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好

在地鐵裡看到那個廣告的時候,他正在跟女友吵架。不過因為身高差,他幾乎算是對著她的豪乳吵架,而他是無法對她的豪乳生氣太久的,他覺得女友的豪乳有種女友本人這輩子都無法達到的智慧與深度,那是一種天生的恬靜氣質,無論女友的化妝髮型模仿韓星或動漫人物,穿著多可愛多性感的衣服,都掩蓋不了她其實不過是個空虛寂寞的靈魂這個事實。

然而女友的豪乳並不,她們溫柔、優雅、充滿智慧與包容,與蠻橫的女友一點都不像,但他對她們的愛足以讓他忍受其他。

「好啦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他刻意拉長尾音,像是寵溺,卻同時也是不耐煩,即使他自己並不確定他「知道」了些什麼,總之先解決眼前這個局面就好,反正女友才不可能笨到跟他這樣的人分手。大家都說他是人生勝利組,國外一流學府的雙碩士學位已經夠嗆人了,還出身於父母都是衣冠名流的中上家庭,再加上天生相貌端正也有充足金援打理門面,還持續上健身房以維持一身肌肉,更別說他有口皆碑的性能力⋯⋯只可惜,相對一般男性,他確實,略略嫌矮了些。

他得承認這絕對是他的心頭刺,不過那又怎麼樣?他的其餘條件可足堪俯視一般男性,只是長得矮了點而已,矮了點也沒什麼不好,對著女人的乳房而不是她們的臉說話,不知道是多少男人的夢想,況且他對自己躺著絕對比一般男人高這件事有超出常人的信心。偶爾偶爾,他確實會夢到自己擁有修長的身高,但在那些夢裡他除了身高以外根本就是個一無是處的廢渣,即使如此,他還是會在醒過來以後,略有惆悵,那修長的雙腿透露著一股憂鬱的文藝氣質,恰恰適合他這樣的人,幾乎就該是他的腿,必須是他的腿。

哎不,不是這樣的,身高什麼的,那種膚淺的事他根本不在乎。

你瞧,正因為這樣的身高,他才能在漫不經心安撫女友的時候,不被女友發現他其實根本心不在焉。「沒事,沒事,我知道,我以後會注意的。」他溫柔地對女友的豪乳一笑,眼角餘光看見車廂角落裡拖著一推車資源回收的老婦,她那些層疊套裝的塑膠袋裡,接近地板的位置,有一張粉紅色的廣告宣傳單,上頭寫著「惡夢交換 0988-1」。

他瞇起眼睛,想看得更清楚一些,無奈後頭的數字被折到更多垃圾裡,除非直接去從垃圾堆裡掏出那張紙來來,要不他絕對無法看到的。

「你每次都說你知道,可是你每次都還是一直在做一樣的事情啊!」列車到站,女友還在抱怨,他都快忘記她究竟一開始在抱怨什麼東西後來又摻和了什麼東西進來,他的心思跟著視線,隨著拖拉資源回收推車離開列車的老婦,愈拖愈遠。

回家後,他也不知道自己著了什麼魔,連著好幾天都上網搜尋這個關鍵字:「惡夢交換」。究竟刊登廣告的人是要換出惡夢還是要換入惡夢呢?不管是換出還是換入,誰要大費周章只為換一個對生活沒有影響的惡夢呢?怎麼想,都覺得其中必有蹊蹺。

他把這四個字徹底咕狗了個翻,上遍PTT、DCard、Mobile01⋯⋯等等各大論壇,連左岸的百度和知乎都查遍了,確實有不算少的文章提及此事,甚至臉書還有一個不成氣候的小頁面,看起來無人經營,多半是達成交易的那些人在臉書上按讚並且給予星等評價。一般說來,評價都相當好,沒有五星也有四星,但所有的相關文章看來都是剛完成交易不久後的貼文,多半是對交易後的人生充滿期待,但卻難以看出究竟是如何交易的,交換一個夢究竟為什麼可以讓人如此雀躍?這也完全看不出端倪。只有極少數的貼文裡提及「型錄」二字,居然有惡夢型錄這種東西?他狐疑地瀏覽相關評論。看起來似乎還頗受歡迎。

「型錄裡的惡夢簡直太歡樂,隨便挑一個都划算!」
「這些惡夢再怎麼荒謬,都比我的人生好太多!」
「拜託,跟我這種魯蛇比起來,這些惡夢根本人生勝利組!」
「反正我的人生無聊到爆,換這種惡夢來過日子也不算虧到。」

他一邊搜尋,一邊想到自己的身高,還有除了豪乳之外其餘配件全都俗不可耐的女友,還有更多,像是自己火雞般的笑聲,有時候笑起來連他自己聽到都想哭,又或者他幾乎記不起二十五歲前的記憶,只有學位卻什麼都不會,與親人間的冷淡生疏⋯⋯他愈想愈覺得自己的人生根本如同一場複合式惡夢,對惡夢可以交換這個念頭簡直心癢難耐,在每一則相關的文章底下,都留下了懇求聯絡方式的迫切回文。

他搜尋得愈來愈急切,直到他不知道第幾次檢視那則2003年的分享短文,發文者和其他人一樣,只說了他把自己什麼都不會只能靠著女友賺皮肉錢勉強養著的廢渣人生換成型錄上的某個夢,根本穩賺不賠⋯⋯而在那篇過度興奮以致於幾乎沒有可用資訊的貼文底下,他發現了自己之前留下的一則「跪求型錄分享」的回文,居然有人回覆了,僅留下一串網址,其餘無他。

那則回覆的ID是一串看似手機號碼的數字,開頭與他那時看到的前五碼吻合!

他抖著手,深呼吸,覺得自己想也沒想,又或者瞬間已經想了太多,總之他一邊點開了那個網址,一邊撥出了那個號碼。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線路那端傳來一個甜美愉快的聲音,熟悉親切地在第一時間喚出他的名字。「啊,都十三年了呢,最近還好嗎?最近艾加·凱磊的這批新貨詢問度很高喔,有中意的嗎?」

陌生號碼那頭如同舊識般的招呼,讓他感到一陣暈眩。同時螢幕上的新視窗裡,出現了電子書的封面頁,設計活潑而現代,寫著《惡夢交換型錄》,作者欄上寫的正是艾加·凱磊,他按下翻頁鍵,第一篇惡夢的名稱,叫做《忽然一陣敲門聲》

繼續閱讀:

《忽然一陣敲門聲》,立刻前往試讀►►►

《忽然一陣敲門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