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看過膾炙人口的日本漫畫《深夜食堂》嗎?記得第40夜,就跟俄國菜有關。那是一道叫做ビーフストロガノフ的菜,根據遼寧人民出版社《新俄漢辭典》的辭條翻譯是「小塊燜牛肉」(Beef Stroganoff or Beef Stroganov/бефстроганов),不過這道深夜食堂老闆應顧客要求端上桌的俄國菜,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真正對俄國菜的印象,起源於一碗湯。

記得自小愛吃牛肉的我,在六歲時的一個週日下午,跟著父親去應酬,在客人未到之時,由於耳聞鄰桌飲食間的杯觥交錯,加上目睹餐點的色香俱全,讓我感到飢腸轆轆,於是我跟父親說我好餓,為了安撫我的不耐,他叫侍者送上菜單,但又怕我等等回家吃不下晚餐,所以要我點碗湯,我就直接說我要「牛肉湯」。

後來,侍者送上了一碗飄著濃厚蕃茄味,吃起來酸中帶甜的赭紅色牛肉湯,不同於以往家中熬煮清燉,或紅燒牛肉的口感,特殊的滋味完全對了我的脾胃與口舌,於是我就乖乖地坐著一邊聽大人談話,一邊品嚐我的好湯。

等到客人走了,父親也結好帳了,我卻提出了另一個要求:「爸爸,湯好好喝喔!我還想再喝一碗。」愛子的他,只好再為我叫一碗牛肉湯,這時我卻聽到侍者說:「先生的意思是要再加點一碗剛才的『羅宋湯』嗎?」從此這三個字如雷貫耳,烙印心版。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我忘了大人們談了什麼國家大事,只記得我的第一口羅宋湯……

回家之後,爸爸自然把我下午喝了兩碗湯的事當成笑談。
我就很愛現地告訴大家說:「我喝的是很好喝的羅宋湯喔!」,
外婆突然說:「喔!難怪你愛喝,因為是牛肉湯!」
我好奇問她:「奶奶(我叫她奶奶),妳怎麼知道是牛肉湯?」
諳上海話的外婆說:「羅宋湯是上海話呀,『俄國大鼻子』的食物嘛,以前在上海常吃得到喔。」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當年洋涇濱的英語,導致「RUSSIAN」變成「羅宋」,在列寧的共產黨領導十月革命成功之後,成千上萬的俄國貴族攜家帶眷的逃難到上海,他們除了帶來可觀的財富,也把自己的生活習慣,飲食文化一併帶到中國,而這些俄國人(Russian)嗜飲的湯,也就被稱為「羅宋」了,謝天謝地的是,還好不是羅剎吧。

事隔多年,在臺灣我喝到愈來愈多的羅宋湯,但是第一碗羅宋湯給我的印象是如此之深,所以,我決定到莫斯科讀書後,所吃的第一餐,所點的第一道菜,一定要是羅宋湯。

根據在政大的俄文課本《Russian for beginners》所學,羅宋湯的俄文叫「Борщ」(Borscht),再翻翻前面提到的《新俄漢辭典》,原來這種湯是用「甜菜、白菜以及各種調料,所做成的『紅甜菜湯』、『大菜湯』」。不過,印象中在來到俄國之前,我從來沒吃過甜菜呀!而且,怎麼字典中也完全沒有提到讓我難忘的牛肉呢?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我忘了大人們談了什麼國家大事,只記得我的第一口羅宋湯……

原來,上海有句俗話叫「一百個上海人能煮出一百種羅宋湯」。因為,首先在上海很難尋覓到生長在溫帶的主原料甜菜,沒有這種紅色的植物,湯就不可能熬煮成赭紅色,不是赭紅色,就不能稱為羅宋湯。於是,聰明的上海師傅就以番茄醬代替甜菜,並且捨棄俄國人一定要在湯中所添加的酸奶油(Smetana),改變它的風味,而這碗來自俄國的名湯,在洋人滿街的租界上了餐桌的同時,也傳遍大街小巷,可以說每個人的家中都有一道符合自家口味的「家庭派羅宋湯」,裡面的原料除了讓湯變成赭紅色的番茄醬之外,其他的就全憑自己喜好與財力添加進去。

第一碗俄國羅宋湯是在莫斯科大學的學生食堂。當第一口羅宋湯舀在勺中送入口後,喝起來甜甜酸酸,湯裡也沒有肉之外,除了赭紅色依舊,我還是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叫錯湯點錯菜了。

後來俄國朋友告訴我,「俄國人也有許多自己的獨門羅宋湯做法,要加豬肉,或是雞肉,悉聽尊便,全憑喜好,而學校食堂的,算是『社會主義版的羅宋湯』(意味著不好喝)吧!」

羅宋湯的歷史悠久,根據記載,在西元八、九世紀的「基輔羅斯」初期,早期的羅宋湯已經出現在斯拉夫人的餐桌上了。因此,不要說上海人對羅宋湯各自有各自的烹飪之道,千百年來,從俄國人的廚房中端出來羅宋湯,也是家家有異,戶戶不同,可以說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角落,留給那碗媽媽的羅宋湯,那是出了家門就吃不到的口味。

於是,我開始到哪裡都點羅宋湯來喝。最簡單的素食版裡面只有切碎的包心菜葉、洋蔥、胡蘿蔔絲以及青豆與馬鈴薯,講究點的可能再加上一片月桂葉,如此是一碗羅宋湯;以牛肝菌、牛肩胛肉等昂貴食材熬煮的高湯版羅宋湯,一樣還是一碗羅宋湯,甚至在夏天裡還喝得到清涼版的羅宋湯(Svekolnik)呢!回首在臺灣時所喝到的羅宋湯不要說跟俄國羅宋湯口味大相逕庭,就算跟上海的相比,只怕也有所不同吧,當然與外婆當年還是富家小姐時在十里洋場喝到的,肯定也有極大的區別。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我忘了大人們談了什麼國家大事,只記得我的第一口羅宋湯……

想想有趣,自己與俄國的第一次接觸,就始於當時這個六歲小男孩愛喝牛肉湯。儘管如今我幾乎以素食為主,那天下午父親與朋友講了些什麼國家大事,更如清風過耳,不復記憶,只有那碗湯的美味與它的大名,以及與父親相處的午後時光至今讓我難忘。

如果你也來到了俄羅斯,點一碗羅宋湯吧,通常不會讓你失望的。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俄羅斯
  2. 俄語會話寶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