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還記得在莫斯科讀書時,我時常要搭公車去上課,有時是路上還空無一人的清晨,有時則是街上落車馬稀的冬夜,不過彷彿設定好了自動駕駛一般,公車司機只要到站必定停車,不論有沒有乘客招手,而且還會在站前等待個幾十秒,初來乍到,心中除了不耐久候,還「暗笑他們的迂」……畢竟在部分國人的觀念裡,紅燈時若四下無人(特別是沒有警察或照相機),根本也就可以不用管他,遑論鄉下地方的交通號誌更只是參考用的!

公車司機在交通上的守法觀念,一般的駕駛也同樣具備,落實在大街小巷。

紅燈停,綠燈行當然是基本的,走在路上基本上毋需擔心有闖紅燈的問題。而且,自從夜間的禁酒令出台以後,酒駕事件更是大幅減少,相當讓人安心。但是除遵守交通法規之外,我還發現一點,就是俄國人在交通上的「騎士精神」。

對中古歐洲的騎士來說,濟弱扶傾是他們的 DNA,強大的勢力是他們挑戰的目標,弱小的人士則是他們協助的對象。

那麼在路上呢?較量誰的馬力強,比賽車的性能好,端的是誰也不服誰。不過,弱勢的行人卻不是他們霸凌的對象,就算沒有紅綠燈,任何車輛也永遠都在人行道前十五公尺,就開始放慢速度以免驚擾行人!尤有甚者,還有一次我目睹一個行人違規穿越馬路,居然也有車輛比照這樣的行車潛規則,還緊急煞車讓他過去,若是在臺灣發生這樣的事,只對他按喇叭算是客氣,問候他祖宗十八代也只是剛好吧!

上個月在海參崴的人行道旁,看到車水馬龍我遲疑了,此時幾個俄國人莞爾地邊過馬路邊對著我說:「還杵在這裡等什麼啊?」我也覺得好笑了起來,對著他們回報我的微笑:畢竟我在俄國,還擔心過馬路車輛不禮讓嗎?人家可是大馬路上的羅賓漢呢!

如果有人要我回憶在俄國最印象深刻的事是什麼?我想我一定會提到這對行人有禮貌的馬路,以及永遠停下來等候乘客的公車司機們。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從集權到民主
  2. 民主的困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