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伊格言

伊格言

他寫作,他思索,他想觸摸心智的邊界,他在追尋一切的謎底,他用想像力重新定義了小說。

文/伊格言

外邊世界 小編碎碎念:女人們都夢想著身邊有暖男歐巴呵護自己,同樣的,男人們也希望身邊有個療癒系女神包容自己所有的一切!而她就這樣從「女神」齊聚的紅樓夢中脫穎而出了⋯⋯

花襲人。「花氣襲人知晝暖」。賈寶玉的貼身丫鬟頭頭,奪去其童貞者。我認為花襲人可能是現今一般男人們所能渴望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這並不意指襲人就是「最好的女人」──我們(難免)還有其他女神,比如林黛玉,骨感文青系,附帶公主病;或薛寶釵,被貼上表特必被推「奶特」,被貼上男女板必被推「$$$$$」;或史湘雲,「我個性大剌剌的很像男孩子」;因為仇女者何多,而女神亦何多,黑掉了再換一個,換言之,也很難找出一個「最好的女人」了──而是「一般普通男人不至於脫離現實,有較高機率能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網路說法:條件尚佳人品不錯的阿宅工程師年紀到了想結婚時,能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除了姿色之外(幾乎所有男人都難免於要求姿色),她世故,有一定程度的心計,不至於因不食人間煙火而為自己和家庭惹來一堆麻煩;本能性地為自己的未來盤算(這是當然),但基本上願意真誠付出(一般普通男人需要的)性、溫存與關愛去換取一張堪可接受的飯票,以及一點不甚可靠的(男人的)愛情。較之薛寶釵,她野心較小,對「愛」的期望較小,對男人「成功」的期望亦較小,也因之,男人不需要背負那麼大的揚名立萬的壓力──易言之,她較願意接受伴侶的現實限制;在較好的情況下,此即是「較尊重伴侶自己的生命追求」──即使事實上她的伴侶極可能平凡且粗蠢,庸俗得沒有任何生命追求可言。

換言之,她是療癒系的女版暖男,「花氣襲人知晝暖」的比喻其實堪稱準確。安心亞〈呼呼〉的大觀園版本。她並非不想嫁賈寶玉,但若賈寶玉不是政二代兼富二代,她也是可以接受的。

很弔詭地,薛寶釵對「夫婿覓封侯」的渴望在此竟也顯得過度浪漫了──在這樣一個22k的時代,階級流動近乎停滯的時代。

繼續閱讀:

  1. 【二月:算命】伊格言:命盤群星閃耀時►►►
  2.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不是荒原,而是深淵►►►
  3. 【世界就是我們】伊格言:顧城說你不誠實►►►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