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鳳梨

夏天尚未到來,氣溫已經飆升至三十度。十一點四十五分,公館附近的文青們還沒開始活動,街道還維持著住宅區的居家感,但我走得很焦急,因為我趕著參加「台北城市散步:濃縮文青日」活動,現在已經來不及趕上活動開始時在微光咖啡的花茶了,所以有點遺憾。趕到集合地點,發現導覽隊伍剛出發,我快跑加入隊伍後方,溫州街巷道裡出現這麼一條長長的人龍,是難得一見的情景。

頭戴一頂素色帽子,脖子掛一條毛巾,負責導覽的資深雜誌編輯黃威融佇足在新生南路三段 86 巷與羅斯福路三段 333 巷交叉口,這是台大對面街區中相當重要的咖啡要道,路口一側的「雪可屋」,是少數依然存活的第一代文青咖啡。黃威融提到,「當年咖啡店最重要的,就是可以抽煙。」雪可屋對面是啤酒文青們必去的「cafe bistille」,但我自己認為他們的酒類選擇越來越不齊了。cafe bistille 斜對面、也就是雪可屋往辛亥路方向再過去些,即是「挪威森林」的舊址;一邊提醒大家留意來車,黃威融一邊強調:當初的聖地,現在已經變成一家服飾店了。

往羅斯福路前進,Glove 服飾店就在路旁,黃威融一邊移動一邊提到:這間店的老闆之所以在公館開分店,希望的就是品牌能見度,這也是許多人選擇在這個地段開咖啡店的原因,因為他們期待自己的品味、意識可以被這裡的目標族群看見。經過與雪可屋同期開張的「葉子」,走到誠品台大店旁的巷弄時,黃威融多次強調:「我認為這附近欣賞台大最棒的 view 就是從若水堂看過去。」此站重點是誠品台大店的地下一樓,近年許多人對於誠品的角色有點意見,也認為連鎖書店的巨大一致性阻礙了類型知識的傳遞,但在誠品台大店裡,一面針對當地族群設計的展示牆,明確地表現出:連鎖書店也有在地化的可能。

沿著羅斯福路往辛亥路前進,第一個巷口是雄獅旅遊的店面,店面二樓是雄獅講堂。黃威融延續著誠品的話題,提到越來越多的連鎖企業越來越用心於在地化發展,所以雄獅講堂台大店辦的活動,就比其他雄獅講堂更文青一些。「雜誌瘋」在雄獅講堂對面,黃威融笑著說:「誠品當然也賣日雜,但這邊齊多了,而且許多看似高中生妹妹都會來這邊追著最新明星活動。」這句話讓我感受到大叔發熱的魂魄啊!

羅斯福路三段 283 巷可看出公館生活全貌,前後數百公尺,囊括公館各個生活族群。味道不遜於新生南路「鳳城」的燒臘店、設計感很強的沙龍,還有外牆掛著抗議布條的知名披薩店。中段由許多異國美食構成,有幾間店面較小,可以看出是一戶切割為兩戶使用。我們走進 21 弄,黃威融表示,公館附近有許多台大校地,有的是木造矮房,有的無人居住,也有後期建立的教師宿舍,沒人知道未來如何處理。

文青移動的歷史軌跡──記「台北城市散步:濃縮文青日」

接近辛亥路,會看到「好氏工作室」,黃威融表示這是過去《shopping design》採訪拍照的常用背景。穿過寬闊的辛亥路,前往泰順街。對黃威融來說,這是連結台大師大非常重要的道路,學生不會走羅斯福路,也不會從和平東路彎新生南路,都會走這一條;泰順街另一頭的高宅,就是楊德昌作品《一一》的場景。

黃威融懷念地說道這裡當初多麼熱鬧,是傳說中的文青咖啡巷,「慕哲」、「永樂座」都從這邊發跡,尤其慕哲當時的活動非常成功,活動結束,一群人就在店門口交流,那是一個文青的輝煌時代;不過因為居民的施壓,這兩家店最後都離開了。現在當地老牌服飾店「Romis」的店址是過去的「多鬆」,旁邊的消防通道還有多鬆提醒大家注意音量的小牌子,顯示多鬆在離開前,曾經努力改善與居民的關係。附近巷弄有許多出租訊息,每間店都小小的,這是 2009 年前後師大夜市的強烈特色,當時報章雜誌不斷報導租金如何攀升、有多少青年在此銷售衣飾,如今已全面消失。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