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紀錄/詹叁朗;攝影/黃柏軒
文字編輯/陳夏民

地點:台中新手書店
人物:《台北逃亡地圖》作者祁立峰、《不測之人》作者陳育萱
前言:新手書店的設計採取大片玻璃窗,經過時,會見到幾落讀者立著看書的背影。專注對書負責,透過讀者的態度,旋過身來,發現書店老闆亦是如此。戴著鴨舌帽,笑起來有著熱誠與傻勁的老闆鄭宇庭,十分客氣地讓我們先行入座交談。夜色延伸,店內的聲響彷彿搭配著附近綠光計劃發出的微光,開始暖燃起來了。

成長這件事本身就很懸疑……

陳育萱:「嗨,立峰(先拿出《台北逃亡地圖》),我拜讀完了,特別喜歡這本的裝幀設計跟多線交錯的驅動方式。你是怎麼想到這些時間線的?」

祁立峰:「當初其實沒有這些設計,是我寫到後來才加入幾月幾日的。」

陳育萱:「這點子讓懸疑的劇情變得更有可信度,出現可靠的數字反倒形成劇情迷障,這很有意思。除此,我發現你對台北新店一帶的場景建構是隨著時間軸與社會重大案件,一路俯衝而下的。雖然我曾在台北唸了大學,然而面對你築構出的景觀,依然能收到特異的感受。」

祁立峰:「因為從小就在新店成長啊!新店跟台北市中心差異還是很大的。而這本算是結合青少年以降,對新店的複雜情感與生活切面寫成的。」

陳育萱:「幾乎可以說,每個人的成長基本就是一齣懸疑劇啊!」

祁立峰:「那妳這本小說跟妳成長背景有關嗎?」

陳育萱:「倒是沒有。」

祁立峰:「然而有趣的是,你這本《不測之人》所示現的場景,也同樣是我所陌生的。我問個問題,台灣的遶境活動會有很多觀光客去看嗎?為甚麼我會問這問題,因為我想到一個文化霸權的問題,最近七月中,日本三大祭典之一的祇園祭開跑了,我一堆朋友打卡拍照,不亦樂乎。反過來想,台灣繞境可能不是人人都看過耶,可能更年輕一點的會覺得很俗。PTT 鄉民還發明一個詞叫做『八嗄囧』,看到小流氓就說他是『跳八家將的』,給人貼標籤。這一定有文化霸權啦,觀看台灣遶境的人口根本不能跟日本三大祭典相比,甚至也不可能促進觀光產值。」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