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幾年前這個世界上出現了一本書,名叫《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冠上「原版格林童話」之名,嚇到了很多人。網路上很多貼文,用現在內容農場網站常有的「你知道嗎原來……」等口吻,好像發現外星人一樣,驚慌失措,告訴大家,早期的《格林童話》,原來內容那麼的暴力、色情。

這本頗受爭議的書,作者序文語氣曖昧不明,以及出版文宣有意無意的趁勢操作,造成天大誤解。中國出版商更惡劣,把這本日文版的作者名字冠以「格林兄弟」,魚目混珠。

限制級尺度,打著童話名號,本書遭衛道者撻伐自不意外。有些人批評之餘,為之辨誣,卻夾雜著外行觀點。例如一位譯者,號稱中國建國後首位譯者,說: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最原始的格林童話,更談不上所謂的再三刪改。弟弟威廉‧格林的整理和加工,「只是對文字作了必要的潤色,以使全書具有統一的、娓娓動人的童話語調,並且提高它的文學價值罷了。」

這是睜眼說瞎話。

格林童話》並不是格林兄弟坐在書房裡所創作的童話,而是他們四處蒐集中古以來的童話與傳說,據以編寫而成的作品,書名叫《兒童與家庭童話》。但書裡部分故事並非童話,只能算是民間故事,且閱讀對象也不是兒童。但故事太有趣了,大人希望能給小朋友欣賞,然而有些內容實在很那個,兒童不宜,加上有的句子不夠優雅,引發不少批評聲浪。格林兄弟(主要是弟弟)從善如流,或刪,或修,重新出版。

這些刪除的故事,我們來看其中篇幅較短的一則:〈孩童們玩屠殺遊戲的故事〉(Wie Kinder Schlachtens miteinander gespielt haben):

有一次,爸爸正在殺豬,孩子們看到了。後來,孩子們想玩遊戲,其中一個便對比較小的另一個說:「弟弟,你來當豬,我當殺豬的人。」說著就拿起小刀,往弟弟的咽喉一戳。
媽媽在樓上房間,正準備為嬰兒洗澡,聽見孩子慘叫,急忙衝下樓去,看到眼前景象後,媽媽從孩子的喉嚨拔出小刀,盛怒之下,把刀子刺進扮演屠夫的小孩心臟。接著,她忽然想起澡盆裡的寶寶,便衝回樓上房間,發現寶寶已淹死了。
發生這一連串事故之後,媽媽擔心害怕,竟然不顧僕人們的安慰與勸阻,上吊自殺。丈夫從田裡回來,看到這個情景,非常消沈,不久也死掉了。

天哪,這是什麼故事?格林兄弟抱持實錄原則,把這則民間傳說收錄到書裡第一版,編號 22。這不刪,行嗎?類似的情形不少。所以,能說格林兄弟只是潤飾句子而已,初版和最終版內容一樣嗎?

格林童話》歷經 1810 年手稿、1812 年第一版,到 1857 年第七版,中間經過多次修改,儘量以普級面貌呈現。儘管如此,隨著時代變遷,從現代眼光來看,《格林童話》裡仍有不少過時的價值觀與觀點,因而引起批評。

例如,「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結局,是在複製「麻雀變鳳凰」的神話,或者是強調女性柔弱,需要男性保護的刻板印象;又像繼母總是被塑造成壞女人,以及對巫婆的詆毀,都不合時宜了。

不可否認,這些例子的確存在。兩百多則童話一口氣看下來,不免感覺呆板而公式化。例如,王子和公主如果受到魔法迫害,王子會成為動物,而公主則因魔法而被囚禁在某個地方(或沉睡),等待救援。這時成為動物的王子,會設法解除魔法,最後救出公主。英俊勇敢的王子和美麗溫柔的公主,成為伴侶,幸福永遠。

再如《格林童話》裡的後母,除了〈井邊的放鵝姑娘〉,其餘都是負面形象,〈白雪公主〉、〈灰姑娘〉允為代表。後母偏袒親生子女,虐待前妻子女,也就算了,後母常常身兼有妖術的巫婆,形象真壞。批評者認為,在離婚率高的現代,童話不斷塑造繼母負面形象,不太妥當。

因此有人呼籲改寫《格林童話》。不過要怎麼改呢?不好老讓公主等待王子相救,那麼倒過來王子等待公主?好像怪怪的,背景是古代耶。

而像後母,別忘了,《白雪公主》《糖果屋》本來設定的角色就是親生母親,經抗議之後才改成繼母。(生母虐待子女,這更可怕吧。)

所以要怎麼改呢?或者應該問,需不需要改呢?免了吧。我們所讀到的《格林童話》幾乎是節錄的,而且經過編輯人員改寫,會閱讀全集的兒童少之又少。不論童話裡有多少過時的觀念,人會成長,會修正,長不大的,通常不是小時候看了童話的緣故。誰純粹因為受童話影響而成為殺人魔、性變態、沙豬等爛人?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Wonderlane

延伸閱讀:

  1. 安徒生童話
  2. 上古神話──童話的搖籃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