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更加精確、更加狂想

追求精確、實用性是地圖發展史的重點,但《地圖的歷史》也告訴讀者,人類的想像力其實也佔據同等重要的地位。

中古歐洲的地圖讓人驚艷之因,並不是來自於天文或地理知識方面的進步,而是他們的想像力。在世界地圖各處描繪了各式各樣想像中的生物,如眾所皆知的獨角獸、或是腳大到可用來遮陽的單腳男子。他們或許心懷恐懼地想像在其眼界之外的世界,卻從未忘卻尋找自己身在何處的渴望;這樣的世界觀當然帶有強烈的基督宗教、哲學的色彩,但追求世界樣貌的熱情不下於其他時代的人。

科學的進步理所當然帶來更精確的地圖,人類也因此更盡情發揮想像。十九世紀時,人們利用天文儀器輔以自己的想像,開始試著描繪火星上的運河地圖。邁入電腦時代的人類,也利用新技術重現彷如現實場景的地圖、場景,電玩遊戲《上古捲軸:無界天際》(The Elder Scrolls V: Skyrim)及《俠盜獵車手》(Grand Theft Auto)便如此嘗試。他們創造的地圖當然缺乏現實世界中的實用性,但開創出來的廣大新世界,仍讓一大群人著迷不已。

有趣的是,每幅地圖都含有現實與想像的成分。再精緻的地圖,都無可避免地混入人類的想像。從古至今,世界地圖的視野都是模擬人類從外太空的角度觀看,但在進入太空時代以前,從未有人得以親眼見證地表全貌。即便得以窺見衛星空拍圖的現代人,仍避免不了在製作或觀看地圖時加入想像,例如現代所慣用的麥卡扥投影法,依舊過度誇大高緯度地區的面積比例。至於會被我們歸類在「虛構世界」的地圖,不外乎都是在投影製圖者對於現實世界的看法。在地圖的世界中,如果僅以「精確度」判斷地圖的價值,顯然過度簡化了人類對於地圖的豐富多元期待,「實用性」只不過是地圖的功用之一,而非唯一。

這本書絕對稱的上是多元豐富,多則故事不只介紹地圖,也帶到地圖集、移動式地圖(如衛星導航系統)等相關發展;但讀者如果希望在這本名為《地圖的歷史》中,看到世界各地的地圖發展史,很有可能會感到失望。作者的論述主軸明顯地集中在英、美地區,而在他所引用的案例中,其實可隱約看出亞洲地區也有不下於西方的製圖技巧。這個問題絕非作者的責任。

本書原始名稱為《On the maps》,直譯為「在地圖上」,可以理解中英文語感之間有難以克服的隔閡,所以中文版並未採取這樣的譯名。雖然並未脫離作者原意,卻也讓這本書具有內文難以支撐的巨大框架。尤其是書封處的文案如此簡介本書:「資料無所不包」,再對比內文更顯怪異。如果真是如此,未提及《紐倫堡編年史》(Nuremberg Chronicle, 1493)這部集結眾多地圖的印刷書巨著,似乎是一項難以忽略的缺失。

圖片的編輯更是本書的一項遺憾。讀者會不只一次看到作者試圖描寫地圖的顏色,或是稱讚其精緻程度,但在轉而尋找書中附上的圖片後,卻只看到以黑白色調呈現的地圖。如此方式犧牲了構成地圖的一大元素,完全輕忽顏色的重要功能,觀看時難免令人惱怒。所幸發達的網路搜尋技術就像一張地圖,能指引讀者在龐大的資訊海洋中找到目的地──完整表現地圖樣貌的圖片。

為了探索現實世界、好於想像,人類踏上描繪世界的旅程,定位自己與世界的關係的這個過程,直到現在仍未結束。

【故事‧說書】凝視現實與想像交織的世界──《地圖的歷史:從石刻地圖到Google Maps,重新看待世界的方式》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Eric Fischer

地圖的歷史》將最後一個章節的主角位置獻給Google地圖整合計畫,這是以現代科技譜寫的浪漫史詩。Google地圖系統之所以受歡迎,不僅是因為規模龐大、主題多元,也在於回應人類數十個世紀以來對地圖的渴望。現代科技不僅未抹煞人類的想像力,反而提供更好的環境條件。或許在數百年後,會有另一本書試著紀錄在我們身後的人類,如何繼續這趟以現實與想像交織而成的漫長旅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前往【說書 Speaking of Books】粉絲團;聯絡【說書 Speaking of Books】團隊
【說書】

延伸閱讀:

  1. 塞爾登先生的中國地圖:香料貿易、佚失的海圖與南中國海
  2. 用地圖看懂全球經濟趨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