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5 年 8 月 15 日(六)14:00-16:00
地點:瓦當人文書屋 (新竹縣竹東鎮大林路104號)
主講人:駱以軍(作家)
講題:在我不在場的時候
活動網頁:點我進入

 
「我以為時光中我有太多過剩註定浪費的記憶、感情、體會、經歷,但其實我在陌生遙遠之城的旅館,呵呵笑著,像他們的同伴……」
 
駱以軍,台灣中生代最重要的小說家,二〇一〇年以《西夏旅館》獲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首獎,但這遠不是他的高峰,去年他再以《女兒》一書將其虛構技藝推向極致,創造出一大爆炸般的敘事圖景。《小兒子》的出版先是一則文壇趣聞,據說小說家手頭拮据,屢向出版社預支那遲遲未寫成的《女兒》版稅,直到一日再訪,編輯無奈地說:可是能動用的額度早已用完了。答:那我預支《小兒子》好了。
 
《小兒子》竟是這麼生的。有幸的是,作為讀者,二〇一四年我們陸續都等到了這兩本書。如果說《女兒》是小說家那宛如外太空無盡漂流的意識奇航,那麼《小兒子》就是駱以軍於現實日常中的艱辛錨定。他寫與二子的互動,寫收養的三犬鬧出的糗事,有時歡樂、有時嘆息、有時哀傷,他的文字屢屢在深夜臉書上,溫暖眾多的人心。
 
在〈孩子是什麼?──台灣的兒童主題書展〉中,這位「自稱是廢柴老爸的小說家」的書寫,是我們推薦給所有家長的真摯的親子教養寫作書。而不單單如此,《小兒子》某種程度上,亦是駱以軍諸多書寫交纏中的另一重平行宇宙;有些篇章,在重度的詩的讀者眼中,那華美懾人一如那《棄的故事》的遞延。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