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們這一區是獨立出版和電子書,歡迎進來看看。」
「我不能接受電子書。」

這段短短的對話出現在 2015 年台北國際書展「讀字小酒館」展區外圍,斷然回絕的客人快步離去,沒有說明「不能接受電子書」的原因。
150213_2015讀字小酒館側寫01
「讀字小酒館」展區由來自臺灣、香港及中國共計三十五個出版單位組成,有出版詩集的、有出版漫畫的、有出版雜誌的,還有 Readmoo 這個電子書販售通路。

台北國際書展從 1990 年開始就固定在台北世界貿易中心舉行,辦到 2015 年已經是第廿三屆、成為亞洲最大、全世界第四大的圖書專展。台北國際書展的展場重點不只有國際版權交流,還有對一般讀者銷售圖書,而不管進場的中外人士為的是版權交易還是購買書籍,進行的業務都與出版社直接相關,與販售通路較無關係。是故,國內無論實體或網路上的各個連鎖通路,都很少(但非從來沒有)在台北國際書展當中擺設攤位。

2011 年,國內的獨立出版人相互集結,在那年的國際書展開設名為「讀字去旅行‧讀字機場」的聯合攤位,成為當年最吸睛的一個展區;接下來 2012 年的「讀字車站」、2013 年的「讀字小宇宙」及 2014 年的「讀字部落」,都是該年度國際書展場內最具活力的區域。

Readmoo 在 2013 年第一次參加國際書展,那時網站剛成立不久,參展除了與讀者們打招呼外,還有向出版社自我介紹的意味,成了台北國際書展當中較少出現的通路廠商;2014 年 Readmoo 加入「讀字部落」與獨立出版人合展,旗下負責出版業務的「群星文化」也同時加入;到了 2015,Readmoo 仍然沒有缺席,是「讀字小酒館」的「酒商」之一。
150213_2015讀字小酒館側寫05
乍看之下,Readmoo 代表的科技、速度、電子化與獨立出版標榜的手作、限量、藝術性似乎不很搭配,但事實上,電子書及獨立出版品在國內書市有個完全重疊的基本價值,而這個核心價值,也正是「讀字去旅行」展區能夠年年展現活力、成為書展中吸睛焦點的主要原因。

獨立出版人的資金與準備時間大多不若出版集團充裕,電子書的推廣則一直還在努力做各種嘗試,兩者的都明白自己的特性、也都不自我設限,總覺得還有不同的閱讀姿態,能夠在與不同讀者接觸的剎那產生。

確定自身特色、極具冒險精神──這是獨立出版與電子書疊合的基礎、是「讀字去旅行」活力的來源,也是「閱讀」這件事的核心。

2015 年「讀字小酒館」位在世貿一館的 B311 區,Readmoo 今年準備了作者簽名的套卡(買電子書就送實體簽名卡)、滿額禮、《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不點妹的超萌圖文作品及週邊等等,熱鬧有趣。「讀字小酒館」附近的展區則呈現出一種十分奇妙的樣貌──有販售專業教科書的、有鼓吹新世紀心靈潛質開發的、有穿越古今的言情小說、有出版各式手作生活小物的、有出版趨勢理財專刊的、有漫畫與輕小說的專業品牌,有熱鬧歡樂的桌遊廠商,也有好像專誠想到書展與大家結緣的宗教團體。
150213_2015讀字小酒館側寫02
雖說想像起來似乎有點混亂(不過也很符合「酒館」裡三教九流的感覺),但這樣的紛雜也正呈現了讀者們在進行「閱讀」這個動作時希望達成的目的──專業的指引、心靈的成長、對生活美好情節的渴望及想像,以及娛樂。

但讀者在追求這類明顯目的的時候,有時也會一時忘記:閱讀這事最根柢的,其實就是想要確定自身特色,同時不設限地進行各種冒險嘗試──可能是長相特殊的獨立出版品,也可能是電子閱讀。

「我們這一區是獨立出版和電子書,歡迎進來看看。」
「我不能接受電子書。」

客人沒有說明「不能接受電子書」的原因,但這句回絕成為一種提醒:我們必須把握閱讀的美好本質,持續與讀者溝通,這是 Readmoo 與獨立出版夥伴們持續在國際書展會場齊力吶喊的意義,一種關於閱讀的誠懇請託。

這個週末,有空的話,請到台北國際書展世貿一館 B311「讀字小酒館」,嘗嘗 Readmoo 與獨立出版人以文字釀的酒。

那是閱讀真正的滋味。
150213_2015讀字小酒館側寫04

延伸閱讀:

  1. 寫在 2015 台北國際書展前
  2. 【2/9~2/16】一週閱讀活動快報 2015 國際書展特別版
  3. 跟著不點Tniop發現醫生另一面:其實成為醫生之前,他們都是──路障三角錐?!
  4. 【影片】不好意思,我們擋路了!實習醫學生不點(Tniop)的塗鴉創作專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