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西藏生物調查影響(TBIS)是一個民間發起的調查團隊,2010 年成立,希望用影像的力量保護西藏生物(To protect the biodiversity of Tibetan)。創始人羅浩日前也來台分享,他多年來在鏡頭下看到的微觀世界,而這也是他保護珍愛生物最實際的行動!

羅浩說,這個調查工作已經做了六年,今年 51 歲的他,預計還能再做個十年。整個計畫的調查的就是喜瑪拉雅山脈,包括青藏高原、雅魯藏布大峽谷、岡仁波齊等等。目前他們已經做完了北峰,之後希望能到南邊,越過中國,直達南峰的不丹、尼泊爾與巴基斯坦。

去年團隊到藏傳佛教、苯教、印度教的聖地岡仁波齊調查,這個地方的海拔「不高」,大約 5,000 公尺左右。岡仁波齊是三大宗教的聖地,有些印度教徒也會到此地朝聖。不過,印度人到此處很麻煩,辦證平均要辦個五到十年。岡仁波齊旁邊的瑪旁雍錯也有神湖之稱,寶藍色的湖面相當壯闊。他回憶道,有次出去考察,明明天色很好,也知道方位,但就在瑪旁雍錯旁的草原迷路,完全找不到公路。

用影像捕捉珍貴野生動物身影

「但很意外的,在草皮上找到一群野生的藏野驢」,真是意外的收穫。

隨著這個計畫,產出了許多珍貴的野生動物圖片,例如雪雉與紅斑羚。

羅浩說,雪雉是不丹的國雞,平時只有在冬天出現。為了拍這隻雉,整個隊伍在零下的環境整整蹲守了三天,不能生火、也不能說話。這隻雪雉是公的,在動物世界中,公的比母的漂亮。

雪雉

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找到了紅斑羚。一般的綿羊隨處可見,但紅色的卻特別稀少,只有在西藏的大峽谷才看得到。紅斑羚為了避開天敵(熊、豹等),基本上都生活在險峻的懸壁上,因此特別難找。

紅斑羚

羅浩的隊伍也紀錄著物種的遷移。他們曾在雅魯藏布江的峽口看到一隻「應該只出現在印度」的貓,也看過某地的特有種出現在其他處。「我們希望用影像紀錄物種遷徙的痕跡。」

困難重重,卻一路堅持

調查也不是每次都一帆風順,例如他們前往巴松措的水底調查,最後就敗興而歸。巴松措地區已有大量研究,特別是日本的專家已將每一座山峰的高度都記錄下來,然而,其水底生態還有待開挖。羅浩的隊伍在 2012 年請了水下生態專家進行調查,也找來專門攝影師,但很可惜地,只拍到兩三種魚。「可能是冬天,也可能是物種都沈到底下了。」

攀爬中的隊伍

調查的困難與危險,自然也不在話下。有一次羅浩因臨時有事,無法入山,因此委託同隊的小姑娘炎炎(音譯)帶隊。炎炎才 20 幾歲,帶著 13 個大男人在山裡整整蹲點一個多月。羅浩說當隊伍結束任務下山時,他一見到炎炎就想要給她個熱烈的擁抱;但炎炎的頭髮因為很久沒洗,像藏氂牛的毛髮一樣澎得亂七八糟、四處亂翹,加上累積多日的汗味,讓羅浩「望之卻步」。

在野外調查,最重要的就是安全。還有一次羅浩的隊伍到墨脫調查,墨脫是中國最後一個通車的縣,有許多原始森林。那裡有種可怕的皮蟲,一旦接觸到,若沒有馬上清掉,重則會死,輕則會留下難看的疤痕。為了調查,羅浩的隊伍必須到深入森林,那時大家都全神戒備。前陣子雲南有位植物學家到野外勘查,被毒蛇咬一口,至今還在加護病房。

深入西藏各地的隊伍

不過,儘管困難重重,羅浩的隊伍仍一直堅持。「我們有獵奇的心態,這非常重要。」

雖然很多的動物在拉薩就有,但更多的珍貴物種卻只出現在高海拔地區,若不上去一瞧,根本無法見識。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