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昱昊

「我看了一篇百年前的英文報紙專欄,他在罵當時的年輕人都不讀書了,奇怪,這些話我們現在也一直在講……」佛光大學中文系的副教授林明昌風趣的開場,承接而起的是知名出版人暨作家傅月庵為台北商務印書館系列講座最後一場〈紙本閱讀──一門日漸式微的技藝〉的座談。

「其實宋朝蘇軾也曾寫文章罵過當代人,明明書本遍地都是,為什麼時人都不讀書。」好像每一個時代的人都在感嘆下一代不是那麼熱愛閱讀,就好像電影《午夜巴黎》一樣,每個人心中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黃金年代,而下一代都顯得贗品般差上一截。

然而閱讀書本真的式微了嗎?傅月庵點出關鍵「主要是獲取知識的方式產生巨變」,他指出,閱讀的本質是耳聽目視、用五官去感受,像是先民從晚霞的變化發現隔天會下大雨這種日常生活的觀察,初步從經驗世界建構知識的體系,接後需要符號來繼承,知識才能有固定的附著。

所以這樣看來,文字的產生其實一部份反而是讓「閱讀」本身退化,將非線性的多方感知變成一個線性的系統順序。「這就好像是從自助餐變成西式的套餐一樣。」傅月庵笑說,而現在數位時代進入,獲取知識的方法又再次被打散,網路海洋中一片片的資訊像是樂高積木一樣,讓人可以自由拼湊想知道的世界。

當紙本書變成一種鄉愁,閱讀將何去何從?──傅月庵談「紙本閱讀」

本來在主題書《閱讀地圖──人類為書痴狂的歷史》中,作者阿爾維托‧曼古埃爾書寫書本的歷史時夾敘夾議,認為電子閱讀只是一種只重視效率的方式,將來不成氣候,因為真正的文學需要慎讀。然而傅月庵認為,文學從來不是唯一的一種文類,儘管從前印刷術與紙張的發明將知識與書本從有錢人手上解放,但是紙本書真的是閱讀的「最終形式」嗎?

當時代演進,每個產業都在翻轉,以往賣唱片的歌手現在改用演唱會來賺錢,出版也面臨著轉型,過去大英百科全書被視為世界最好的百科全書,不願意電子化,然而只存在網路上的維基百科竄起,而今我們從公正度與正確性方面考量,大英百科全書依然超越維基百科,但是對一般大眾來說卻像是厚重經典般束之高閣,傅月庵犀利的點評:「你是最好的,但和你不相干了。」

現在的出版得精準的瞄準儼然已經M型化的市場,掌握時代脈動、針對特定的書籍類別,把錢花在刀口上。

傅月庵自己既是作者也從事出版,他說現在的作者出了新書後,都將開始一段漫長的「新書座談會」旅程,台灣全島的大小書店都快跑透。「這是因為,作者得重新教現在的讀者怎麼閱讀。」關於品鑑文句、了解故事,甚至到紙本書的裝幀與創作歷程,在眾人習慣返祖般的再次用非線性的閱讀方式時,線性的閱讀只能慢慢地重新建設。

讀紙本書可能會變成一種鄉愁。」他詩化的說,如同前陣子讓讀者手繪的著色書與寫字書忽然佔遍暢銷書榜,事件物極必反,滑久了臉書,總是會懷念起紙本書的氣味與氛圍。

大師的學徒:

  1. 古文詩詞的精讀與略讀──漢學家辛意雲與《自己的國文課》
  2. 走進波赫士的魔幻圖書館──楊照談波赫士的精采閱讀
  3. 數位之晝與紙本之夜:數位時代解放文字的「閱讀」──郝明義談「數位與網路時代的閱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