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昭賢

2015 年哈佛大學知名政治學者奈伊(Joseph S. Nye)出版了一本新書《美國世紀的終結?》,作為回答美國霸權是否衰退、美國世紀是否終結的問題。會有這樣的疑問,在於近年來中國快速崛起,甚至衝擊與挑戰現有的國際體系,是故當代攻勢現實主義(offensive realism)大師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認為中國不可能和平崛起,勢必在國際權力結構上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在國際關係學界中,權力轉移論者亦推論中國與美國之間,最終會因為崛起的挑戰者接近或超越既有的衛冕者時,無法和平共存,必然發生衝突。

對於這種論點,哈佛大學教授奈伊認為如果美國是衛冕者,那麼美國就真的是位居世界的霸權,只有這樣才符合上述美國世紀是否終結的問題以及權力轉移論者的立論邏輯。但是,美國真的是霸權嗎?美國世紀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美國是霸權嗎?

奈伊認為「霸權」是個混淆不清的概念,因為它有時被視為是帝國的代名詞,有時認為是能號令國際體系,還有就是要有多少資源或力量才能成為霸權,從古至今沒有定論也沒有標準的通則。奈伊傾向不用霸權形容美國,而稱美國是有「首要地位」(primacy)或是「優越地位」(preeminence)的國家。美國世紀最有說服力的起始時間應該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大約 1941 年,但是這印象只因當時美國佔有將近一半的全球經濟;必須要到蘇聯瓦解,冷戰結束,1991 年後出現單極體系,美國才真正成為具優越地位的國家。

但奈伊認為美國世紀尚未結束。所有的強大帝國都有衰退結束的一天,但衰退可分成兩種概念,一種是相對衰退,另一種是絕對衰退。十七世紀的英國雖然繁榮興盛,卻因為周邊德國迅速崛起而相對衰退,美國現在也是如此:歐洲、日本、印度、巴西、俄羅斯和中國的崛起,是美國相退衰退的原因。歐洲不太可能形成強大的單一國家,日本有自身的問題以及近來經濟的衰退,俄羅斯難以回復與擁有過去蘇聯那樣的資源和力量,巴西和印度國內都有嚴重的問題,即使印度可能和其他亞洲國家聯手,也有各種外交問題。簡言之,這些國家僅造成美國經濟相對衰退,未能真正取代美國的地位。

嚴格說來,有潛力威脅美國的,只有中國。

中國的威脅

中國崛起正是奈伊的否定美國世紀結束的第二個理由。許多論者認為中國威脅美國優勢地位的主要論據來自經濟快速成長,認為中國能以高經濟成長率迅速恢復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地位。奈伊認為這是典型的滑坡式謬誤。一個國家不會因為經濟成長率高,未來就必然會成為優勢地位國家,因為要成為優勢地位國家,所需條件不僅只有經濟成長率,尚有其他條件,如奈伊過去提出的軟實力(soft power)。奈伊認為中國砸大錢推廣的軟實力,如孔子學院,都是由上而下、由政府主導的文化,這是對軟實力的誤解──軟實力從來就不是政府刻意做出來的。儘管如此,就算中國不可能取代美國,但至少可能挑戰美國在亞洲的地位。中國在現有的國際體系與秩序當中得利崛起,代表中國更有理由自制、美國也因此能爭取時間處理美中關係。

第三個理由,是奈伊認為如果美國處於絕對衰退,那麼最有可能影響優勢地位的是美國內部社會和政治體制問題,但是其他國家也可能存在這類問題,不能作為終結美國優勢地位的必要條件。拉高到國際層次,全球事務例如恐怖主義行動、氣候變遷等議題的複雜性,難以單靠一國之力就能解決,美國仍扮演領導其他國家共同解決全球問題的關鍵角色。

奈伊認為美國世紀尚未終結,但這並不盡然正確。

根據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的說法,任何論點都不會完美。儘管奈伊嘗試以嚴謹的邏輯反駁攻勢現實主義和權力轉移論者的觀點,但仍犯了「把合理當作正確」的謬誤。因為奈伊只從「美國世紀」如何不會被終結的角度出發,並沒有從「其他國家如果不從,美國如何回應」的角度來回答。簡言之,奈伊在書中總是思考「美國如何聯合他國實現彼此共同目標」,這代表他始終認為美國是領導和主導的角色,但這種情形能維持多久?奈伊在書中自己也提及,中國經濟實力大增後,抗拒國際壓力的能力也變強了。所以,我認為真正要問的不是「美國世紀是否終結?」而是「美國世紀還能維持多久?」,特別是「面對中國的不從與挑戰既有世界遊戲規則,美國如何應對?」

美國世紀的終結?》這本小書值得一讀,其論述思維是訓練思辨能力或批判性思考能力的模範。對於美國和中國在國際結構的地位與角色問題有興趣的人,在閱讀之後,也可以從書中推論的方式,回頭省思本書的結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觀察中國崛起的姿態:

  1. 鄧小平的先富論終究是妄言,中國已成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國家
  2. 王丹:在中國社會中,政治和經濟是扭曲發展的

延伸閱讀:

  1. 重啓美國夢
  2. 美元
  3. 中國即將開戰:中國新軍國主義崛起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