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楊勝博

楊勝博

故事雜食者,影集、電影、小說、漫畫、動畫,都是每日生活的精神食糧。寫過一本談台灣科幻史的書《幻想蔓延》。最近迷戀上跑步機,決定每天都要和它幽會。

如果孩子不受教,成天惹事生非讓人不堪其擾,你會怎麼做?若有個方法能讓你擺脫困境,但有道德疑慮,你仍會選擇接受嗎?尼爾‧舒斯特曼藉由虛構的「生命法案」,與剝奪孩子生命權的「分解令」,讓《分解人》系列小說,除了是情節緊湊的少年成長故事,更帶出了家庭教育、器官移植、身體自主與生命權的議題。

生存還是滅亡,這是個好問題

如果你每一個部位都活著,但活在另一個人的身體裡……你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

2017年初,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全球墮胎禁令」,意味美國政府不再贊助支持墮胎的非政府組織,理由是維護胎兒的「生命權」。然而,另一派則認為,禁止墮胎的法案是讓婦女被子宮綁架,不論是否自願,只要懷孕就必須生產,讓婦女本身的身體「自由權」受到侵犯。

小說家尼爾.舒斯特曼早在2007年的《分解人》裡,就已經讓主張「生命至上」和「生育自主」兩派人馬的爭論,成為第二次美國內戰的導火線。最後,保持中立態度的美國軍方,提議兩方各退一步共同簽署「生命法案」,以法律保障兒童在13歲之前的生命權(這也暗示了禁止墮胎相關法令的存在),而在13歲到18歲這段時間內,父母隨時可以簽署「分解令」,對孩子進行「補行墮胎」讓他們成為「分解人」,將器官移植給需要的人,在他人的身體裡繼續活著。

當然,這不太可能發生在現實之中。連扼殺胚胎的生命都會引發爭議,更何況是已經長大的青少年?故事的重點在於:如果青少年知道父母決定他們成為分解人,更因此讓他們失去性命,他們會默默接受,還是奮力反抗?

茱迪.皮考特《姊姊的守護者》中,13歲的女主角,為了擺脫從出生以來就被母親視為姊姊備胎的命運,從法律途徑爭取身體自主權。石黑一雄《別讓我走》裡,教導奉獻器官即是人生目的複製人學校,角色們做出各種努力換取延緩捐贈的機會,只為了能和愛人多相處一段時間。這些少男少女,因為感受到自己的命運並非決定於自己的選擇,為了奪回人生,做了他們能夠做到的事情。

在《分解人》裡,一個正常長大的孩子突然被父母告知:他們決定剝奪他生存的權利,讓他成為分解人,他會有什麼反應?如果因為孤兒院經費不足,而被迫成為分解人,他又將會做出什麼行動?或是從小就被培育為什一奉獻品,認為自己的犧牲是有更聖潔目的的孩子,如果無法成為分解人,他又該何去何從?

分解人》以問題少年康納、孤兒院鋼琴少女黎莎,以及身為什一奉獻品的萊夫,三個出身背景截然不同的青少年,同時以三種角度,處理角色面對命運時的抉擇,並以此揭開了故事的序幕。

你的身體,終究還是你的身體

從《分解人》到《分解人2:墮體》,隨著情節發展,各方勢力逐個登場。從追捕落跑分解人的「少年隊」、分解人的避難所「墳場」、因信仰緣故將孩子指定為「什一奉獻品」的教派、以自殺攻擊傳達被遺棄之憤怒的「拍手黨」、盜捕青少年的「器官海盜」,以及另有圖謀的「機動民力」組織,宏觀描繪了整體社會的樣貌。

那些被決定分解的人,難道只因不守規矩、經費緊縮或宗教因素,就只能失去生存的權利嗎?難道一般大眾對此都沒有反感,沒有一絲懷疑嗎?這或許是和長期內戰,導致人民不願再為此內耗的歷史背景有所關聯。

藉此,小說帶出另一個問題──社會的集體漠視,與道德爭議的合理化。小說中,社會對「生命法案」的普遍觀感是:不得不的「必要之惡」。一般民眾都認同「將引發社會禍害的問題少年,轉化成為他人所需要器官」的政策,讓剝奪他人生命權的法案,成了為民除害的利器,降低了大眾的罪惡感,讓分解制度有了被合理化的理由。

然而,罪惡感並非如此容易消除,特別是那些分解人的家長們。

續集《墮體》裡,「反分解抵抗組織」在解救分解人後,要求父母寫下同意分解孩子的理由,答案多半是目無尊長、叛逆、破壞物品、衛生不良,甚至是父母失職這種與孩子無關的理由。這些父母多半在寫下理由之後,才終於被罪惡感籠罩、痛哭失聲,但家人之間的情感早已徹底崩壞,難以挽回。

崩壞的情感雖然難以挽回,但分解的器官卻有了新的可能。在這個神經接續、器官排斥都不再是問題的未來世界,結合眾多優秀人類的器官,創造完美人類彰顯分解制度的偉大,自然也成為新的挑戰。

續集《墮體》裡的卡姆,就是基於這個理由而被製造出來的「合成人」。

卡姆一開始就擁有鋼琴家的雙手、田徑員的雙腿、各類專業人士的部分大腦,九種不同語言的詞彙庫,臉部由各色人種的皮膚構成,凸顯族群共融的外貌,完成《科學怪人》裡,法蘭克斯坦博士創造完美人類的終極夢想。

你的每一個部分,都是從最好、最聰明的人挑出來的⋯⋯

但如果我裡面沒有『我』呢?如果我只是裝裝樣子的一具軀殼,裡面一無所有呢?

墮體》中有「墳場」在權力鬥爭下分崩離析、黎莎選擇支持與反對生命法案的兩難困境等精彩的情節,但是卡姆的部分,可說是《分解人》系列的重大轉折,卡姆也因此成了關鍵人物。

最有趣的是,卡姆知道自己身體的構成,但卻不斷質疑自己是否擁有靈魂,因為如果身體裡面沒有「我」的存在,自己又算是什麼呢? 因此,卡姆始終在自我認同中掙扎,直到他歷經懷疑自己、相信創造者、質疑創造者,最終找到人生目標之後,才終於確認自身的意義。

或者說,奪回自己的身體主導權,不再是受制於人的傀儡。

因為他知道,你的身體,終究還是你的身體。

誰都沒有權力奪走。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科幻早是我們的生活:

  1. 這些書永遠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想像──最強科幻小說書單出爐!
  2. 現在的我們活得越來越像科幻小說──大作家在倫敦文學節暢談人類未來!
  3. 他是玩真的!伊隆・馬斯克的科幻旅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