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一挺隨意擺置的五○機槍,兩位姿態僵硬的士兵,國防部為營造形象的臉書貼圖,被批評為姿勢不標準,不夠專業。台灣近半數成年人口有服役的經驗,這樣的照片自然難逃法眼;但與其說軍方造假,我毋寧認為他們是誠實的。

說溜嘴的話,大抵是真話。從這個角度看,軍方這張照片是太真實了,它幾乎毫不掩飾、精準地揭示了台灣軍隊的形式主義、官僚作風,以及對人性的缺乏尊重

其實真假並不是大問題,作為廣告宣傳用途的視覺圖像,主要功能都在傳達一種召喚──無論是促成消費購買、人員徵募,或獻身革命。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幾乎所有的商業圖像都做了某種程度的擺佈、裁剪、修飾。

視覺圖像要能召喚行動,就要能激發受眾的欲望,並許諾一個可投射的理想自我。

蔚藍的天空,寧靜的海邊,一位青春洋溢的甜美女孩,側身站立在公路上,回頭凝視鏡頭。這是一本新雜誌的封面構圖,它激發了讀者遁逃的欲望──遠離細瑣的工作、業績的壓力、緊張的權力關係、永無止息的疲累;它許諾了一個可投射的理想自我──經濟無憂,自由探索,單純的幸福生活將如公路無盡地延展下去。

國防部的視覺圖像,則傳遞了完全相反的訊息──比現代辦公室還可怕的形式主義與官僚作風,那連臉部表情都被遮蔽的士兵,彷彿連基本的人性也沒有獲得應有的尊重。如果工作同樣是地獄,那能留在第一層,誰想去第十八層?

當然,為達成有效的召喚,視覺圖像的構成與受眾是息息相關的。國防部的徵募對象,自然不同於雜誌要召喚的消費讀者;不過,有趣的是,也許他們彼此恰恰是對比的兩種族群。

那麼,國防部的視覺圖像可不可能是:陰霾的天空下,海風挾帶細雨的海邊,一群穿著長衫短褲(露出古銅色的健美肌膚)、揹長槍的女兵,從無盡的公路一頭跑步過來。帶頭的女兵表情堅毅(當然長相俊美些好),雨滴從髮稍滴下;一旁的女兵臉色痛苦而堅忍,由兩位同樣表情的女兵扶持著跑步(另,背景色調的反差要大一點)。

這樣的視覺圖像應能激發特定讀者遁逃的欲望吧──遠離繁瑣的工作、無盡的精神壓力、日益敗壞的健康、永無止息的疲累;它也應可許諾一個可投射的理想自我──斷絕紛擾的人生,目標單一,堅毅不拔,還有堅實的同性情誼。

總之,我想,這也許可以打動我認識的一些跑馬拉松的單身女子吧。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廣告是個要緊的溝通:

  1. 全聯中元節廣告:鬼月談鬼是禁忌,但我們反其道而行
  2. 「衛報實驗室」:《衛報》如何透過內容行銷,拓展數位廣告市場
  3. 透過一個接一個鉤癮循環,不用廣告,你也會自動靠近那些商品!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