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尤阿希姆.鮑爾

美國心理學家莎莉斯.基德(Celeste Kidd),曾經令人印象深刻地揭露了,可靠的成人對兒童自我節制能力的發展,有何重要的影響。[1]

她借助三歲半大的兒童,重新進行了棉花糖實驗(想更了解這個實驗,請見這篇),在這項實驗中,每位兒童也都是個別進行。在進行真正的測試之前,她先讓每位受試兒童獲得一項研究人員是否值得信賴的經驗。

研究人員會以一貫親切的方式出現,在桌子上為受試兒童放上圖畫紙,以及一些用得很舊的蠟筆。接著,研究人員會假裝突然想起,告訴受試兒童在另一個房間裡有個櫃子,裡頭有一些會發光的神奇色筆。研究人員會詢問兒童,是否要去把那些色筆拿過來?在兒童一如預期地表達肯定之意後,研究人員便會先離開一陣子,隨後再回來。當他們回來後,有半數個別接受測試的兒童,會如願獲得先前研究人員所承諾的色筆。

對於另外一半的受試兒童,研究人員則會表達抱歉之意;他們會宣稱自己搞錯了,原來色筆並不在那裡。在賦予兒童這項經驗後,研究人員會先給受試兒童一點時間,讓他們畫一下畫,接著再進行棉花糖實驗。

在研究人員遵守承諾的組別裡,受試兒童的平均等待時間(從研究人員離開,一直到受試兒童吃下擺在他們面前的棉花糖)為十二分鐘。至於在對研究人員感到失望的組別裡,受試兒童的平均等待時間則短了三分鐘。

身為大人的我們,有多常對小孩言而無信(甚至還用些令人失望的藉口來搪塞)?我們多半會在某些耗時的計劃上,背棄對兒童或青少年的承諾,例如約好要一起遊戲、一起游泳、一起去運動場或動物園等,或者只是允諾他們要一起散散步、聊聊天,或是在睡前為他們講個故事。

如果我們由於受到壓力、時間或疲憊等因素所影響,而無法遵守諾言,背棄了自己的承諾,兒童對我們的信賴將大打折扣,連帶地,也會大舉削弱他們擬訂計劃並長時間遵守計劃的意願。更糟的是,當我們不得已違背了承諾,以致兒童對我們感到失望時,我們往往會借助某些安慰性的小禮物來擺平他們。一般來說,我們會利用一些零嘴或點心,或者給他們一點零用錢,讓他們去買些自己想要的東西。

就神經生物學的角度看來,此舉(加上某個未被遵守的承諾)會發送給兒童的前額葉皮質一項訊息,那就是:它的服務不被需要!相反地,在經常以這種小禮物來安撫兒童的情況下,他們的驅力或基礎系統便會被暗示:立即滿足需求、避免長期規劃的人生才是最好的!

不妨想想看,如果我們要求兒童或青少年長年在學校裡努力用功,可是最終卻不提供他們升學或就業的機會,我們還能奢望會有什麼別的結局?

註釋:

[1]參閱Kidd et al.(2012)。

※ 本文摘自《棉花糖的誘惑:從腦神經科學看自制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