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宣澍

如果讀者看到小說中,關於祖母的生命智慧、無懼愛人與無礙護孫,這絕對不再是小說效果,而是愛的真諦。

◎陳宣澍(以下簡稱陳)

女總統出場的意義

陳:為什麼會在一部描寫底層老女人的小說中,加入女總統這個元素?光鮮的女總統之於這群阿姨是否有新的意涵?而總統或她的鈕扣,對於祖母和酒窩阿姨的意義又是什麼?

甘:女總統是這小說後半部的插曲,沒有指名道姓,絕對是蔡英文。基本上,我沒有把女總統描寫得光鮮,但跟樸拙打扮的底層老女人,自然光鮮。這安排女總統出場主要有兩原因,蔡總統是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愛是人的基本價值,也是《冬將軍來的夏天》的基調,同性愛與異性愛在天秤是同等重量,律法就該同等看待。這也就是為何會有女總統出席小說會場的原因。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小說效果,展現祖母的足智多謀,能夠從突破大人物的隨扈而拿到鈕扣,以獻給愛人。想來想去,找女總統出場甚好。這本小說不只描寫老人議題,更描寫多元成家,這將是台灣要面對的課題,如果不是現在,就要在未來解決它。如果讀者看到小說中,關於祖母的生命智慧、無懼愛人與無礙護孫,這絕對不再是小說效果,而是愛的真諦。

女性長輩的母親——『曾祖母』對『祖母』的影響

陳:為何選擇跳過母親一輩,卻又加入『曾祖母』這樣高階而大部分人並不熟識的輩份?而女性長輩對於作者的生命,有什麼影響?

甘:根據106年的內政部調查資料,國人平均壽命80.2歲,其中男性77.01歲、女性83.62歲。如果有些家族早婚,確實可以四、五代同堂。至於小說安排「曾祖母」的真正原因,是戲劇效果,我想在祖母的生命困境中,增加張力,於是安排曾祖母出場。這能呈現祖母既是老女孩、又是老人的雙層拉扯。

女性長輩中,我的母親對我影響極大,她包容我,犧牲不少時間面對我的學習與成長。我至今的寫作之途,她是重要的支持者。

早熟的兒童角色

陳:小車像是擊退德軍的那場雪,可是社會大多認為幼稚園的兒童是純潔與天真的,選擇創造小車這樣早熟的幼稚園學生,是否有更深一層的呼籲?

甘:在文學與電影中,作為較積極的小角色,通常有早熟心智。即使不是年幼角色,是較年長角色,其所表現內在與心智層次也較豐富,以便呼應世界。幼兒園的小車,算是邊緣角色,在小說首尾確實有不同於同齡兒童的表現,這是戲劇效果較多。

在現實生活中,我從事相關的兒童作文教學,必須與他們積極互動。我發現現代兒童,在思維與行為,較之過往同年齡層的我來說更豐富。這些孩子從網路或電視碰觸更多的次文化或知識,無論言談或行為,往往更複雜,而且現在家庭結構有了更多的單親家庭與新台灣之子,或多或少反映在他們的作文思維。這世界的變化不過是透過這些幼兒的行為播放,我們欠缺的不是資訊,而是如何花更多精力與時間陪伴幼兒。

生命的和解與共生

陳:作者心中所認為或生命中所經歷的的和解/共生,是什麼模樣呢?

甘: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是非衝突。從家庭、學校到辦公室,無論如何都是衝突之地,排除那些以衝突是非為生存動力的人,大部分的人不喜歡這樣的關係,卻又不知道如何和解,只能選擇與衝突共生。《冬將軍來的夏天》中的性侵,已進入司法,司法歸司法,交由司法解決,但是如何自己該如何與自我傷害和解共生,這件事顯然更重要。顯然的,我的生命過程,面對傷害,都很少進行對話,一味自責、內疚,使插在心頭的那把刀又自己使力插進去。

我最近與朋友李崇建,因為合著《對話的力量》,更有機會接觸相關的薩提爾系統。處理外在衝突,都得從內在自己處理,這才有力量去面對其他的傷害,這是小小的想法。

延伸閱讀:

  1. 以對話,還給生命本有的力量
  2. 森林不拒探險家的到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