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說到這,楊子葆又舉了個例子:有次義大利駐法大使邀請他到家裡作客,餐前喝了不少酒,包括香檳,後來嚐到了鴨肉這道菜時,楊子葆又回頭喝香檳,結果七十歲的老管家低聲對他說:「楊大使,您現在還會回頭找十四歲的女朋友嗎?」

當年四十多歲的他,知道管家不帶髒字地罵人,讓他非常囧,也知道失禮了,「香檳一開始喝很好喝,但吃過鴨肉、又喝了很多酒,現在回頭喝香檳,味道不會好。我不但破壞酒、也破壞食物。」

這是個聽來好笑的例子,若不了解法國人的文化與態度,身在台灣的我們,也許不免會狐疑:「有這麼嚴重嗎?」

楊子葆說,對法國人來講,飲食與哲學、思想、文學、藝術是一樣的,思想家有志改變世界,法國廚師所希冀的,也不只是滿足顧客兩小時之內的味蕾,而是希望一頓美食可以讓人對生命有不同的思考。

只有法國人才把飲食看得如此重要?

但是,如果以為只有法國人才會把飲食端放得如此高尚,可能就太小看我們自己了。

楊子葆在《喫東西集》的序言裡提到孔子的「不食」之論:「食不厭精,燴不厭細。食饐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

兩千多年前的孔子對飲食的高標顯然不亞於法國,那麼今日的中華料理也好、台灣日常小吃飲食也罷,又如何能夠在看似儉省卻便宜行事的慣性中自圓其說?

延伸閱讀:從吃的態度瞭解法國

  1. 法國人為什麼吃不胖?
  2. 法國高級餐廳的出現,讓貴族的盤上饗宴不再是秘密
  3. 《喫東西集》,立刻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