努力奪得年度冠軍,真是太好了。請問村上老師現在還有為電腦取名嗎?我記得過去您曾經說過把電腦取名為「亮太」。(※ 譯註:五十嵐亮太的出道球隊是東京養樂多燕子)
A:我去年夏天曾與養樂多球團的老闆(衣笠先生)聊過天,當時他告訴我會補強球隊陣容,因為養樂多球團一直都很小氣,我在當下不禁挑眉懷疑,結果事實證明他們真的很努力補強,真不好意思懷疑了他們。
五十嵐能在福岡軟銀鷹重生實在是太好了,雖然打到最後他似乎也真的累了。

Q:村上老師是否能幫我三月將出世的兒子取一個「不叫春樹的春樹之名」呢?
A:我想到的名字是「春吉」,不知道妳是否喜歡,其實不必太在意,取一個自己喜歡的名字就可以了。

Q:請問村上老師有喜歡任何在2000年後出道的新搖滾樂團嗎?
A:我很少聽新的流行樂曲,很抱歉。我個人很喜歡黑眼豆豆(The Black Eyed Peas)和 Gorillaz 等,之前有去聽過菅止戈男的演唱會。

Q:請問村上老師最近有什麼喜歡的書、電影和音樂嗎?
A:我個人的喜好跟一般人比較不同,往往會給人「很無趣」的感覺。不過繼《Lost》 之後,美國影集《絕命毒師》相當不錯。

延伸閱讀:

  1. 村上さんのところ
  2. 請準備好你的問題,村上春樹要親自回答你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