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在臺灣的二手書店中,2014 年成立的「偵探書屋」是十分特別的一家。

特點之一,在於地點。偵探書屋剛開張的時候,在臺北市大同區保安街 84 號,這棟建築原來是順天外科醫院,門外還能看見醫院的看板字樣;沒過多久,書屋遷址到目前的臺北市南京西路 262 巷 11 號,隱在一條僻靜巷內,隔著幽暗的建成圓環與塞滿觀光客的寧夏夜市隔街對望。這兩處店址都不是光鮮的商業區或閱讀族群集中的文教區,在這樣的地方開書店,足見店主人的想法與眾不同。

特點之二,在於選書。偵探書屋其實收售各種二手書,但成立之初,店長就打算要把這家店變成專門的推理書店。「我喜歡讀推理小說,也譯過推理小說;」店長譚端道,「與正牌的推理迷相較,我讀得還不夠多,但我很希望試著把這裡變成可以讓推理迷聚集的地方。」

店裡陳設著彷彿想要讓人依其樣貌推測過往年月的老東西,也有些手作小物及與推理相關的進口創意商品;店裡有蛋糕輕食,茶葉咖啡,當然,還有酒。但想要讓這裡成為推理迷群聚之處,不能只有書和這些。

2014 年夏末,譚端決定,除了自己主辦或與出版社合辦新書活動之外,也要有更專業、分類更清楚的讀書俱樂部,要讓書店場地發揮更大的效益,也要為推理迷提供更多元的活動。

一系列的讀書俱樂部,於是開始成型。

譚端找來在不同類型推理作品當中深入鑽研的負責人,一同討論,規劃了不同的讀書俱樂部。這些讀書俱樂部不僅主題各異,連運作的方法也不盡相同。「找這些學有專精的朋友來,就是希望他們替自己負責的主題找到與讀者、聽眾最好的溝通及討論方式;」譚端解釋,「所以俱樂部要用什麼方式進行,大家會先提出來討論,不過理論上都是按照負責人的方式去做。」

譚端自己負責的「勒卡雷讀書俱樂部」,名字取自英國間諜小說大師勒卡雷(John le Carré),讀的主題自然是間諜與驚悚小說。「我們的歷史背景其實很適合出產間諜小說啊,」譚端笑著,「讀的人不多真是太可惜了。」這個讀書會的第一場由譚端指定閱讀書籍,其後每個月的討論書目都由俱樂部成員一起決定;俱樂部聚會時,除了就當期書籍的內容解析討論之外,譚端也會補充相關知識,還會留時間討論其他作品。

同樣以討論型式為主的,還有冬陽負責的「錢德勒讀書俱樂部」。以美國冷硬派宗師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為名的讀書俱樂部,想當然爾要談冷硬派小說,不過冬陽一直覺得「hard-boiled」被譯成「冷硬」之後,總讓人有不易親近的感覺,所以很想藉機讓大家多接觸一些這類作品的不同面向。冬陽指定第一場的閱讀書目,不主導聚會內容,而是在大家討論時視情況補充資訊;後續書目則開放提名票選,還曾經出現俱樂部成員提名了一位作者的七本不同作品,冬陽得在一個月內快速複習七本書的趣事。

由「臺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路那及推理作家寵物先生所帶領的讀書俱樂部,選擇了與上述兩者不同的運作型式。

路那負責的「血字」及「黑霧」讀書俱樂部,命名的方式各來自歐美及日本的經典作品。「血字」出自名偵探福爾摩斯的出場作品《血字的研究》,「黑霧」則出自日本社會派推理大師的名作《日本之黑霧》。顧名思義,「血字」談的是歐美的古典推理,「黑霧」談的則是日本的社會派,路那以其豐富的推理閱讀經驗,列出代表不同切入角度的經典作品,引領俱樂部成員觀察推理的不同面向。

寵物先生負責的「紅鑰匙」讀書俱樂部命名靈感來自日本本格派推理作家鮎川哲也的知名作品《紅色密室》,與側重社會派作品的「黑霧」不同,較專注在本格及新本格的作品上;寵物先生列舉了時間跨度頗大的不同時代重要本格作品,與成員一起探索時空變化當中,對「解謎」的不變熱情。

偵探書屋從 2014 年十月開始的各個讀書俱樂部,目前已經運作了大半年,有些即將結束第一期的分享,有些已然召募了第二期成員。「我打算繼續運作這樣的讀書俱樂部,甚至再找有專業知識的負責人,開不同主題的俱樂部;」譚端表示,「光靠販售書本不能撐起營運,我們又想深耕推理類型閱讀,所以這是一定要做的啦!」

➨➨關注偵探書屋相關訊息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