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背包〉

從小到大
看見你身上有個沉重的背包
對過去怨恨遺憾
放不下 讓它重重的壓在身上
你的 我們的
生活充滿著擠壓

但你知道嗎 我不想這樣
但你知道嗎 我想要逃跑

不知不覺
我背著你的背包
也背著家的經濟負擔
放不下 讓它重重的壓在身上
你的 我們的
生活充滿著擠壓

但你知道嗎 我不想這樣
但你知道嗎 我想要逃跑

這不是我們要的 這不是誰的選擇
這是社會缺了 讓每個人都不被擠壓的可能

現在 我多想放下這背包

我們圍在白板前,一起唱著「但你知道嗎?我不想這樣。但你知道嗎?我想要逃跑⋯⋯」的時候,我的雞皮疙瘩掉了滿地,儘管努力不要掉下淚來,內心的淚水卻早已泛濫成河。

我為這一群勇敢說自己的精障者感到驕傲,也為他們艱辛活著的每一天感到不捨。或許我們每個人的身上也都背著「背包」,只是裡面裝的東西不一樣。智穎和精障者的背包比我們沉重,卻在沉重當中,更容易感覺到力量。

帶精障者唱歌,除了感受和理解那些很沉重的故事,其實也有許多可愛的時刻。他們總是熱烈地唱著、說著,從不冷場的氛圍,充滿了樂趣。

相對於其他群體,他們很少被「自己不是學音樂的」的框架給侷限。總是用最洪亮的聲音開口唱歌,只要有機會拿麥克風,人人都搶著要拿,唱到停不下來,還會互相吵架。

我們常常在團體的最後,邀請大家一人一句話、分享自己的感覺,就會有人開始唱起耳熟能詳的歌曲,「蝸牛背著重重的殼啊、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其他人也會立刻唱和起來,儼然變成充滿趣味的大合唱。他們的世界是如此自由,什麼音符樂理都拋諸腦後,這是真正由「人」所發出的音樂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