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出版業一向說出版屬於內容產業,自己是內容業者,但放眼望去,每家公司做的幾乎都是內容代理的生意。不管是翻譯書還是自製書,攤開合約一看,合約有效期五年。五年期滿,書還是不是你的書呢?除非你續約,要不然大部分時候合約結束,書歸作者,權利返還,出版者只會剩下「本書已絕版」的痕跡,紀念自己曾經做過這件事。

紙書時代這種情況不足憂慮,因為一本書絕大部分的銷量會在第一年,甚至新書上市的前三個月就完成。接下來別說五年,差不多兩年後,大部分書就已經在市場上消失。

做一本書,擁有五年的銷售期,對紙書出版業者而言,絕大部分營收都已經收穫完成,五年以後有沒有繼續擁有權利並不是很嚴重的麻煩。而且萬一真是能賣的書,出版社也還是會續約,並不會妨礙生意(大部份授權合約都會註明出版社有優先續約權)。

不過隨著紙書市場開始萎縮,過去這種主流的商業模式開始顯出各種麻煩了:

一、出版社變成研發成本最高的行業,而且手上還沒有財產權

出版社培養編輯,尋訪作者,支付版稅、譯稿費,才能得到內容做出圖書,這些費用都屬內容的研發成本,我們平均算它占定價的 15% 就好(這絕對是低估的數字),15% 已經是大部份製造業不可能支出的研發成本,而這還不是出版業的研發比例。

出版社的實收入通常以五折計算,五折以上部分是通路的毛利(各大盤、中盤、物流、書店等),五折以下才是真實收入,所以占定價 15% 的成本,實際上占營收是 30%。

用三成營收開發內容,而沒有拿到完整的財產權,只拿到五年的銷售期,過期則作廢。這才是出版業目前真實的商業模式。我們恐怕從未看過研發成本高達全年營收 30% 的公司,卻無法擁有所研發產品的完整所有權,這種古怪的經營型態了。

(別誤會,我的意思不是說出版社給作者的太多,不是這個意思,今天會形成這樣的版稅行情,是市場供需使然,是市場雙方在互相折衝之中達到的平衡。我不認為這個平衡不合理,我認為的是,出版社應該真正開始從內容業者的角度思考問題。)

二、合約到期之後的長尾市場現在越來越可以經營,但你手上沒銷售權

不管是 POD 按需印刷技術或正在生的電書市場,或者許多人熱切期盼的「一源多用」商業模式,這種市場正在興起之中,它們可以讓過去在紙書時代必須絕版的書,重新獲得(哪怕是些微的)商機。

這種長尾市場過去無法用紙書經營,因為再版成本、庫存管理成本遠超過銷售利潤,而 POD 按需印刷技術和電子書解決了這些問題,理論上大家應該把所有絕版書通通轉成 POD 或電子書持續供應市場才對,但現實是我們回頭一看,那些書大部分合約都到期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