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柯文哲說,如果 30 歲以上女生有百分之三十沒結婚,國家會不穩定,結果被罵翻了。例如林靜儀〈國家不安定,原來是沒結婚女性要承擔〉主張:

『昨天柯文哲市長說「如果一個國家 30% 女性沒有結婚,這個國家不會安定」,想不到國家不安定、酒駕的問題,都是沒有結婚女性要承擔的;2010 年當時的衛生署署長楊志良先生也說,單身者容易罹患精神疾患;這個國家對於單身女性的汙名化,每隔一陣子就要來一下,卻不面對傳統文化對於女性進入婚姻之後的剝削、企業環境對於女性兼顧職涯與家庭和生育計劃的不友善、以及低薪過勞之下男性也困難進入理想的婚育計畫,這些問題,才是國家的不安定。』

李茂生也反諷

『我發覺在我身邊,十位女性就有三位沒有結婚。我確信這是違背天性的事情,不結婚的女人一多,就代表了幸福婚姻的減少,而沒有幸福的婚姻作為支撐,那麼國家就會混亂,下一代就會亂來。』

焦元溥則指出

『照這個發言,一位造成國家危機的人,今天剛剛宣布參選總統。另一位導致國家不安定的人,幾周前被選為台灣滿意度最高的市長。有蔡英文和陳菊這樣的女人,台灣恐怕該直接宣布亡國才是。』

我看了一些批評意見,爭論的癥結在於不婚造成的問題要怪誰、誰應該負起改變的責任。以林靜儀的說法為代表,她認為:

  1. 柯文哲主張這是女性的責任。(敗犬解讀)
  2. 但是我們不該怪女性。
  3. 而是要怪對女性不友善的社會環境和制度。

在網路上各種和林靜儀意見相仿的討論串裡,我有許多柯文哲的支持者回應這類說法。他們基本上同意(2)和(3),但不同意(1),換句話說,這些人大多同意對方對女性處境和社會環境的判斷,但不同意對方對柯文哲話語的敗犬解讀。

不然柯文哲是在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其實。

「如果一個國家 30% 女性沒有結婚,這個國家不會安定,這是國家危機」並沒有明白指出說話者認為這個國家危機是誰的問題,就像是你也很難判斷「如果一個國家 30% 成年人失業,這個國家不會安定,這是國家危機」這句話接下來接的是哪一個:

  1. 所以我們應該把那些失業的魯蛇都撤銷國籍。(魯蛇失業顯示魯蛇沒盡好責任)
  2. 所以政府應該實施更好的就業輔導,並協助產業轉型製造就業機會。(魯蛇失業顯示了政府沒盡好責任)

或許跟柯文哲接觸過,或者觀察過柯文哲發言脈絡的人會說:

『如果你無法判斷柯文哲是在責備女性還是責備社會制度,這是因為你一點也不了解柯文哲。如果你有注意到他對勞工權益的關注,以及他在性別議題上的長進,就會知道那句話出自現在的他的嘴巴,意思絕對不會是在責備單身女性,「敗犬解讀」是錯的。』

然而,這或許無法幫柯文哲緩太多頰,因為對方也可以回應:

『如果他沒有責備單身女性的意思,當初幹嘛不講清楚就好?柯文哲是我的市長,又不是我的碩士論文題目。如果要聽懂市長講話,得先耙梳他的歷史言論和思想演變,這個民主實踐也太沒效率了吧?』

打稻草人?

在哲學上,有一種爭論時可能會犯的錯誤,叫做「稻草人謬誤」。如果你寫了一篇文章批評別人,但後來發現你根本搞錯別人的論點,以致於文章裡的攻擊通通都落空,你就犯了稻草人謬誤:你的攻擊打到的不是你的對手,而是某個稻草人。

呂學樟:同性婚姻通過之後會有人獸交,很可怕!
網友:不管是同性婚姻還是多元成家法案都根本沒提到人獸交好嗎拜託咧稻草人都被你打爛惹!

在理想上,「稻草人謬誤」這個詞對討論來說的正面作用,是讓批評者了解他的批評標的跟對方心裡想的東西並不相同。接下來,善意的兩造就可以先擱置之前的爭論,開始釐清被批評的人到底講的是什麼意思。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這個詞開始在網路討論中流行起來之後,它造成的問題可能比因為它的存在而順利解決的爭論還要多。「稻草人謬誤」隱含了:

  1. 批評者對話語的理解,跟說話者不同。
  2. 會有這個落差,是批評者的錯。

我們有時候會看到,當說話者遭遇(1),就急著指責批評他的人犯了稻草人謬誤,然而,在他們的狀況裡(2)是否成立,常常有待釐清。因為別人誤解你的話,不見得是別人笨,或者別人惡意,也有可能是你說明得不夠清楚。我自己也看過有人講話不清楚到誤導的地步,根本就是先喬裝成稻草人,然後等到對手打起稻草人,再金蟬脫殼。

所以要怎樣才算講得夠清楚?

很難說。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你不能期望對於研究生來說夠清楚的說明,對於高中生來說也一樣清楚。換句話說,怎樣的說明才足夠清晰,很大程度倚賴對話成員的組成。而在成員紛雜的討論(例如網路上的討論)中,我們往往也很難討論「當有人聽不懂,到底是誰的問題」這類問題。

所幸,考慮到討論上那些需要解決的實務問題,我們常常不用知道「當有人聽不懂,到底是誰的問題」,也能繼續開展討論。

例如說,在網路討論裡,如果你覺得批評者誤解了你的說法,你可以選擇補充說明。如果你不願意花時間補充說明,至少也可以表明那不是你的意思。至於到底是誰必須為這場誤會負責,其實並不重要,多烙一句「你犯了稻草人謬誤」,也沒有什麼幫助。在這裡,需要解決的實務問題是釐清說話者的原意,不是糾舉聽不聽得懂的責任。

回到柯文哲的例子。不同的人對於柯文哲的話,顯然有不同解讀:

敗犬解讀:柯文哲認為 30 歲以上的未婚女性應該為那些問題負責。
支持者的解讀:柯文哲只是指出問題所在,並沒有指責女性不婚。

即使柯文哲的支持者對他的解讀是正確的,這就代表那些「敗犬解讀者」打了稻草人嗎?

其實稻草人另有其人

唔,如果那些人是在跟柯文哲打辯論比賽,或許可以算是。然而,如果把這場「辯論」視為社會溝通,情況可能複雜得多。

在我的觀察裡,是真的有一些人認為,柯文哲的意思如同「敗犬解讀」,並且也同意在這種解讀之下的柯文哲的主張:女性 30 歲不婚,實在是又怪對社會又不好。在這種情況下,當社會成員批評敗犬解讀,在效果上,其實是把柯文哲當作引子,來跟那些認為應該把責任丟到不婚女性身上的人對話。

當然,你可以說這樣對柯文哲不公平。不過,身為公眾人物,他得知道自己的公共發言必須講得夠清楚才不會被誤解,因此本來就有比較高的發言清晰度門檻。而且,如果一個公眾人物的發言那麼多人誤解,比較有效的應對方案應該是他自己出來澄清,除非……

除非這看起來是稻草人,但其實是失言新聞

另一個我不認為應該用「打稻草人」來批評「敗犬解讀者」的理由是,在公共討論中,有一些稻草人是媒體基於噱頭故意豎立的,而這類稻草人,在實務上,常常只能藉由批評它來處理。

以這次來說,我相信大家都跟我一樣是從新聞來理解柯文哲的發言,而我幾乎可以從那些新聞字裡行間讀到編輯「嘿嘿嘿又抓到一次柯文哲失言」的開口笑。當然,或許柯文哲的意思真的如同字面那樣,但不管如何,媒體並沒有追問,甚至刻意不進行有效的追問。

我認為,除非媒體很認真覺得失言表徵了說話者隱藏在心裡的真正意念,否則根本就不該有這類失言新聞。失言新聞代表媒體明明知道說話的人沒把話講好,卻不追問確認對方真正的意思,還反過來利用這個噱頭來做新聞。討論是為了促進理解,而失言新聞的效果與此相反。

在這種情況下,名人因為失言新聞而遭到批評,不但是正常的狀況,也是討論中修正資訊的機制。畢竟,雖然有一些看起來很誇張的名人發言新聞是出自失言,但也有一些不是。所以只好直接讓那些發言進入批評場域,等當事人受不了之後跳下來回應或澄清。當然,如果媒體不貪圖失言噱頭而怠忽職守,我們可以減免許多這類多餘程序。

結論

  1. 在討論中,並不是「批評者對你的話語的理解,跟你的本意不同」就代表他犯了稻草人謬誤,也有可能是你自己沒表達清楚。
  2. 如果討論標的是具備高度公共性的發言,那麼「批評者正確理解原意」的標準應該要更寬鬆,因為只要有夠多人共享該批評者的理解,他的批評就可以達成公共對話,而最初的說話者,也該負起更多努力,澄清自己的原意。
  3. 媒體的「失言新聞操作」,是公共討論的障礙。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eter Pearson

延伸閱讀:

朱家 安不要偷懶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