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我的時間線上出現一則香港消息,三中商大批退回上書局書籍 鄺穎萱:被趕絕至「全軍覆沒」,新聞說:

曾出版多本支持佔領運動書籍的小型出版社上書局,自去年 12 月底開始,遭三聯、中華、商務三大書局的中資母公司聯合出版集團大批退書。

不只庫存大批退回,新書訂貨量也嚴重萎縮,詢問店員得到的回應是,我們就是中資公司,立場不同啊。

關切出版議題的朋友一定覺得這個劇情很眼熟,果然不到半天就有喜歡記仇的朋友挑釁地提醒我,你去年反服貿事件的時候不是寫過「台灣的出版自由不會被服貿摧毀」嗎?你要不要看看香港發生的事呀?中資書店就是會審查圖書言論啊,你還能說言論自由不會被摧毀嗎?

中資書店會審查言論,這是大家都同意的,我去年的文章本來就是建立在中資會審查的基礎上展開論證的。你根本不用提醒我中資會審查,我本來就認定中資會審查,問題是審查的結果會怎樣?

反服貿的朋友一聽到審查,就認為出版自由死定了,沒救了,卻從來不肯深入產業現場理解真實的商業競爭樣態。我在去年的文章中提出許多反駁,其中最重要的就是:

審查使自己的供貨品項減少,想買的人買不到,他們自然會轉去其他書店購買。「你一審查,你的競爭力就會衰退。」一個競爭力比較差的書店我們卻擔心它會獨佔市場,壟斷言論自由,這不是很荒謬嗎?台灣讀者都是呆瓜,買不到書還去支持它?

這並不是我自己發明的獨家理論,不妨再看一下同樣這一家香港媒體針對這起「中資書店審查占中圖書事件」的後續報導:

三中商大批退回上書局出書 客源料轉向樓上書店

裡面很清楚地提到幾件事:

一、購買行為轉變:有樓上書店創辦人表示,到樓上書店購買相關書籍的讀者稍稍增加,行家亦很積極入貨。「撐佔中」的書店佔領運動相關的書籍,「自運動以來一直高踞序言書室每月暢銷書榜之前茅」。

二、事件會在社會裡擴散:例如一向關注佔領運動的香港歌手何韻詩在臉書呼籲讀者支持樓上書店。相關的臉書粉絲團也會整理樓上書店資訊(香港樓上書店通常意指獨立書店,它們不像中資書店有較大資本能開在一樓,所以都開在二樓以上以便降低房租),鼓勵讀者前往消費,宣稱「自己的書自己找」。

此外也有讀者已開始在網上表明杯葛中資書店,強調「他們有『商業』決定,我也有我『消費』立場。」
不是我自誇,上述哪件事不是我一年前就料中會出現的呢?台灣人缺乏深入思考的習慣太久了,一被恐嚇腦袋就轉不過來,簡單的常識推理都做不來,一年過去了還是一樣沒長進。

而且這裡還有很嚴重的港台差距,香港媒體會自我追蹤相關議題的不同側面,不會輕易一面倒被恐嚇式新聞綁架。台灣媒體則只會在火上加油,完全沒有能力提供讀者不同的視角,增進讀者的認知視野(所以我們始終沒長進也真是一點不奇怪了)。

最後還有一點至關重要,台灣的書店型態具有台灣特色,也就是中小企業居多數,而香港中資書店聯合市占率就超過六成以上,香港都能有樓上書店提供讀者不審查的選擇,台灣能夠提供反制、抗衡的書店更多,比例更高,這是台灣的特色,也是台灣的優勢。我們應該記得。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ak Lau

老貓出版偵查課

(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歡迎在臉書追蹤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