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近代文學作品也展現出男女雙方對彼此認知的差異,男性文學作品傾向對女性有過度的幻想與誤解,風花雪月的作品裡頭呈現的是「男人想像中的女人」。這現象揭示男人對「女人」這種生物因長期的他者化造成的認知困難(關於他者化的成因,可參考《厭女》一書),男人以為的女人與實際相去甚遠。近代女性文學卻沒有對男性幻想的成分,呈現務實的描繪,反而對女性自身有更多想法。

男人對女性的認知被片斷化的同時,性慾的指向也因此被各種女性符碼分割、制約,導致男人對迷你裙、紅唇、長腿、長髮等眾多被塑造成代表女性的「符號」產生反應,更甚於女人對男人的一件褲子發情的可能。把性的渴望予以符號化後,「女性符號」片面且破碎。被過多的物件制約,是男性所面臨的困境(如果他們覺得困擾的話)。而兩性間的吸引力,也可藉由操作符號來影響。

絲山秋子描寫的手法

基於上述理解,絲山秋子所描繪的「純友誼」便能合理接受了。《在海上等你》的男主角「小太」,是一名長相普通、工作脫線、隨時滿頭大汗的胖子,簡單來說對女人而言,他所具備的「男人」符碼是薄弱的。女主角「及川」沒有在外貌上多所著墨,但看來工作能力還不錯,算是個心思細膩、堪比男人般能幹的女人,異性緣上並沒有特別吸引人(推測長相一般),和前輩及同事應對得體。公司裡另一個漂亮能幹的女同事吸引了小太(並結婚了),因此及川自然就被分類到還不錯的同事那端。

「同事」是一個安全的距離設定,這個角色本身是中性的(去性別化),既會天天見面、有一定程度的瞭解與默契,但又必須禮貌共事、地位對等,不會輕易跨到「好朋友」那麼近的距離,自然也就離「戀愛」遠了些。內文可以看出雖然兩人相處融洽,對私生活卻不過多干涉。小太請及川在他死後破壞他的電腦硬碟,也是基於信賴他們的距離不會讓及川想打開電腦的緣故(如果是老婆就會忍不住)。或許他們的純友誼,就是建立在異性符碼稀少的情況下,才安穩存在吧。

那麼現實呢?純友誼究竟可不可能,而且不是在像小太和及川那樣既是同事(關係對等、中性化)、又非戀愛對象(一人已有更具吸引力的愛人)的距離下存在?也就是說單身男女有可能純友誼嗎?

我認為,不相信純友誼的人,本身就已經是對異性符碼制約深刻的人,正是因為不相信,所以不可能在他們身上成立。他們的制約反應是立即的、快速的、幾乎直覺的,也沒需要反制約。符號的制約讓我們得以更有機會點燃愛火,想要不燃起愛火的話,只有抽走可燃物(性別符碼)、保持距離,或者當我們意識至此,更加理性地看待關係(擺脫制約)時吧。只是要兩造同時有認知且互不反應的機會非常稀少就是了。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有時性別沒什麼影響,但有時卻又難以忽略:

  1. 不再有女性領導者,領導者就是領導者:《挺身而進》
  2. 理解戀愛的相處訣竅,「好人卡」退散!
  3. 閱讀行為大發現:性別決定你的閱讀品味?!

延伸閱讀:

  1. 在海上等你
  2. 厭女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