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推,是推理,談推理小說漫畫影集電影,談名探詭計類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銀子浸淫閱讀樂趣,花時間享受故事魅力。冬陽,推理評論人,現為社團法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熱愛推理小說,並大量撰寫中譯推理小說導讀、評論與推薦。

推理小說發展早期,以英美為主的西方創作者多著重在經驗、邏輯、科學的理性基礎上安排故事情節,甚至明列「小說裡不得出現中國人」的誡律,只因當時的人認為這些鳳眼長辮黃皮膚的奇特人種擁有無法以常理解釋的奇術異能,就跟使用一種全新到檢驗不出的毒藥殺人一樣犯規。怪奇的傳說神靈就更不用說了,頂多像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那樣用作氣氛營造,或像阿嘉莎‧克莉絲蒂、范達因(S.S. van Dine)援用知名童謠來附會殺人而已。解謎推理小說無論在詭計的設計或解答的手法上,皆應恪守前述的理性原則,否則便失去其核心本質。

然而,在日本作家京極夏彥的腦袋裡,卻能大膽地融入乍看無法嵌進推理小說的妖怪素材,甚至大剌剌地寫在書名:姑獲鳥之夏、狂骨之夢、魍魎之匣、鐵鼠之檻、絡新婦之理、塗佛之宴等,全都因為以「日本妖怪繪師水木茂弟子」自稱的他熟知這些妖怪的典籍來歷、清楚這些妖怪成形的傳聞背景,順勢與小說所設定二次大戰後民情浮動、百廢待興的日本社會相結合,這些妖怪才有了依附,陰陽師偵探中禪寺秋彥才得以作法除魔──妖怪的生成與滅除都屬同一個根源,那就是「人心」。

深信「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思議之事」的偵探,才能以清靜明智之心,面對懷胎二十個月仍未產子、重傷少女在盒狀建築物消失等不合理的案件與隨之衍生的妖怪流言,並讓在類似文化底蘊下成長的台灣讀者深感共鳴,體會獨特的推理閱讀趣味。

最後照例發表推坑宣言:要是厭倦了眼球斷指這類應景甜食、下巴長得老長的死神面具加砍不了東西的長柄鐮刀,不如拿些零用錢買幾本中禪寺偵探活躍其中的妖怪推理一讀,也許還可以幫忙將台灣的經濟成長率推到整數 1 喔。

冬陽一直推,咱們邊準備萬聖節的南瓜與各種嚇人惡趣味邊繼續推落去~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akashi Hososhima

作家專欄-冬陽

有妖有怪還能是理性推理嗎?:

  1. 《姑獲鳥之夏》讀到人心深處的幽微
  2. 日本妖怪文學始祖:《小泉八雲怪談》
  3. 突破自縛之牢:《鐵鼠之檻》

延伸閱讀:

  1. 萬聖節派對
  2. 京極夏彥作品電子版全系列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