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前天參加了文化部辦的出版產業振興諮詢會議。六大計畫洋洋灑灑,從結構面到人才面,從出版業者爭取許久的稅制面到行之有年的數位出版補助,大概凡是想得到的構想差不多都列進去了。連國民旅遊卡買書的點子都出現,可見這一回從本專欄爆出來的出版產值大衰退警訊[1],對主管部門確實有強大的影響。文化部不得不把業者爭取多年的提議都放入計畫中。

這個整合的計畫其實有許多細項針對的是讀書人口、產業體質等結構面的思考,這是特別值得表揚的,而文化部能夠利用這個機會,把壞消息轉化成為對行政院爭取預算的籌碼,也值得誇獎。不過吹毛求疵一下,還是有些意見可以一提。

一、怎樣應對最棘手的產業典範轉移問題,看不到著墨

出版產業的典範轉移,簡單來說就是讀者發現,數位環境解決了許多過去他們只能仰賴紙產品的需求,於是他們離開了紙張,造成紙行業的沒落,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見的出版大衰退最主要的背景。現在如果我們繼續搶救紙張,只是逆勢而為,不可能成功。

從讀者需求的角度看,「出版產業」並未衰退,它化身、分散到數位平台、高科技公司,變成社群、UGC 網站或者是手機平板的應用程式。地圖應用,旅遊指南,食譜分享,寵物問答,健康新知,乃至通俗小說等,全部化身為網路服務。讀者在線上找到更好,更方便,也更便宜的解決方案,紙書想要不衰退未免也太難。

業者應該有一些心力投注在針對舊需求的高科技新方案,而文化部需要做的事情則是重新定義你主管的行業。如果地圖應用也不歸你管,食譜社群也不歸你管,百科網站也不歸你管,很快你的主管行業產值就會像音樂產業一樣,一路下滑到剩下百分之十。

這時候才想起,哎呀,原來演唱會也是音樂產業就太遲了。

這不只是為了你的主管績效,也是為了產業轉型、就業人口、國家競爭力,想想看就在不久前馬總統還以台灣的出版活力為傲,而一轉眼這個產業竟然衰敗若斯。

(確實現在我們一年出版的新書種數,照 ISBN 統計,仍然是四萬多種,但如果真要認真分析,把「舊書重出」的數量分開,就會發現這幾年新書量將會萎縮得非常嚴重。)

紙書因為這五百年來解決掉的需求太複雜(從知識到娛樂,從實用到靈修,從理財到畫畫本……),所以變身之後的模樣必然也千姿百態,難以一體概括。不過如果從內容的角度看,至少「內容產業」這個術語還是頗有涵蓋力的。

出版產業萬變不離其宗,需要用內容滿足讀者需求,而形式則可能千變萬化。這是出版業跟音樂產業不太相同的地方,音樂產業抓一個演唱會和音樂下載就抓住了產業幾乎全部的變化,所有的產值和就業率都在裡面,政策輔導容易施力。

而出版產業需要更有包容力的新定義,如果沒有這樣的重新定義與理解,那麼未來的政策輔導只會把產業越做越小。這是毫無疑義的。我們現在只看著紙書,最多延伸到電子書,絕對是遠遠不足以含括產業轉型的幅員範圍的。

二、如何即時知道產業到底怎麼了,也沒有方案

除了新定義,文化部應該要找到一個能夠即時、動態地發現產業實況的方法。

舊的兩年一次的年鑑調查就不再吐槽了,至今文化部手上沒有任何工具可以知道出版業產值的變動,各公司的存活狀況是賺是賠,產業就業人口是增或減,平均薪資是升或降,整個產業鏈包含外包接案工作者到底有多少人口,讀者閱讀率是成長或衰退,轉移到數位的閱讀行為幅度多大,各公司實現轉型的程度多少,版權銷售狀況,引進狀況,我們對中國大陸的實體書、電子書、版權交易是出超還是入超。

[1] 出版產值大崩壞警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