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偏離平均值的愛情故事

病榻中,最大的支持力量是來自患有亞斯伯格症的丈夫。之所以強調這病症,是因為陳倩如竟也在婚後多年才發現丈夫的「怪怪的」根源所在。

在美國唸書時,他倆才約會一週,當時還是男友的丈夫就向她求婚,理由是「如果喜歡的話,第一次看到就會喜歡了」。依著這理所當然的邏輯,直到第三個月,天天為陳倩如做飯的丈夫發出最後通牒,如果不答應求婚,那就不再繼續這種交往,「考慮三個月還不要,那就表示不喜歡」;陳倩如被嚇到,加上三個月的密切相處,情急下就答應了求婚。

婚後,兩人磨合的好戲才上演。

流產時,丈夫特地上網找了食譜,做麻油雞為陳倩如補身體,然後他就上樓看喜劇電影,笑得一塌糊塗,「我難過得很,這流產的小孩應該也是他的吧?」陳倩如在家裡不慎從二樓摔到樓下,丈夫不僅沒扶他,還罵她、不准她再踏上二樓;在公司受一肚子氣後回家,丈夫顧左右而言他,不太願意聆聽陳倩如的苦水,只問她:「想吃啥?」

直到後來知道丈夫的怪怪行徑與獨特思考邏輯是因為亞斯伯格症,陳倩如這才釋懷,也深刻體會到兩人的情感,不是絕對美好,而是相對穩定地存在,「轟轟烈烈的愛情,林黛玉似的香消玉殞,只存在於二十歲的年輕想像,走過了,就不會再有那種期待。」

生命力比想像中更強韌

陳倩如的身心症在三年前治癒,不過代價不小。

過去人人稱羨的口才流利、思慮敏捷、皮膚細緻、嬌小玲瓏的身材,因服藥之故,如今思考慢、說話鈍、身材走樣,她毫不遮掩形容自己「又醜又笨又沒自信」。然而,她也發現自己的小命並沒有那麼脆弱,病癒後,決定把病痛折磨的過程轉化為文字,加上之前為時尚雜誌撰寫的專欄文章,《貓先生有九條命》就這樣面世。

約訪之前,我們還一度擔心她是否會拒絕入鏡?對於訪問,也多所考量,就怕這位一路被冠以「天才兒童」才女有雷區。畢竟寫作揭露自己是一回事,但被採訪又是另一回事。

事後證明:我們多慮了。

當陳倩如出現時,她頂著淡綠色的眼妝與時尚裝扮,渾身仍充滿美的元素,大方入鏡,「我還是很愛逛街買衣服!」陳倩如已離開投身二十多年的廣告圈,轉向音樂創作,希望成為一名音樂人。

年輕歲月,走過了無數的國家與城市,在廣告業的最後八年落腳上海,如今告別了廣告業,也暫別上海的緊湊生活。

對陳倩如來說,臺北的視野發展雖不及上海,但巷弄間的人文風景,卻有成熟都市的美感,「台北到處都是『禪』,隨時有讓人『禪』下來的寧靜空間。」這份回到老家的溫暖,一如她在新書〈序言〉裡最後為夫妻兩人的感情下了這樣的註腳:是「最初的愛,也是最後的愛」。

延伸閱讀:

《貓先生有九條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