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時也,命也,既無情又詭異,揆一遺失台灣之後,被當戰犯處置,本來被判死刑,幸好命不該死,只由劊子手象徵性畫上一刀,而後流放小島。若非家人奔走,必定老死孤島,著作也不會流傳至今。平路在小說裡為他叫屈,末章描述揆一彌留狀態時的心境,令人唏噓不已──揆一在高燒中囈語,為什麼是他,背上斷送福爾摩莎的惡名?而他更不會想到,在今日熱蘭遮城舊址,他的頭像不是他,是把他宣判、流放的巴達維亞總督馬特塞克,而他手擬的和議書被說成降書,寫在後人的史書裡,在各種示意圖中,他或跪下認輸或低頭悔過。這些都是很大的諷刺。

但平路寫小說,目的不在寫揆一,而是藉揆一的獨白,表現台灣的一段歷史,以及他所瞻望卻已錯失的未來。揆一心裡有建設台灣的遠景,其動機當然不是愛台灣,是壯大荷蘭的國力。他認為,不像中國沿海門戶或開或關充滿不確定的因素,福爾摩莎是可以放手經營的領地,因此應鼓勵漢人移民渡海來台,使島上年年豐收。他反對巴達維亞當局只在意即刻進帳,只關心哪裡有新商機的短線操作。「我們尼德蘭志在海洋帝國,對世界大勢竟然所知有限。」他批判之餘,提出箴言,要以西班牙為戒:「正好像西班牙在早一個世紀對待印加,只為了掠奪,以運回的珠寶打造征服世界的船隊,但西班牙帝國而今安在?」

揆一認知到,福爾摩沙的前景,是經由大洋連接外面的世界,是通向海洋連結四方。然而,身為讀者的我們,閉起眼睛,回想一下,近現代在台灣的執政者,不正是以陸地思考台灣的前途,因而關閉了許多想像,錯失許多發展機會,其眼光比揆一還不如。

婆娑之島》從頭到尾都不敘述史事,事件壓縮在文字裡,讀者須知歷史背景,細品隱喻,弦外之音。小說一開頭寫道:「閉上眼,他確知自己的生涯裡包藏著教訓,他被欺瞞、被羞辱、被出賣,像一頁經風吹落的歷史,註定了被歲月埋沒。」

台灣不只是揆一任職所在,「被欺瞞、被羞辱、被出賣」的揆一竟與台灣的命運有幾分重疊,二者彷彿形成命運共同體,有微妙的連結。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於臺灣,過去和現在:

  1. 郝明義:不能相信換個總統就能解決問題──記《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演講
  2. 【GENE思書軒】讀古文真的可以拯救道德淪喪的台灣嗎?
  3. 在台灣講故事──關於「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
果子離群索書

延伸閱讀:

平路作品【電子版】全系列!►►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