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武俠小說發展至今,看似沈寂,但其實正以另一型態崛起,重現於書市江湖,那就是年輕族群喜愛的玄幻武俠小說。

玄幻武俠的寫作者與讀者群都年輕,思惟從漫畫,電玩遊戲延伸出來,在無邊無際的想像中獲得滿足。這些作品多數在網路上連載,部分集結成書也很受歡迎,帶來新的武俠熱潮。

若放在武俠小說系譜裡,玄幻武俠較接近還珠樓主那一端。有此一說:還珠樓主寫「仙俠」,金庸繼承「俠」的部分,現在的玄幻武俠則發展「仙」的部分。但玄幻武俠的養分靈感並不來自還珠樓主。莫說還珠樓主等早期武俠小說已少有人讀,資深武俠讀者主要讀的是金庸、古龍、梁羽生,而且還珠樓主的仙俠小說或多神怪,玄的程度相對於今還算小巫見大巫。

不過新生代武俠作家,即使遵循傳統路線,或許成長在奇幻成風見怪不怪的閱讀世界裡,引進奇幻元素,視為平常。鄭丰(陳宇慧)《靈劍》、盛顏《三京畫本》都是。

鄭丰走金庸路線,卻在《靈劍》裡以神通異能為主軸。《靈劍》是《天觀雙俠》前傳,寫作時間較早但出版較後。本書的奇幻主要表現在段獨聖與凌霄這兩位黑白道代表人物身上。

段獨聖是邪教「聖火神教」教主,利用天生具有的靈能、咒術等神通,以及似是而非的教義與毒術,野心勃勃,意圖宰制天下。後來發現有個孩童,靈能超卓,遠超過他,於是他透過法力咒術,將孩童的靈能占為己有,並以囚禁、刑罰、烙印等殘酷手段,一方面控制孩童的身心,另一方面保護孩童的生命,以免影響靈能運作。這孩童便是小說主角凌霄。凌霄後來領導武林正派對抗聖火神教。

靈劍》是鄭丰唯一帶有玄幻成分的作品,但小說所涉及的法術並不誇張,有些是佛教的神通,如天眼通、他心通等。依鄭丰說法,加入玄幻因素,完全是故事需要。「當正常態的敘述方式已經不足以勾連故事人物、推動情節發展時,就很自然地就加入了關於巫術、祕儀、陣法等的描寫。」這些神通法術尚在一般理解範圍之內,偏偏出現一大敗筆,就是這段:「凌霄伸手在空中一抓,一柄長劍憑空變出……」

憑空變出一把劍是怎麼回事?孫悟空變出金箍棒,在《西遊記》裡合情合理,那是因為唐三藏西天取經的故事建立在魔幻之中,仙佛妖魔各施神通,本屬常事。但在以寫實為主調的小說裡,憑空變出一把劍是如何也說不過去的,何況憑空得劍對劇情作用不大,不須如此設計,這神來一筆遂成敗筆。

另外這一段:段獨聖抽出一把金色長劍,手一抖,金劍劍身燃燒起來,成為一柄焰舌亂吐的火劍。也是一樣。要嘛整部作品寫成《封神榜》,一把劍加上金木水火土等任何特效,都沒問題,但如果只是像鄭丰所說,《靈劍》是應故事需要而加入一些玄幻因素,就該有所取捨,過了頭的怪力亂神,不要寫。

不過鄭丰說得很對:「武功寫到誇張處,也一般是不真實,接近玄奇的。」的確,有些武俠小說作家寫到後來走火入魔,武功神奇到玄幻地步,與奇幻小說無異。因此,有些老派武俠讀者聽到新武俠玄幻風格輒嗤之以鼻,殊不知兩者界線早已模糊。

年輕的創作者與閱讀者,任想像力天馬行空奔馳。頗受矚目的《三京畫本》也有不可思議的法力、巫術、法陣。因此俠客要稱霸天下,除了武功要力壓群雄,武術還要能對抗法術,需要比過去俠士更深的功力。

現在幻想小說(科幻、奇幻、魔幻、玄幻)居於主流,武俠小說也不免混搭成風。不過,武俠小說加上玄幻成分,與玄幻小說加上武俠元素,又不太一樣。前者可能是現在武俠小說的新方向,寫得好,可能寫出有別於金、古、梁的風格,走出自己的路。當然這不是唯一的路。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鄭丰與盛顏談武論俠:

  1. 武俠的丰盛時代──鄭丰、盛顏談武俠小說
  2. 【影音專訪】鄭丰:當然要讀武俠呀!──這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
  3. 「意思到了,就無謂再多說。我以為武俠就是這樣的。」──訪《三京畫本》作者盛顏
果子離群索書

延伸閱讀:

  1. 鄭丰武俠作品【電子版】全集
  2. 盛顏武俠作品【電子版】全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