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過的那本經典名著】廖彥博:原來小時候經典就告訴我,我並不孤獨⋯⋯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David Goehring

【我讀過的那本經典名著】廖彥博:原來小時候經典就告訴我,我並不孤獨⋯⋯

你的第一本經典,也許是眾多小篇故事集結的《格林童話》、大人強塞進你手中要你背誦的《論語》、《唐詩三百首》,又或者是兒童版的《西遊記》、《三國演義》,它們伴你度過了一段童年歲月,並且勾引出你對世界的想像力與理解。

只是長大後,隨著生命層次的提升,個人成長環境、遭遇處境的不同,你有時會忍不住質疑起生命的意義,心中的迷惘與困惑又有誰能解答。

經典,就像是夜空中的群星,獨自地放著光明,等待著迷失方向的旅人抬頭仰望,再從這片星空中找到再次前行的方向。

但如果依然在星空中感到迷惘呢?那也別緊張,不如先坐下來聽聽幾位旅人們的心聲,究竟在這片星空中發現了什麼、得到了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們繼續一段又一段的奇航,或許你也將從中獲得踏出第一步的勇氣與動力。

答題者:廖彥博(歷史作家,著有《決勝看八年》、《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與白先勇合著)等書)

Q:為什麼要讀經典?

對我來說,所謂「經典」,是人類文明、思想、情感、智慧濃度最高的結晶。經典是最美麗的文字、最純粹的思想、最熾烈的情感、最強大的智慧。能夠閱讀經典,是一件幸福的事。個人的見識和生活範圍,其實相當有限;透過經典,我們可以一探人類集體記憶經驗裡最高(或最低)、最光明(或最黑暗)的境地。

Q:閱讀的第一部經典是?是在什麼情況下閱讀的?

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正在閱讀一本經典」這件事,要分兩個階段來說。童年時初讀兒童圖文版《論語》,「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這是子夏安慰司馬牛(子牛)的話。司馬牛的哥哥是宋國大夫,他犯上作亂,參與政變,失敗之後全家流亡,司馬牛與他斷絕關係,逃到魯國,拜孔子為師。但是思及過往,他還是不免黯然神傷,哀嘆說:別人都有兄弟,為什麼只有我孤零一人(人皆有兄弟,我獨亡)!子夏安慰他:「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兒童時期自以為明白這番道理,其實並不真能體會。直到成年以後,迭遭變故,手足傷我最深,兩肋插刀的都非家人,這時重新想起「人皆有兄弟,我獨亡!」和「君子何患無兄弟也」這兩句話來,頓時明白經典具有超越時光的力量。原來,我並不孤獨。

Q:有哪一部經典,是想重讀一回的?

是高中二年級的寒假,從學校寒假輔導課放學,搭二五二路公車到台北車站,在重慶南路書店街買的志文版《百年孤寂》。買書的那天先在書店盤腿看了兩個多小時,從一開始老邦迪亞帶著未來的邦迪亞上校去看吉普賽人展示的冰塊開始,為小說裡的畫面所深深著迷,忘記了旁邊來來往往人們的走動、談話、蔥油餅小販的叫賣和油煙。之後我曾經多次重讀《百年孤寂》,可是再也沒有那種「魔幻」的感覺。

我懷念而想要重讀的也許不只是《百年孤寂》這部小說本身,也許還有那個帶著奇異光暈的下午,和少年記憶裡難以追尋的一道藏身裂隙。

Q:推薦年輕人閱讀哪一部經典?

《百年孤寂》裡,馬康多這家人一百年的興衰起落,有最幽微的欲望,也有最悲涼的殞落和失敗。這部小說,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即使在特效支援的情況下,也很難改編成視覺影像作品,呈現出最細微、最宏闊的人性,所以一定要親自閱讀,親自領略人性最偉大、最卑微的境地。

◎ 立刻前往《群星文庫》經典名著紙本套書 ►►►
(內含《失去影子的人》、《噢!父親》、《山月記》、《深淵居民》,共四本)

◎這輩子必讀的經典,和從未看過卻一直假裝看過的經典,竟然是同一本?!
【我讀過的那本經典名著】經典問答結果出爐 ►►►

◎ 關於經典,他們說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