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恩

在《微物之神》與《幽黯國度》後,讀到了《憂鬱的熱帶》。

關於印度,一個遙遠而埋藏太多神秘的半島,一個我所陌生的階級觀。

人們生而承受階級帶來的價值,安然接受上天加諸於自己身上的卑微或高貴,無怨無懟。一方可坐可臥的地,就能安歇靈魂的躁動,人們專注沉浸在各自的維生手藝中,嘈雜紛亂的長街,熙來攘往的人群凝聚了無數個寧靜宇宙,蔓延整座城鎮。

一個人可以只是個人,只管行走坐臥;也可以是一串符號與象徵。

但活著其實都是為了學習如何生活,無論填飽肚子或餵養靈魂,我想。
──「這些人如此安然切合宇宙,只有靈魂的品質可以解釋。」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reeram Nambiar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