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威融表示,這是師大夜市的全面挫敗,也是在地商家的失敗。他去過許多國家,逛過很多小店,許多小店都有強烈的個性,也跟四周居民維持良好關係,這是台灣多數商家還沒做到的,他無法說這是居民的問題或是店家的問題,但雙方必須一起面對這件事。星巴克已經進駐本區,黃威融認為,當一個街區有大型連鎖店進駐,就意味質變開始,租金將出現小店家無法承受高點;他斷言二三年後,師大夜市就將是另一種樣貌。

抵達浦城街,四處飛揚的招牌透露店家期待更多人看到的心理,對住戶來說,就會產生「你不注重我們,你只是生意人」的氛圍,互不信任的結果,讓我們看到更多抗議布條。黃威融認為文創是種真實體驗,想要好的體驗,就需要好的材質,當你以賺大錢為目的,勢必會讓整間店的品質下滑。另一方面,做為一個文青,了解店家的脾氣、進而欣賞,也是很重要的,不要什麼都拿消費者最大的心態去要求店家。他指出路旁的「屋台料理」,就是一間男子漢店家;黃威融表示,先去了解該店的風格,別說什麼他介紹的,那就會跟老闆相處愉快。

文青移動的歷史軌跡──記「台北城市散步:濃縮文青日」

中午一點,我們停在古莊公園聊天,黃威融提到,生活需要多體驗,有空盡量走走小巷,台北的小巷安全,充滿驚奇,地圖顯示很遠,但走起來不會花太久時間。同行問到新一代的文青咖啡跟上一代的差異?黃威融笑答:「我曾經問過『挪威森林』的阿寬,文青讓你賺很多吧?阿寬馬上回說:靠文青,那我早就垮了。當時挪威森林依賴的,是公館那一帶的軍公教,有錢的他們中午吃合菜,帶起了台電大樓後方合菜店的興起,吃飽飯自然要喝咖啡,當時也只有他們花得起每天一杯一百多元的咖啡。」他認為現在的文青咖啡依賴的是自由工作者,越來越多的自由工作者需要一個可以工作的地方,店家也可以藉著他們的影響力提高知名度。兩代情況,完全不同。

另外有人問起韓老師的南村落,黄威融認為南村落與師大、公館有一個決定性的差異:大人味。在師大、公館,學生訴求很明顯,連文藝咖啡大多也是青年限定。南村落的主要範圍是指永康、青田、金華、麗水,也就是師大北邊的區域,那邊的店家更多適合三五人坐下,吃點小菜,細細聊天。

最後黄威融談起特色店家的意義。捷運中山站在蘑菇進駐下,成為西區首屈一指的文化亮點、師大夜市也曾經因為政大書城而閃閃發亮。居民如果希望地方發展,容納特色店家是一條很快的途徑,而特色店家如何與社區達成平衡,就是店家該努力的部分,因為在地化絕對是文創發展重要的支柱。根據他自己的訪查,下一個文化亮點,應該會出現在和平東路、基隆路一帶。

我想,該是去那好好走走的時候了。

台北城市散步LOGO

生活在台北的我們,對許多事早習以為常。
但如果可以透過別人的眼睛瞭解台北,應該就會很不一樣吧。

台北城市散步,邀請許多不同領域的職人,帶領我們踏遍台北許多角落,透過他們的觀點,認識可能浪漫、可能理性、可能創意、可能無限的台北。

或許是跟著詩人踏上一場追尋文學之旅;或許是跟著建築師檢視台北的都市規劃;或許是跟著攝影師認識台北意象;或許或許…有太多太多台北面向等著我們去挖掘。

快跟我們一起在台北街頭散步,尋找看台北的100個觀點!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