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張 耀升

張 耀升

小說家及影像創作者,小說曾獲時報文學獎,影像作品曾入圍台北電影節等國內外影展,也偶爾在台灣電影中客串演員。

文/張耀升

外邊世界
一開始,他敬老闆如神。

畢業前,系上邀請業界人士蒞臨演講,當講者說起年少投入的社會運動,關懷弱勢、關懷勞工與環境,關懷每一個人,講者說:「人必須愛人,人才能被愛。」台下的他覺得講者身上有光。

畢業後他尋覓各種管道進入講者的公司,上班第一天,講者與他一對一面談,問他的理想,問他對業界的憧憬。告訴他,業界藏汙納垢,自己是一股清流,要做業界不敢做的事。涓涓細流假以時日也會滴水穿石,衝破台灣業界的困境。

只要你把你的職務當成是你的事業,是的,是你的事業,你的未來就在裡面,你與它是一體的,不只是一份領薪水的工作,你是在為你的事業奮鬥。老闆眼神堅定如一雙箭貫穿他,說:「也許五年後公司負責人就是你的名字。」

但是應當與他交接的離職員工接起他的電話一聽到他唸出公司名字便掛了,從此再也打不通,他回報老闆,老闆說凡事不要只試一下就放棄,要思考各種方法,我們要做的是突圍,要衝鋒,而不是回報哪條路走不通就算了。

第二天,正當他準備外出拜訪離職員工,老闆要他一起去見客戶。你必須看看業界的真實面貌,他聽著老闆這句話,心中充滿感激與期待。

業界的真實樣貌是一個長達五小時的應酬,喝酒閒扯,內容虛無不著邊際。

下個行程是來到公司承辦活動的場地,老闆看著現場佈置,詢問每個物件的價格,叫同事拿出設計圖與設計師的報價單,逐項逐格檢視。這個明明不需要這麼貴,這個外型與另一牌廉價家具類似請立即替換。設計師又寄來各品項的價格,老闆看完帶他走遍台北的大賣場,找出類似的物件一一拍照。稍晚設計師親自前來,不敵老闆對每個細項的質疑,費用腰斬。

這就是細膩。老闆這麼說。魔鬼就在細節裡,你要求每個細節到位,整體就會不同凡響。他默默在心裡作筆記儘管當時已過了捷運末班車的時間,他滿腦昏沈,騎車等紅綠燈時差點睡去。

但那是他最靠近睡眠的時刻,當晚以及之後的每一晚,老闆透過通訊群組不停下指令。每天永遠都有處理不完的任務,於是永遠都會有「早就該給但你一直沒給」的工作內容。早上八點也好、下午五點也罷,凌晨三點也不例外,「說好的XX請交出來」,不論他半夜驚醒如何解釋,下一句一樣是「說好的XX請交出來」。有時「XX」會是他從沒記憶的東西,他不停往上翻查通訊記錄也遍尋不著,一回問就惹來爆怒,「那我之前是在跟鬼講話嗎?」、「XX本來就是基本的,是你執行業務本來就要有的東西」。

他一次一次被叫進老闆辦公室,老闆一再強調對他的看重提拔與容忍,「你這種菜鳥怎麼可能在業界有跟我合作的機會,要感恩我給你這個舞台」。

你沒有專注在你的工作,才會永遠不到位。老闆這麼評價。他歪著頭看老闆,上班以來從沒睡超過三小時的他視線朦朧,他挺直身子想好好思考老闆的話,但過於疲倦的腦袋不聽使喚,他只能回答,好,我會再加油。

公司又有一個同事突然離職且再也聯絡不上,更多業務轉移到他身上。加班是常態,做不完帶回家是基本,半夜回群組訊息交報表給資料也是應該,假日再依照老闆指令「好好將『分內』、『該做而未做』的工作內容完成」。

這叫「承擔」,老闆說,這是必經的過程,老闆再次雙眼如箭盯著他說:「這叫『承擔』。」

他的生活無論醒著睡著都只有公司,疲倦感不停累積,但他安慰自己沒關係連假快到了,只要幾天休息他一定可以恢復常態。連假前一天他終於追上進度,老闆拍拍他的肩膀說辛苦了,好好休假吧。

他搭上南下的高鐵,看見父親開車到高鐵站接他,他心裡湧出的思念幾乎讓他淚崩,但他的思念持續不了多久,還沒到家,群組訊息便不斷響起,老闆以長長的段落描述公司專案的執行狀況,先感謝他的付出,再說公司對於這個專案的願景,老闆很滿意,希望趁勝追擊,結論是請他立即搭高鐵回來開會。

他從委婉求情到妥協,最後僅求讓他跟家人吃完一頓飯,但訊息聲如砲彈塞滿桌間,當晚回到台北已是深夜,老闆卻不把握時間開會,反而先開釋一大堆古人兵法,何謂帶兵作戰,他身為統帥如何指揮調度作戰。

這就是作戰啊!老闆看著他,戰場上哪有休息?你們都是少爺兵。

專案的後續發展不如預期,老闆的錯誤決策在關鍵點造成失誤,他強打起精神在公司加班寫檢討報告,為求趕上末班捷運而飛快打字,不自覺將學校所學理論全用上,輸出列印之際他呆了半响,這專案的缺陷如此明顯,彷彿是一個毫無產業經驗與理論基礎的外行人所為,相關的防範措施他從畢業前的第一次實習就懂,怎麼老闆卻不會?

接著他想起那個鉅細靡遺的「魔鬼就在細節裡」,那個老闆對每一個案子內容的「全面」的「要求」,老闆自稱是「要求」但好幾個合作方都這麼抱怨過:「能不能請你們確認你們的企劃內容、執行方法再來找我們談?」或是問:「你們又改變方向了嗎?為什麼要求我們做那麼多與原先講好的不同的額外的奇怪的不相干的事?

「這就是不敢承擔!」老闆跳針說:「你叫對方承擔啊!」

承擔承擔再承擔,終於讓對方吞下了,但這些事根本在專案外圍,對進度沒有幫助,內容依舊鬆散,老闆只好再次「全面」要求所有細節。他問老闆要不要先全力把專案的A部分做好,老闆對他大吼:「你這就是不到位,『全面』、『細節』要我講幾次?」公司員工日以繼夜翻遍整個專案,直到A部分處理完才終於有了起色,老闆依舊不滿意,嫌棄他們效率低落,於是專案繼續往下翻遍,A部分成了過眼雲煙,護不住,整個專案便垮了。

像是一個不知道魚在哪的菜鳥漁夫接到必須補到某條魚的任務,恍然不知所措之際只好炸了整片海場,全面炸才能確保能抓到指定的那條魚,代價是全面的耗損。

檢討會議一開始,老闆便飆罵都是你們的錯,我花了那麼多時間精神帶你們,你們做事從不到位,無一成材還重重拖累我,沒有你們我自己一個人會做更好!

他愕然,啞口無言,日子是之前的再濃縮,更多飆罵、更多「承擔」,任何稍微離開公司一點的時刻他都不自覺哼起歌,瞎掰的毫無意義的怪旋律。朋友問他。你在哼什麼歌?他說,有嗎?我有哼歌嗎?朋友偷錄給他聽,他說這什麼啊?好好笑網路上抓來的嗎?

你讓我想起一部電影,《金甲部隊》。哇!好酷的片名,他說。

朋友看著他,一臉憂愁,不再回話。隔天他以助理身份陪同老闆出席一個以心靈成長為主題的演講,在講台上老闆再次提起年少時投入的社會運動,關懷弱勢與勞工,與他記憶中第一次見到老闆的那場演講一字不差,連呼吸停頓都相同。

「人必須愛人,人才能被愛。」台下滿場的慈善家與貴婦,有的為之感恩有的為之讚嘆。

演講結束,老闆忙著與上流階級的聽眾交換名片,嫌他礙事便差遣他回公司,在公司電梯裡看著緩緩上升的數字,他突然感到難以喘息,他像學生時期蹺課一樣,沒請假就離開公司,到網咖裡的盜版電影網頁上看了《金甲部隊》。

一開始是像《報告班長》一樣的歡樂軍教片,但隨著所有壓力都集中在某位新兵身上,新兵開始不自覺哼歌,哼著哼著,他拿起長槍狙擊同伴。

片子沒看完他就精神不濟睡著了,中間數度他想起當兵時的不愉快,在夢中那個曾經欺壓他的班長換成了老闆的臉,他在憤怒中察覺這是夢而大聲回嗆:「承擔承擔再承擔,自己錯誤決策造成專案失敗為什麼從不承擔?」

「你無能承擔,你才是少爺兵!」他在網咖大叫醒來,像宿醉認不出身在何處,他看著周遭,有人組隊出團、有人吃泡麵、有人視訊,他以為自己是網咖的員工而把自己應該替他們提供的服務都想過一遍,他醒悟到自己可以做的事很多,並不如老闆說的無能。老闆口頭上說著許多關懷弱勢與關懷勞工的美麗語言,但語言不等同行為,何況人是會變,純情少男在紅塵翻滾十年也可能變成情場浪子,早年的純情不等同一世的印記,更多時候,這印記只是個形象,而他早就懂了,就如同老闆在演講舞台上的光芒,形象就等同潛在的商機。

於是老闆不斷高談理念又不斷罵他無能,要他承擔負責卻又打壓他的自我認知,永遠給他超過負荷的工作,永遠讓他做不到、不到位,永遠說要提拔要他感恩給他這個舞台,但永遠當他是奴才。

他必須是奴才,他不可以思考,就如同老闆急摳他回台北開會卻談論一堆兵法,帶兵作戰與打仗。所有把管理與帶人這件事等同軍隊領導統御的人都蠢到爆燈,也不想想軍中是一個與民間脫節的團體,而且打仗是要死兵的,一個認為下屬可死的領導者,哪有可能愛人?

他走出網咖,往公司反方向騎車,烈日熱燥而他一身陰寒,他知道接下來會有一個新進員工不斷打電話聯絡他,而他不會回應。

他還記得,一開始他敬老闆如神。

此刻,他懼老闆如鬼,

幸好,現在他一路逆風而去,還有機會讓自己變回一個人。

繼續閱讀: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