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新年快樂!」跨年時我祝福一起值班的俄國同事們。
「今年是猴年對吧!」有一個比較年輕的俄國同事展現自己的豐富常識。
「還沒喔!現在還是羊年,」我回答她。
「你們的新年是什麼時候呀?」其中一位俄國同事問我,別的同事也紛紛報以好奇眼光。
「二月七日是羊年的除夕夜!所以二月八日一般認為是猴年的開始。不過事實上二十四節氣的『立春』也就是今年的二月四日,就是猴年囉!」我回答大家。
「為什麼是那天呢?」有人打破砂鍋問到底。
「因為華人傳統以農曆計年,就像妳們在革命以前用俄曆(儒略曆)一樣,」我還追加一句,「只是儒略曆固定比現行的西曆晚十三天,而我們的農曆則不一定。」
「可以多告訴我們一些十二生肖的故事嗎?」大家意猶未盡。

於是我從十二生肖的順序開始講起,當然還把貓咪與老鼠怎麼從一對好朋友,卻因為競爭生肖排名第一的寶座,老鼠把貓咪推落河中而反目成仇,且導致沒有貓年的故事,源源本本以俄文「和盤托出」。

從這些俄國人的表情,我才知道原來中國的十二生肖在俄國不只是一種流行,或是單純被東方的神祕而吸引,生肖根本已經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生肖。

約莫自 2015 年 11 月起,俄國的商場就出現許許多多跟猴子有關的商品,猴子玩偶、猴子月曆、猴子茶杯、猴子磁鐵,舉凡想像得到的猴子商品應有盡有,甚至還把俄國強人總統普京與耶誕以及猴年相結合,推出了一款普京戴著耶誕帽抱著一隻小猴子的擺飾。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要是要看生肖運勢的!

如果以為他們只是買些與猴子有關的商品,那可就小看俄國人對生肖的熱衷與在乎了!走一趟書局或是超市大賣場,反正只要是有賣印刷品的地方,就必定找得到生肖相關書籍或雜誌,而且鉅細靡遺分析猴年對每個生肖的運勢影響。

生肖通常俄文翻譯成「東方星象」,或者簡單明瞭地在書封印上一隻猴子寫著「猴年」,只要看到這樣的商品,顧客連翻都不必翻,就知道如果想知道自己猴年旺不旺,或者正在為某些事情而徬徨傷神的話,那麼花點小錢,通常是五十盧布左右(一美元約折合七十八盧布),也許就有個方向了。

「幸運物是獅子」「幸運色是紅色」「最旺的月份是七月」「如果羊年不太順心,那麼猴年必能一掃頹風」,這本雜誌開宗明義地告訴讀者猴年的開運祕方,然後再依據每個不同的生肖,「在今年,肖牛者必有貴人……」

為免有的俄國讀者搞錯自己生肖,西元年分與生肖對照表當然不可少,此外有鑑於肖猴者今年犯太歲,因此也特別叮囑這些人要特別注意哪些生肖,「牛、虎、羊、狗」要避開,「兔、龍、蛇、雞」是貴人,這些資訊相較於星座,簡直顯現出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

「生肖之歷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另一本生肖專刊,則將之命名為「古中國帝王占卜學」,並聲稱今年猴年,是一甲子年以來難遇的順遂,然後把每個日子的「宜與忌」詳列出來,儼然就是一本俄文版的農民曆。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要是要看生肖運勢的!

看到琳瑯滿目的生肖學,而且又寫得活靈活現,讓我也忍不住買了五本,沒錯五本。然後與俄國同事分享,順便開玩笑決定明天要不要因為「不宜決定大事」,就索性不要上班算了。

其實俄國人一直都是很迷信的民族,從果戈里早期的小說《狄坎卡近鄉夜話》中可以看得出來,當時不論地主或是農民,雖然信仰了基督教,但是卻仍然對一些頭長犄角的撒旦啦、騎著掃帚的妖怪啦,畏懼異常,儘管共產黨長期以來要破除迷信,但是依然根深蒂固。

特別是最近的俄羅斯,由於盧布「跌跌不休」,更造成了許多民眾心中的不安全感,這種時候,寄望於古老的生肖運勢,能讓心中的踏實感增加,對於許多俄國人來說,寧可信其有,而且也常常照著這些生肖書籍去下決定。「猴年以五行來說『屬金』,因此色尚白,宜守不宜進。」──在媒體上,甚至還能聽到生肖學家安德烈‧多篤科夫如此分析呢!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安娜‧卡列尼娜(套書)
  2. 戰爭與和平

果戈里的《死靈魂》是部奇妙糾結的傑作:►►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