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陳栢青

陳栢青

思考如林間松鼠跳躍,以輕快活發的作品魅力,融合動漫、電玩等大眾次文化與文學想像。

這下好了,對希區考克而言,那並非「自己的身上有別人」,而是「別人的身上有自己」,法國的希區考克勝過美國希區考克,且這個不是自己的自己可能比自己更好。這是否也是一種恐怖?電影《驚悚大師:希區考克》的尾聲便結束在,希區考克拍完電影《驚魂記》後如何發揮神妙的宣傳技術,他幾乎是行銷達人,例如要戲院在電影開演後後立刻堵上大門再不讓人進,或不停告誡觀眾:「不要把結局告訴別人。他只有親自領受才知道恐怖所在」,越不知道就越想知道,越想被嚇,就真的會被嚇。恐怖總是自己迎來的。同樣是《驚魂記》電影宣傳,在《驚悚大師希區考克:重返驚魂記》裡也記述了電影這些橋段,不同的是,該書提示讀者,這一切手段,希區考克其實都模仿自克魯佐電影《惡魔般的女人》的宣傳手法。也就是說,那個別人裡有自己,他在別人裡看見自己。而他自己模仿了自己,又自己戰勝自己。以此完成他自己。

原來如此,在自己裡有別人,這是一種恐怖,但別人裡還有別人,而別人裡也存在著自己,這又算什麼呢?是恐怖的恐怖嘛?如果讓恐怖都覺得恐怖了,那它是否會低頭,負負得正相抵消,也就不恐怖了呢?我不知道。我也還在努力尋找,繼續怕,繼續發現自己,繼續感受別人,因此慢慢變成大人,還在大。但願有一天,我在別人那裏獲得一點善意,並且驚呼,喔,原來我在那裡。那該多好,像是祝福。

作家專欄-陳柏青

延伸閱讀:

  1. 恐怖極短篇
  2. 驚魂記
  3. 驚悚大師希區考克:重返驚魂記
  4. 忌館──恐怖小說家的棲息之處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