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你應該看過一些圖,例如「旋轉的舞者」或「前進的騎士」,聽說這些圖可以判斷你是左腦人還是右腦人。

然而這些傳聞可能只是純屬謠言,或說是偽科學。因為一來這些圖僅要你判斷舞者或騎士方向,無法確認你擅長用左腦還是右腦,二來不管你進行的是理性的思考,還是感性的創意,兩側的大腦都要同時使用。不管科不科學,所謂的左腦右腦開發,恐怕是史上最廣為流傳的心理學迷思吧!

【GENE思書軒】把你左右腦之間的連結咔嚓掉,你會變成什麼樣子?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ernard Goldbach

正常人左右腦之間,會透過胼胝體(corpus callosum)來溝通訊息。可是,在醫療倫理未像今天這樣良好建立的時代,神經外科醫師會為癲癇病患進行一種手術,把胼胝體咔嚓切掉,讓大腦不正常的同步放電侷限在一個腦半球,減輕癲癇發作時的症狀。

胼胝體被咔嚓掉的病患,日常生活裡的人格、認知和心理,似乎沒啥重大改變,直到加州理工學院的羅傑‧斯佩里(Roger W. Sperry,1913-1994)和他的學生找來裂腦人進行一系列設計巧妙的實驗,發現阻斷左右腦之間的互通有無、讓左右腦不知道另一個腦半球在想啥,會產生不少有趣的實驗結果,也揭露出腦功能側化(Lateralization of brain function)的發現。

羅傑‧斯佩里因裂腦人的研究榮獲1981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當時功勞最大的學生是葛詹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他們共同在加州理工設計一系列實驗,探討裂腦人在語言、視覺和運動上的變化,透過那些實驗,他們發現一些神經認知過程,有左右腦功能側化的現像,也就是主要由一個腦半球掌管。

他們發現,左腦主要負責說話和語言能力,右腦主要掌管空間和面部辨識。在裂腦人左右腦無法溝通的情況下,研究人員分別讓左右眼觀看不同圖像,實驗者居然可以掰出自以為合理的解釋,例如給右腦看一個雪鏟,左腦看雞爪,實驗者分別用左手指著雪鏟、右手指著雞爪,說鏟子是用來清雞糞的。

裂腦研究的啟示是,大腦並不像學界曾經認定的同質化處理信息,相反的,腦組織特化成不同模組和迴路來進行特化功能。

這個啟示是個典範轉移,因為當時美國心理學界主導的是行為主義,主張心理學應該研究「可以被觀察和直接測量的行為」,反對研究「沒有科學根據的意識」。可是葛詹尼加創意的認知神經科學,卻開啟了對意識的科學研究,也因為認識到腦是由不同模組和迴路組成的,葛詹尼加在《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Who’s in Charge?: Free Will and the Science of the Brain)主張:腦中沒有一個主導的命令中心,「自我」和「自由意志」都是幻覺,意識是腦整體平行而分散地運作下由「解譯器」產生的。

切開左右腦:葛詹尼加的腦科學人生》(Tales from Both Sides of the Brain: A Life in Neuroscience)是羅傑‧斯佩里高徒葛詹尼加的自傳。葛詹尼加除了是位優異的學者,也相信科學家必須和社會大眾溝通,所以也寫了《大腦、演化、人》(Human: The Science behind What Makes Us Unique)、《社交大腦》(The Social Brain)、《心智問題》(Mind Matters)、《自然界的心智》(Nature’s Mind)、《倫理的腦》(The Ethical Brain)、《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等科普書。

葛詹尼加的教職經歷很豐富,兩度待過母校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也兩度待過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還有在我母校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創立的神經科學研究中心,中間還待過紐約大學、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康乃爾大學醫學院,他創辦了《認知神經科學期刊》,還創建了認知神經科學學會。

切開左右腦》中葛詹尼加描述他們那些研究的進行過程以及科學上的意義。他主要的研究用裂腦人進行,隨著技術的進步,他們可以利用更先進的儀器探討大腦功能,如CT、fMRI、PET、SPECT、MEG等等,非專家不見得需要知道這些縮寫的詳細內容,但是在技術上與時俱進,對科學研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他也談到生活中相關的決定,如搬家、婚姻、旅行等等,《切開左右腦》讓人見識到頂尖科學家的人性層面。還有團隊、期刊、學會、研討會和研究單位創建等等過程中,他和許多學者、甚至是媒體人和政治家建立深厚的友誼,有不少貴人相助。科學研究不是單打獨鬥,人緣好也是很重要的。

整本書,完全沒有談到KPI、SCI和期刊論文點數,只有旺盛強烈的好奇心,不像今天亞洲多國學者在政府搞不清楚狀況下,被套牢在拚論文篇數和點數的困境。而且從書中葛詹尼加多次在不同大學院校擔任主管、和上層應對打交道的經驗來看,愈有效率的方式往往是愈有彈性的,被一大堆規定綁死、疲於和官僚打交道,只會扼殺一流的創意,只能製造二流的成果。

對腦科學和神經科學感興趣,《切開左右腦》是本必讀讀物。想要獻身科學研究或者只想要瞭解,《切開左右腦》同樣是本很好的參考讀物!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你怎麼活著,和大腦關係很大啊!:

  1. 信用卡讓我們的大腦愈來愈糊塗?
  2. 腦際網路的未來發展,將超過目前人類所能想像或表達的境界!
  3. 別再仗著年輕就不在意,其實40歲起,大腦就開始慢慢衰老……

延伸閱讀:

  1. 切開左右腦
  2.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