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侑宭

※本文涉及《拉普拉斯的魔女》一書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前陣子引起全球熱烈討論的AI智慧電腦,由Google研發而成的AlphaGo,在與南韓棋王李世石的五場圍棋大賽裡,以四勝一敗之姿宣告人工智慧邁入另一個里程碑。人工智慧、人造人或生化人,追求的是科技的極致,還是探索人能成為上帝的可能?即便達到,是否就能擺脫人性的禁錮?抑或仍是七情六慾的工具?

拉普拉斯是法國天文學家暨數學家皮埃爾─西蒙‧拉普拉斯(Pierre-Simon marquis de Laplace),提出拉普拉斯轉換,常用來求解微分方程及積分方程。拉普拉斯的理論立基於他的假設:「假設有智者能夠了解這個世上所有原子的目前位置和運動量,他就可以運用物理學,計算出這些原子的時間變化,進而完全預知未來的狀態……」

人造人和拉普拉斯,在日本知名推理小說家東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一起出現。

這是東野圭吾在作家生涯三十週年推出的紀念作,以其理科出身背景寫下推理、科學、人性相互交織的作品。一次又一次看似幽靈的殺人手法,是多個纏繞難解的謎團,加上神祕出現的女主角羽原圓華──東野以女主角保鑣武尾徹的視角鋪陳情節,再藉著主角地球化學教授青江,帶領讀者拉出所有謎團的線頭:地點都在溫泉區、死因都是硫化氫中毒、在案發現場都有女主角的身影。

原來在保鑣眼前宛如神人般能預知風向、能預知大雨的停與落,和在青江教授面前實際操作硫化氫如魔術般的殺人手法的羽原圓華,一路都在追隨甘粕謙人的腳步,原因是為了阻止甘粕謙人殺死他父親──甘粕才生。

一場兩死一重傷的兇殘硫化氫殺人事件,倖存的甘粕謙人,失去了媽媽與妹妹,在羽原圓華的父親高超醫術下幸運恢復健康。醫生藉著診治,秘密進行人腦進化手術,配合術後訓練,謙人從平凡人變成具有預知能力的人造人。

溫泉區案件的死者是死於硫化氫,甘粕謙人小時候遭遇滅門悲劇的原因也是硫化氫,謙人的父親是甘粕才生,溫泉區案件的死者也與甘粕才生有交集。故事未到結尾,青江教授與警方掌握的事證,溫泉區案件的兇手與甘粕家滅門血案的兇手呼之欲出──心念的因,做下了殺人的果,殺害的是妻子與兒女。倖存的兒子,殺害了與父親有交集的人,運用硫化氫做為殺人手法,為的是引出父親實現他的復仇……

殺死妻兒子女,在甘粕才生的認知裡,只是將不完美的藝術品摧毀,重新創造即可。這角色具有追求規則和控制、完美主義的特徵,通常認為自身的行為是正確及理性,這是一種慢性而僵化的極端完美主義表現,稱之為強迫型人格障礙(Obsessive–compulsive personality disorder,OCPD)。這種人對秩序、整潔和細節有極高要求,對周邊的人與環境有很強的控制欲望,難以放鬆,總會計劃好每一個細節。念念不忘、注重細節、遵守規定、製作明細表及時間表、對信念的執著,以及因無法達到自己過分嚴格的高標準、所以反倒無法完成任務的狀況,都可能造成個人工作及社交功能的困擾及障礙。因為他們容易將自己及旁人的行為極端化,非黑即白,很少有中間地帶,這樣的固執會造成人際關係的緊張、挫折,有時也會轉成憤怒甚至暴力,這被稱為抑制解除(disinhibition)。

甘粕才生用硫化氫製造強盜殺人的假象,殺害妻兒子女,再以悲情訴求的表現扮演被害者的慈父。但謙人的生還是計畫的缺陷,甘粕才生表面上要照顧受傷的兒子,實際上是想確認兒子是否對事件有所記憶。甘粕謙人記得所有事,配合醫生的實驗,成了拉普拉斯假說的智者,同時也運用此手術結果,實行對父親報復的殺人計畫。

哀傷的是,圓華和謙人在故事裡雖然應當可以隱約看出現代社會的發展和人類的未來,但他們無力左右,只能預測。

作者東野圭吾在三十週年作家生涯推出此一紀念作,表示:「我想摧毀自己以前寫的小說,於是,這部作品就此誕生。」其實作者依然本著社會關懷,描述著人性各種面向的美麗與哀愁,《拉普拉斯的魔女》帶入了科學假說與強迫型人格障礙,增加了小說裡人性交織的複雜度,與過往的作品以科學犯罪為主軸或是以人性特質為主軸有所不同,也可以看出作者駕馭小說劇情的能力更臻成熟。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東野與日本推理:

  1. 【經典也青春第16講】行走在黑霧未散的白夜──從松本清張到東野圭吾
  2. 在推理小說中呼喊東野圭吾

延伸閱讀:

東野圭吾電子版全系列!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