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現在的學科越分越細,知識就越來越窄,所以『跨領域』是很重要的,」蔡增家的表情很認真,「科學、自然、人文學科之間相互對話,相互合作,對知識的傳播和思考的靈活都很有幫助。」

主修國際關係的蔡增家,將近十年前在政治大學開了一門通識課,叫「日本政治經濟之研究」,原來想像的課程內容是發揮通識課的特色,從各個不同角度切入談日本觀察,不過這課程名稱聽來就硬梆梆毫無趣味,修課學生人數很少。

有天蔡增家在日本搭電車,看見一個歐吉桑在電車上看漫畫。蔡增家自己也看漫畫,「大多是運動漫畫、熱血的青年漫畫之類商業漫畫;但年長的歐吉桑會看什麼漫畫?讓我很好奇。」

電車上歐吉桑讀的漫畫,是弘兼憲史的作品《黃昏流星群》,蔡增家記下書名,到漫畫店找來一看,吃了一驚。《黃昏流星群》是一系列短篇合集,各篇的主角都是年長男女,討論老年人的生活起居、家庭狀況、面對的社會現實,以及感情世界;對於自九零年代便開始邁入高齡社會的日本而言,《黃昏流星群》忠實地反映社會的某個面向,不但讓中老年人在故事裡找到共鳴,對其他年齡及階層的讀者而言也是極有價值的觀察與提醒。

「我沒注意過這類寫實題材的漫畫,那時才開始發現原來國內早就引進了,只是我不知道。」讀了《黃昏流星群》之後,蔡增家開始大量閱讀自己原來沒注意過的那些漫畫,並且發現:自己可以利用漫畫來上通識課。

「日本政治經濟之研究」自此改名為「從漫畫看日本」,一舉成為政治大學裡最熱門的通識課。「目前主要選三類漫畫:」蔡增家說明:「一、寫實的,內容大多與政治經濟題材有關,像『島耕作』系列;二、專業知識,像《夏子的酒》或《神之雫》;三,有實用性的,像《東大特訓班》。」

每個學期初,蔡增家會公布該學期選的所有漫畫書目,同學從中選擇自己有興趣閱讀的部分,閱讀之後在課堂上「講漫畫」──包括介紹作者、講述自己閱讀的那段劇情,以及從中讀到哪些與日本社會相關的現象,最後再由蔡增家綜合講解。學期考試的時候,會從蔡增家授課及同學們「講漫畫」的內容中出題;「有選擇題也有申論題,」蔡增家笑道,「選這門課可不是光看漫畫就好,同學講漫畫時都要注意聽啊。」

用漫畫來探討現實社會展現專業知識,對蔡增家而言,也是一種結合不同知識、技能,跨越領各自領域但發揮日本職人精神的態度。蔡增家的閱讀習慣本來理所當然地偏向史地類的人文書籍,十多年前,閱讀《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給他很大的啟發,接下來的閱讀取向開始跨出原有領域,興趣越來越廣。「『跨領域』是一個將知識普及化的概念,吸引不同領域的閱讀者一起來看某個專業,會出現特別的視點;」蔡增家表示,「而大學的通識課程最適合進行跨領域閱讀,因為選課的同學都來自不同科系,不但我授課的內容可以讓他們趁機跨出原有的專修,同學在課堂上的報告內容也可以讓大家觀察到不同科系背景的思維角度。」

除了「從漫畫看日本」之外,蔡增家另外開了「從韓劇看韓國」、「電影與國際關係」課程,同樣成為一位難求的熱門通識課;而關於跨領域閱讀的想法,蔡增家不僅落實在自己的課程安排中,也在擔任2017年5月Readmoo電子書當月店長時,反應在為讀者選擇的書單上。

身為國際關係研究者,蔡增家列出《棉花帝國: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過去與未來》、《與中國打交道:美國前財長鮑爾森的二十年內幕觀察》等書目十分容易想像,不過推薦書單裡也有《脂肪的祕密生命:最不為人知的器官脂肪背後的科學與它對身體的影響》、《切開左右腦:葛詹尼加的腦科學人生》等等醫學、科學書籍,就顯出他跨領域的閱讀興趣。

「如果讀者認為自己對其他領域的內容沒有興趣,那其實不難理解,就像大家滑手機的時候,一定會先選自己喜歡的看。但只看自己喜歡的,視野和想法會越來越狹窄;」蔡增家說,「如果讀者不想冒險一下就跳進不熟悉的領域,我建議可以先從與自己熟悉或相關的議題開始,慢慢延伸出去。」

「讀不一樣的東西,可以讓大家動動另一邊的腦,」蔡增家露出在教室裡對同學諄諄善誘的表情,「對決策和創意都很有幫助哦!」

跨領域的嘗試與合作:

  1. 流動中的閱讀風景:文學×影像的跨界創作,九段動人的影像詩篇
  2. 人渣文本、GENE、妖西、老貓跨界圍攻光明頂!──謝伯讓《大腦簡史》新書座談會
  3.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書店、咖啡店,跨界神祕筆記本,以及在台北城真實發生的奇幻冒險!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