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黃鈞浩

「跳脫世俗框架後才發現,生活不是只有一種套路。」這是高耀威新書《不正常人生超展開》的宣傳文案。三十餘歲,他放棄首都高薪工作,帶著自創服飾品牌落腳台南,引領一群街坊鄉親,展開場場驚奇歷險,嘗試種種熱血實驗。

辦「視野最窄」街區雜誌、自創「無用生活節」、為將拆遷的廢棄市場辦告別式。他和「正興幫」夥伴顛覆傳統思維,反轉資本主義下非得「有為」的價值觀,奉快樂為圭臬,浪漫為原則,醞釀街角的微小革命,凝聚改變生活的龐大能量。

講座當天,高耀威一身輕便,身穿背心和夾腳拖,與你我熟悉的藝文講者截然不同。開場他便半玩笑地說,經歷數個月的宣傳終將告一段落,自己並不愛做這種重複的事,甚至今天更想「不打書只分享」,希望聽者們能更明瞭:在這看似無望的「崩世代」裡跳脫框架,生活仍能在變幻的趣味長路上,持續遠行昂揚。

枝微末節就是迷人的街角風景

迅速匆忙的節奏步調,眼花撩亂的城市霓虹,紙醉金迷的物質享受,高耀威拋下這些,到台南正興街開辦「彩虹來了」服飾店。

「大家以為店是比較偏年輕人的,但其實我的最大客群是九十幾歲的。」高耀威開始依著投影照片,介紹每個在台南街頭遇見的長青族群,包含技術幾乎已失傳的磨石師傅、批發草莓的甜美阿嬤、「暗自期盼」高耀威把自己美照放上臉書的奶奶⋯⋯。

他秉持慢步調遊歷,宛如剝去洋蔥,一層一層都有迷人的秘密,店家、街坊、鄰人們都有故事,每日都能有全新發現。他和鄰人夥伴開始拼湊、統整圈圈密語,辦活動、創辦《正興聞》雜誌,街角的枝微末節,從此成為令人駐足的迷人風景。

「過著小確幸生活,卻好像每天都在戰鬥。」高耀威為首催生《正興聞》,每期挖掘新題材,例如:把三位素人阿嬤,打造成「正興三姝」,為她們辦出道演唱會,她們甚至因這個形象被市府欽點,變為登革熱防疫大使;做出「遠方的秘」企劃,要正興街鄰居們推薦一間吃過三十次的店,顛覆「遠」與「秘」定義,更一改市面美食雜誌作法,不提供店家資訊、只拍店內局部,要讀者以「細節」重新認識台南美食。

團隊們思索如何讓街區走出特色,如何讓鄰人情感更加緊密,如何讓世界變得更有趣。高耀威說,「這群販夫走卒有個很重要的天賦:天真。」這讓他們的目標不再空泛遙遠,而變得有可能成立,彼此情感也漸漸兼顧,成了不再以街區為框架的「正興幫」。

行一場無用的浪漫

秉持著某種「顛覆反叛」的生活態度,正興幫不停擴展勢力。在去年一月自創「無用生活節」,裡頭包含槓龜音樂節(邀請未得獎的歌手演唱)、砲灰影展(播放無緣入選影展的紀錄片)、廢物市集(販賣沒人要的物品),徹底實現老莊思維的「無用之用」。

一反「新年新希望」思維,團隊期待參與者能從失敗中重獲力量,從幽微中尋得光明。高耀威說,這是反諷各大精雕細琢的生活節,也是反思社會「成功為上」的價值觀,「你能夠認同砲灰、失敗、槓龜,你能夠真正面對自己的人生,你才是自由的。」

結果,正興幫忙碌數周的活動,卻因天公不做美,生活節兩天來了霸王級寒流加暴雨,參與人數屈指可數。但高耀威等人和參與的攤商還是玩的樂此不疲,自己辦起百米賽跑、抄《道德經》布置場地、躲進室內吃黑輪聽演唱會。高耀威說旅居國外的朋友來看,直呼這是「浪漫的極致」,無營利、無明確目的的活動,確有一群人如此不計代價地執行,不顧成敗地投入。

往後,正興幫又再持續推演無用精神。與日本合作舉辦「辦公椅競速賽」,甚至自費遠洋比賽發源地參賽,親自向主辦方請益賽程,僅為享受辦趣味活動的玩味;替將拆遷的水交社果菜市場辦「告別式」,集結新舊攤商辦市集,為廢墟殘壁裝新燈飾、重新洗刷,即使明知數月後此地將夷為平地,也義無反顧地行一場偉大的狂歡。

高耀威說,同樣的事他們從不作第二次,「因為擔心每件事不能像第一次一樣單純、美好、白癡。」他們選擇讓每次人與人間的相遇,變為一期一會,層層秘密散開,又收緊在每個人的眼角心底,化為永恆。

淘汰剩餘,減法生活

武昌街
每天
車水馬龍
我每天接觸到的事情
不一定每一件都是有詩意的
但是
我能淘汰

講座最後,高耀威引用詩人周夢蝶的作品〈武昌街〉,闡釋著自己的減法生活。他說,現代人的生活富足而過剩,「但過剩沒有讓我們變得更好,卻讓每個人更不懂得爬梳自己的生活。」

高耀威在正興街執行的每項計畫,便是在一步步淘汰這種「過剩」。例如:發行《正興聞》時,團隊從不被金錢名利誘惑,總是見好就收,甚至經常降低售價或發行量;又或者不似觀光區總盼望吸引人潮,正興街卻進行假日封街,減低車流量及違規停車問題。

近期,高耀威更反思街區整潔問題,發起「正興杯杯計畫」,與新創公司及正興街飲料店合作,以玻璃杯代替手搖塑膠杯,藉此降低垃圾量。即使目前困難重重,玻璃杯不便攜帶、顧客借走未歸還等,正興幫仍在試圖解決。

高耀威感嘆但並未灰心地說:「現在才發現辦活動其實簡單,這種事反而困難,但也才好玩。」如果成功把「減法生活」觀念散及出去,是否正能如水流一般,順水推舟改變世界呢?

法國作家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曾在著作裡寫道:「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高耀威與他正興幫的同夥或許不是英雄,但他們仍在功利主義、商業邏輯下的社會,認清並突破世界的框架,認真並奮力的實踐他們對世界的愛。

黃鈞浩

嗜茶、吃字、吞音樂和電影,希望能夠看見世界的背面。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去台南吧!:

  1. 跟著《文青の生活散策。享受單純美好的小日子》,一同探訪老台南之美
  2. 【台南傳真】MUJI BOOKS鐵花窗的文青小幸福──初訪無印良品全台第一家書店
  3. 這個台南麵攤之子,改變一個國家:歐洲回收王來自台灣!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