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我們最有價值的──與插畫家小子對談(二)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我們最有價值的──與設計師小子對談(二)

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我們最有價值的──與插畫家小子對談(二)

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我們最有價值的──與插畫家小子對談(二)

所以這樣講起來,會不會是台灣人的心理狀態是覺得沒有天亮,或者「沒有天亮」是一個正常的時間點。有一陣子我做拼貼也是,只要黑底我都覺得很好做,直接把時間設定調到晚上,一旦在晚上,動作就不能太大,或是不能到太遠的地方,必須做一些晚上可以從事的東西,或者不敢白天做的事情。這種黑夜的感覺是某方面潛藏在心裡的狀態。

就像電子花車或什麼,必須在晚上才會有效果,也才能製造出那個娛樂,野台的螢光也是如此。而且某些場合也是台灣的特色,比如說夜市,它的拼湊性與臨時性,還有無法被被管理、三不管地帶的特質。比如說椅子、擺攤的方式、營業的方式,組合甚至管理等,都比較難,也很難想像它可以被管理,可能一管理這個夜市就做不起來了。之前荒木經惟來台灣,媒體問它對台北的印象,它有提到一點,男女朋友站著的時候可以貼很緊,第二個印象就是說,哇,那麼多人在吃路邊攤,就是說我們可以接受在大氣之下做一個很私密的靜止動作。

這讓我想到,會讓我去注意台灣街頭的一個起因,是以前我們在唸書時,老師有帶一位日本設計師來,那位日本設計師來台灣,第一個不是去看誠品,而是檳榔西施。可是我們當時都覺得檳榔西施超 low 的。而且那位設計師做的東西也很高尚。那時候的檳榔攤流行把霓虹燈管做成一條一條的,他說這個很厲害很酷。這對我來說是蠻震撼的一件事,本來預期日本人一定要去誠品麻,然後去華山、美術館、故宮這些地方,但他第一個想看的是檳榔西施。那時我就想,我們是不是搞錯某件事情,我們認為自己最能輸出到國外的是誠品、故宮,是那些超級佼佼者的東西,但實際上似乎不是如此,難道是我們想錯了嗎?後來我自己出國去玩的時候才發覺,我去日本時,就很不喜歡去到處都能聽到中文的地方,比如京都、東京等地,我朋友帶我去一個全部都是日本人的地方,吃串燒跟大阪燒,整個裝潢就很像我們在時代劇看到那種,很老;我去中國的話,也不會去那些發展過後的地方,都跑去老胡同。

還有一件事我覺得可以討論,現在都會講要選出最美麗的書,我覺得這有問題,以前人不會用最美麗去形容,什麼中國最美麗的書、世界最美麗的書,因為這變成像是在選美,會讓價值變得在表象而不是內在。很多的美學是反美的,才可能讓觀者找到一個定位。但現在什麼東西都用「最美的」形容,蠻有問題的,就像我們不會用這樣的詞來形容文學跟電影,不會說最美的文學或者最美的電影。可是在現在,大家好像都用這個想法去框限設計師。所以我覺得如果談到美醜,這樣的說法是很有問題的。

那不是很有趣嘛?因為美這個東西其實都是世俗教化的結果,例如什麼對原住民來說算是美?肉很香、血的顏色、因為懂得燒火,所以喜歡碳黑色,因此很多原住民的作品都是紅色或黑色去拼。所以美就是教化出來的結果。我覺得要先把所有認為醜的都先摒除掉,不能讓既定的觀念去影響判斷,一旦認為它是醜的,我們就沒辦法去運用那些東西。可是為什麼大家會認為是美的或是醜的,這都源自於從小所受教育的影響。其實任何東西都沒有美醜的定義。所以內心要深刻的認為無關美醜,而去接觸那個元素。

所以設計的資源可以分三塊來談,第一塊是歐美,然後日本,然後台灣,我覺得要做台灣的最難,主要因為資源少,加上政治環境的關係,語言被轉換掉,有些需要語言表達的東西就會被隱藏在其他東西裡。

其實我覺得台灣的視覺資源不會少,只是也正在減少中,所以我會這麼努力參加社會運動就是這樣子。我想要保存這些東西,也許在十年、二十年後,我們才會發現這是台灣最大的武器,而不是我們去模仿國外的那些東西。那些我們覺得早該拆掉的,才是我們最有價值的。

後記

「台」,既感性又扭曲,有酸甜甘苦的「底層」滋味。

在台灣的設計領域中,「俚俗」是個地雷禁區,如何面對及轉換這些內容,多少決定了設計走向。在這點上,小子選擇直接面對,用攻擊來防守。

大阪的「俗」可以跟京都的「雅」互相 PK 與襯托。紐約的嘻哈音樂造就塗鴉精神,而台灣的風土內蘊到底是什麼……這個課題沒有標準答案。某種程度我們是瞎子,透用國外報導、作家、雜誌、電影、漫畫家……來當成自己的眼睛,我們常希望在他們眼中是「討人喜歡」的,所以不自覺地扮演出討好角色;但我們又想「做自己」,這就是「矯飾」,小子就是用這種風格來創作,宛如台客的復仇,回到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眼睛觀看。

台灣唱片業發達時,唱片設計豐富多元,解嚴後的創作歌手做出「台客搖滾」的鮮明風格,而客語、原住民語、台語……都有不同的情感,不同的生活畫面,生活不需解釋,它就是那個樣子。把渾沌單純化,再回到渾沌,就會找到新的力量。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

延伸閱讀:

從《暴民画報:島國青年俱樂部(附隨身好讀文字版)》感受黃子欽的視覺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